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窟鬼

一窟鬼

免费试读112,093 阅读
令人惊艳的古风短篇,像从《齐谐》《聊斋》里走来,极具古典之美。

作品简介

那时的临安人鬼各半,这是我姥姥告诉我的。我姥姥还说,鬼混在盲流里,自四方八面涌入——野道上杀人,替了那人来的;死掉的人,变了鬼又回转的;还有自称异乡客的、扮作路岐人的、嫁作良家妇的、谋得一官半职的……鬼涉世之深前所未有,多少人大半生与鬼为邻亦不自知。

《珍珠泪》 《湖公子》 《定心房》 《豆上人》 《山的妻》 《一窟鬼》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她垂眼答:“会割潮织银纱。会横箫牧海烟。会骑鲸采月华。”74 人
  2. 哀伤嘛,是四处游荡、不可见的野鬼,一旦撞上,便爬上你后背,久久抱着。也无需慌张,因为到底会不辞而别地跳下、走掉的,只是不知要花去多少时间罢了。42 人
  3. 有“起初”就有“直到”,这是人世的规矩。36 人
  4. 生命在紧缚中抗争,继而妥协,像燃尽的花火那样黯下去,由此产生的凄美,旷世无双,是饲主难以戒断的媚药呀。30 人
  5. “遇见了值得的人,便尽力地同行下去,直到绝境。这是我所信奉的。即便只是小小的腌萝卜之躯又如何喃?这礁石,这海岸,难道就是你我的绝境了吗?这样纸糊的绝境,难道配得起我这三百年修为的妖怪吗?”25 人
  6. 仰头望见月亮翻了底,桂酒洒人间,一滴不剩;举起朽筷去敲,得铿锵之声,便算醉过。21 人
  7. 我姥姥常说那时的人“在恍惚中拼着命。拼命做工,拼命作乐,拼命折腾。但停下一想,全是恍惚,心不知几时丢了。不管是米,是沙,还是滔滔逝水,扒拉进嘴里吞下再说。哪里晓得还有没有明天”。21 人
  8. 那时的人事聚散都快,像野云过苍空,一旦走散便了无痕迹;世道不稳,你不知道那些故人,泥丸似地,究竟都滚落到哪儿去了。19 人
  9. 僧人牵着梨形的少女消失在火光之外,被黑夜轻轻舔去。16 人
  10. 建炎南渡,像一顿大风,繁花和渣滓打着龙卷,金粉和泥浆彼此狎亵,纷乱窘迫地,吹过江去。星空倾覆。帝王、将相、兵士、商贾、艺人、流民,无论何种命星,皆被时运打落。星群坠在临安,燃出一百四十年盛大的冷焰,如此盛大啊,每个人都信了,都配合着做梦。青白的焰火反照在梦的浪涌上,一波叠一波卷向寂灭的岸。14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