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会,老北京

再会,老北京

一座转型的城,一段正在消逝的老街生活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3206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4.99¥1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8-23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北京,充满活力的中国之都,变化是唯一不变的主题。

对中国人而言,北京是一切的中心:政府、传媒、教育、艺术和交通,甚至包括了语言和时间。自北京建城以来,她就是吸引外来人口、商人、学者和探险者的魅力之地,其中也包括了13世纪的马可·波罗:“全城地面规划有如棋盘,其美善之极,未可宣言。”

这副“棋盘”的遗址仍留在北京城内,六十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和曼哈顿区差不多大,那些叫做胡同的狭窄巷子也依然存在。胡同之于北京,就如河道之于威尼斯。几个世纪以来,胡同一直是这个城市的文化特点,即使现在的巷子还不到以前的八分之一。

北京并不是西方人眼中的城市。1962年,一名外国记者将这里定义为“史上最大的乡村”。尽管这里有世界上第二繁忙的机场,近一百家星巴克和一条覆盖到城市核心之外的新的地铁系统,但在某些北京人的眼中,它仍是一个乡村。

过去十年,就像是任何一个崛起中的国家的首都那样,北京这个大乡村走向了国际。穿过天安门广场,百公里外的长城标志着这个城市宽广的界限。或许它的改变可以用这个小插曲来说明:

几年前我看到一个充满乐观意味的横幅,挂在一栋老楼的拆迁现场,上写:再现古都。

一天晚上,不知道谁悄悄地将第二个字的左半部分去掉,所以口号变成了:再见古都。

对于路人而言,这两个口号都可以是正确的,北京又处在八百年一次的再建与重生的循环之中。被改掉的横幅在几小时内就被扯了下来,但这无关紧要,因为北京人不需要读它也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变化——他们每天都身处其中。

迈克尔·麦尔,1995年作为美国“和平队”志愿者首次来到中国,在四川省一座小城市培训英语教师。1997年他搬到北京居住了十年,并在清华大学学习中文。他的文章多次在《纽约时报》,《时代周刊》,《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诸多媒体上发表。迈克尔·麦尔曾获得多个写作奖项,其中包括古根海姆奖(Guggenheim)、纽约市公共图书馆奖(New York Public Library)、怀廷奖(Whiting)和洛克菲勒·白拉及尔奖(Rockefeller Bellagio)。他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目前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和香港大学教授纪实文学写作。《再会,老北京》是他的第一本书。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在20世纪90年代末,小巷以平均每年六百条的速度消失着。2005年,中国的官方媒体报道,北京仅剩下一千三百条左右的胡同。2 人
  2. 北京真是个失败的城市,对不对?2 人
  3. “城镇就是工具”,柯布西耶曾下过这样的定义。在其1929年的著作《都市主义》中,这位法国建筑师鼓励大家去开拓欧洲城镇中央狭窄曲折的小路,修建更宽阔的大道,以增加交通流量。“住家就是机器。”2 人
  4. 四根皮筋把她的黑发向后竖起来。小刘看上去活像一个惊叹号。2 人
  5. 李警官建议我去另一个学校教书,那里没有外地人的孩子,英语老师也都有大学文凭。2 人
  6. 李警官说他一辈子都看着这里,却还是看不完。2 人
  7. “这都是房地产商使的诈,”一位居民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他们说我们的房子太老了,要塌了,又不许我们自己修补,因为他们想要土地。最让人不能忍的是我们几百年的老房子没了,却要修新的仿古的两层楼,真是历史保护区的羞耻。”2 人
  8. 在北京,一套房子还没开工之前就掏钱买下不过是司空见惯的平常事。但更为普遍的是居民入住之后对建筑质量,物业管理,甚至是之后所有权转让过程的不满与怨声载道。2 人
  9. 看,谁说我们没有投票权2 人
  10. “让人们住上更好的地方,为他们提供方便、舒适和其他享受——这是我成为建筑师的原因。”他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新北京并没有在做这件事情,这就是问题所在。”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