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世界史作为个人史

论世界史作为个人史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免费试读1,111 阅读

作品简介

(这是一本写给某人的小书,这是对燕园四年大学生活的纪念。)

原本的灵感,只是一个简单的比喻,产生于一次寻常的谈天。

我不满于现代社会的繁琐和偶然,想劝这世界回到古代去,沉入朴实、幼小、安静、缓慢的年纪,别再像如今这样动荡、焦虑,仿佛地球自转的速度都比原先快了许多倍。人们抓紧着每一秒的时间,做着类似的杂务,满足于相同的成绩,不停地衡量自我和他人的得失,仿佛在比谁能更先到达终点。而那没有挂碍和催迫的躬耕陇亩的日子,呈现田园诗的色彩,似乎是世界应该待的地方。

然而人都不能回到过去,为何强求人身处的社会、世界呢?

也许世界从古到今的行走的步伐,就是一种自然,如同人的成长。既然是“自然”,便无所谓对错、好坏,不必要苛求往昔之成与今日之失,不必要用各色评价标准将无可归类、无可预示的成长囚禁起来。

正是在这一重“世界史作为个人史”的比喻之上,我开始了自己颇具幻想和浪漫色彩的冒险。我将我想到的有关“个人和世界”的相似性的话题都写了下来,并希望能在其中体现“流动性”,即时间或历史。因为“个人和世界”的对照古往今来已经被书写了无数次,比如柏拉图的“身体与城邦”,《上帝之城》和《古兰经》中的心灵与世界;这些比照突出的都是横向上的对比,而如今我想实验的是一个偏重纵向上的,关注“世界史”和“个人史”的比照,关注生命的流驶和生息。

可我似乎只是携着这个念头出发,却可能并未达到预想的目标。在写作过程中,话题与话题之间的逻辑性很难保证,更别说通篇建立在比喻之上的“核心思想”了。在从论说文过渡到随笔集甚至是童话集的过程中,我不敢保证全篇的每一个构思、每一个概念和每一个细节都是严丝合缝的,我也渐渐发现目前的自己似乎还不具备掌控类似的话题的能力。于是我只有从力所能及之处,从平日里点滴的念想出发来斟酌和打磨这部作品,也许还是不能形成一个完整自洽的理论体系,但它已经有了一个灵魂,虽然是那样不完美。

我将大学里想过的哲学、人生、历史问题几乎都融了进去,问题和观点之间不免龃龉、分离甚至互相矛盾,将它们统一在一起花了我许多心力,最终似乎也在融合的过程中慢慢偏离了主旨。可“世界史作为个人史”这个比喻之下的灵魂,还是穿越了文字与意义的险滩,缓缓跋涉到最后,似乎见到了来日的光芒。对我来说,可能这是一部永远“未完成”的作品,等待我无限的反顾和加工,等待新的人事的参与如同等待未知的一天的到来。

这等待,是我与世界共同完成的。

我重新调整了结构,在接纳了父亲的建议之后。原来的行文没有章节之分,每个话题与每个话题之间都是独立的,话题的进展也没有什么内在的顺序。现在划分了章节,微调了话题的排列,但基本格局不变,除了将原本位于第二章“世界”之后的“我”前置。

第一章是具有统一体系和完整逻辑的论说文体,第二章的各主题之间就开始具有了独立性和随意性,可以分别阅读,也可以顺序观摩。第三章是一些彼此独立的甚至独立于主题的片段思考,每个话题都仅是呈现了一种可能,每个话题都是新的一连串思考的起点。

番外作为尾声,由Steed同学赞助。

卓青。一个一直坚持写日记和小说的默默无闻的作者。

12年夏从燕园毕业,现在美国西海岸过着艰苦的留学生活。

本科专业:法学;辅修(或者说是“主修”):哲学、社会学;

硕士专业:历史,人类学;

作者自述

这是我本科毕业那年写的,对之前两三年哲学思考的总结。主要内容是我对“自我”和“如何生活”的看法,建构了一个也许不那么完善的体系。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