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灯抄

阅读2957 阅读
¥1.99
  • 导言
  • 目录
  • 作品信息
  • 作者自述

这是一篇以梦想及其破灭为主题的青春小说,具有一定的推理因素。这是发生在2007年初的故事。当时六名少女在上海接受偶像歌手的培训。实际上,并没有人看好她们参加的这一企划。名曰“绝望”的致死之疾正在她们中蔓延。第七位少女加入之后,足以摧毁她们全部努力的悲剧性事件降临了……

视频显示,405室的灯再次亮起,是六点五十二分的事情,再次熄灭则在将近七点的时候。很显然,凶案就是在这段时间内发生的。 之后,青年警员又快速播放起剩下的视频,直到八点过后七海前去叫田茉裕下楼,整层楼的灯再也没亮起过。

“我大概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夏友桐在漆黑的视听教室中起身说道,“虽然,现在还没有明确指向她的证据,但是,根据已有条件,运用简单的逻辑推演,似乎只能得出这个结论。所以,只要按照这个方向继续调查,就一定能找到确凿的证据、让凶手认罪。”

中年刑警示意她继续说下去,并让青年警员打开了视听教室的灯。

陆秋槎,帝都人,日系推理小说爱好者,死宅,《lovelive!》疯狗。目前已从上海市某大学古籍所卒业,正兼任家庭主妇和自宅警备员的要职,工作繁忙,日理万机,以至无暇写作。曾以短篇《前奏曲》摘获第二届华文推理大赛“最佳新人奖”,并著有长篇小说《元年春之祭——巫女主义杀人事件》(不行于世)。

作者的性别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小说中与作者同名的角色“陆秋槎”的确是妹子,这一点请不要误会。

  1. 1
  2. 2
  3. 3
  4. 4
  5. 5
  6. 6
  7. 7

作者陆秋槎

类别推理小说

首次发表豆瓣阅读

上架时间2014年09月

标签中篇小说(1477)青春(2550)悬疑(3970)推理(2821)偶像(11)本格推理(68)

《末灯抄》在正月开始动笔,写到入春才完成,是一如既往的腐毫慢笔。和它同时写就的还有我的硕士学位论文。那是一篇对谁都毫无助益的古籍版本学研究,对象是晚清民国的一套丛书,里面全部是些僻书的翻刻本。可以想见,这类论文大抵是在最后关头赶制出来的,与之相伴的自然是无法按时毕业的焦虑以及由焦虑而产生的更深重的堕落。当然,毕业后的前景也惨淡到了让人恨不得一死了之的程度。结果在种种负面情绪的交互运作下,我最终写出了这样的东西,实在抱歉。

和小说里的女主角一样,我的确最晚从高中开始就想以写小说维生。之所以特别说是“小说”,是因为散文、杂文一类的东西,我自己也很少看,自然更谈不上喜欢了。对其他事(诸如学问与电子游戏)兴趣也是有的,却总觉得不值得浪费一辈子去做。更何况,生在这种国家,总难免有些近乎自虐的自卑情绪,而写那种由西洋人发明、再被日本人发挥到极致的推理小说,似乎最能给我一种与主流文明出身的人一决高下的错觉。

但这毕竟是错觉。

就算写出较《希腊棺材之谜》或《独眼少女》更缜密的推理,也未必就能证明中国人在智识上不是低人一等的,一如运动员破多少世界纪录也无益于国民体质的提升,而美少女即便做了偶像、也未必就能救学校。可是我想这至少能激励一些人,让一些人不再以胡搅蛮缠、肆意妄言为己任,去适应一种理性的、逻辑的、却又精于人情世故的思维方式。

当然,这样的一种思维在当今中国可能毫无意义,我的小说也以一种隐喻的方式讲出了这一点。我自认为有义务抱持清醒与自觉的态度,而在这个人人皆有发言权的网络时代,这样的态度又未必不会湮没在那些泛滥不绝的、更有噱头和煽动性(却也仅仅是这样而已)的言论之中。

于是我选择了这样的一个标题。

日本的佛教文献里,有两部书我特别中意。一是名字被我窃取的这一部、净土真宗的亲鸾的书信集《末灯抄》,二是天台宗的最澄所著的《末法灯明记》。或许我所关心的问题只是如何在一个末法时代努力不做个末人,而非其他。当然,也会有人把我的想法简单地用流行语归纳为“中二”。但在使用此类流行语的同时,请不要忘记那些被“流行”遮蔽的东西。

关于更具体的内容,也不需要我再做说明了,你们去看就好了。唯一可能要解释的地方是,开头的诗歌引自华兹华斯的《The Prelude》,这是为了与我的另一篇小说《前奏曲》做呼应。当然,我英文绝没有好到可以通读这首长诗,这段话转引自《镜与灯》。建筑图则是豆瓣网友里卡多替我绘制的。封面是La Tour的油画,由已注销的豆瓣网友Mr.Alice替我做了处理(后来又经过了豆瓣阅读工作人员的修改)。

比起写推理,我并不是没有别的野心,只是自知无能为力,所以算了。现在只想争取不饿死,顺便写些能打动比我后生且后死的人的东西,千万别让《末灯抄》成了谶语,让我这代人不慎就成了这个文明最后的灯光。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

评论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