战争、枪炮与选票

战争、枪炮与选票

理想国译丛22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145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9.50¥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9-20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为什么在极端贫穷的社会里,政治暴力如此普遍?要如何才能遏制它?在全球最贫困10亿人的地区,如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乌干达、肯尼亚等国,其部落传统造成人民无法形成国家认同,选举也无法扼止部落间的战争。这些地区的国家结构性缺陷,也导致经济无法正常发展,人民只能仰赖国际援助基本的生活必需品。然而贫困的小国政府对主权的激烈捍卫,再加上领导人的软弱和冷漠,彻底限制国际行动实际上能达到的效果。

在《战争、枪炮与选票》中,保罗·科利尔关注权力,深入探讨为什么政治暴力在最底层10亿人的社会里如此普遍,以及如何才能遏制它。在世界经济最底层的国家里,暴力一直是通往权力的主要途径。政治暴力本身是祸根,同时也是建立负责任的、合法的政府的障碍。他破除“选举迷信”,建议通过国际社会与极端贫困社会的“共同治理”,使国际社会只需要较小的干预就能控制最底层10亿人的国家内在的政治暴力。这股迄今为止如此强大的毁灭性力量才能被驾驭,从而转祸为福,把民主体制的破坏势力变成其捍卫力量。

保罗·科利尔结合扎实的实地考察研究及严谨的统计研究分析,跨越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边界,以宏观的视角,推导政策建议,给全球最贫困的10亿人开药。本书对于国人了解全球最落后地区的贫困状况、暴乱困境以及当前国际上有关干预的各种建议和措施,都具有非常重要的认识价值和指导意义。

◎编辑推荐

★梁文道、刘瑜、熊培云、许知远联袂主编——“理想国译丛”(MIRROR)系列之一(022)——保持开放性的思想和非功利的眼睛,看看世界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本书有刘瑜专文导读,探讨民主体制带来的“选举迷信”及政治暴力,深思该如何拯救底层国家。

★《战争、枪炮与选票》通过对赞比亚、刚果、肯尼亚、津巴布韦等非洲国家长年的研究,分析为什么政治暴力在最底层10亿人的社会里如此普遍以及如何遏制它,更深入讨论“选票”与权力、族群政治和暴力冲突的关联。

★《战争、枪炮与选票》提出改良底层国家政治和经济的处方签,并对发达国家的责任、国际军事和经济援助行动提出具体的建言。

★《纽约时报书评》《卫报》《泰晤士报》《观察家报》《星期日泰晤士报》《文学评论》等媒体齐声推荐。

◎名家推荐:

保罗·科利尔对当前的讨论做出了重大贡献。西方的决策者们在讨论最底层10亿人的地区事务时,往往先入为主地带入了对民主制度的某种假设。科利尔用实证研究纠正了这种假设。——《纽约时报书评》

总统奥巴马在部署行动之前真应该读一读保罗·科利尔教授的《战争、枪炮与选票》……与很多学者不同,科利尔提出了一套非常具体的建议和巧妙的解决方案。——《泰晤士报》

在透彻的实证研究基础上提出的重要观点……使他跻身于诸如诺贝尔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这样的大师之列。——《卫报》

科利尔非常了解非洲……他对世界盲目于现实的愤慨和致力于改善的热情,很难让人不为之动容。——《星期日泰晤士报》

这本书展现的气魄、机智和从各个角度出发的侧面思考将改变读者的视野。——《观察家报》

保罗·科利尔的思想总是深具启发性并立足于缜密严谨的社会科学上。——《文学评论》

保罗·科利尔(Paul Collier),牛津大学非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前世界银行发展研究组主任,英国政府非洲委员会顾问,非洲经济问题的世界顶级专家之一,著有《最底层的10亿人》(The Bottom Billion)、《难民》(Refugee)、《针眼》(The Eye of the Needle)等。曾获莱昂内尔·吉尔伯奖(The Lionel Gelber Prize)、克林纳国际书卷奖(Corine - Internationaler Buchpreis)、亚瑟·罗斯图书奖(Arthur Ross Book Award)、埃斯托利尔全球事务杰出著作奖(Estoril Global Issues Distinguished Book Prize)等。2010年和2011年,被《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列入“全球顶尖思想家”。

译者介绍

吴遥,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本科,西班牙马德里卡洛斯三世大学商学与统计学硕士,美国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硕士。精通西班牙语和英语。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很可能民主对暴力的效应在经济落后的国家和在发达国家是不一样的。考虑到这个可能性之后,我们就发现政治体制始终是有显著影响的。事实上,在落后国家和发达国家实行民主,其作用恰好相反。正是由于在这两类国家中相反的作用互相抵消,导致整体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影响。3 人
  2. 这就从经济学意义上解释了为什么人们对自己族群如此忠诚:在高风险、低收入的条件下,族群的存在让收入保险这种人们亟须的保障成为可能。时间一长,对族群的忠诚被道德力量加固强化,因为对族群履行你的义务在道义上是善举。3 人
  3. 80年代所谓的结构调整计划(Structural Adjustment 3 人
  4. 高通胀是一种回报很高的收税方式,而且其妙处在于人民意识不到这是一种税。实际上,通货膨胀是对持有货币征税。如果物价每个月翻一番——正如曾经的扎伊尔和目前的津巴布韦正在上演的那样——那么国家实际上在对人们手头持有的现金征收每个月50%的税。3 人
  5. 初级产品的繁荣带来了经济发展,经济发展刺激了政府提高福利和补贴,扩大国有部门和公务员系统,但当初级产品的价格猛然下跌时,由于政治阻力,已经提高的支出不可能轻易收回,于是滥发货币、无度国际借贷、金融危机、政治骚乱蜂拥而至。2 人
  6. 我们建政立国的方式犯了一个最根本的错误,就是忘记一个运转良好的政权国家不仅要建立在共同利益之上,更需要建立在国民认同的基础上。国民身份的认同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通过政治打造的。铸就国民认同,是政治领导人的使命。2 人
  7. 为何多元性对高收入国家有利,对低收入国家不利?原因可能是,多元性的关键优势来自知识与技能。在一个拥有高水平的知识技能的经济体,多元化的知识技能储备越多就越有利。但是对于知识技能尚处于基础水平的经济体来说,多元化发挥的空间较窄,用途不大。2 人
  8. 族群多元性能导致糟糕的民主制度,也能造就糟糕的独裁制度。在族群多元的国家里,独裁者们打的往往是族裔牌,凭借本族的势力攀上权力的顶峰。因此,他们善待的受众范围就不可避免地狭隘,仅限于本族而已。权力的基础越窄,量全国之物力为本族谋私以维持权力的动机就越强烈。而发展国民经济让每一个普通民众受惠这种事情,对于独裁者来说就没什么吸引力。所以按照这种分析来看,族群多元化的国家是非常不适合搞独裁体制的。2 人
  9. 蒂姆·贝斯利和下松发现,成功和失败的独裁政体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其选拔团是否愿意动用这个权力。在那些领导人一不称职就被选拔团换掉的国家,独裁政体就会运转良好。2 人
  10. 举债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