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理想国译丛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9.3314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83.40¥36.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2-04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在托尔斯泰的名著《战争与和平》里,娜塔莎,这位自小接受法国教育的贵族小姐,爱唱歌、跳舞,不论苏格兰舞、英吉利茲舞,还是俄罗斯民间舞,她都能翩翩起舞,展现婀娜多姿、优雅动人的俄罗斯风情。奥兰多·费吉斯通过“娜塔莎之舞”,重新诠释《战争与和平》这部巨作,介绍托尔斯泰、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柴可夫斯基、契诃夫、斯特拉文斯基、肖斯塔科维奇等伟大的作家和艺术家,以散文般的优美笔触再现广袤质朴、包容一切的俄罗斯。

《娜塔莎之舞》通过对18世纪兴起的俄罗斯芭蕾、绘画、诗歌、戏剧和音乐等讨论,探索俄罗斯文化中欧洲文明与民间元素之间的分歧,“文明”和“本土”两个俄罗斯之间的对抗,以及贵族上流社会和底层农村民众间的分裂。书中更进一步讨论“俄罗斯灵魂”和“俄罗斯性”的建构与表现,揭示政治、国族认同、社会观念、风俗習惯、民间艺术、宗教等对俄罗斯文化的形成和发展所产生的影响,呈现出一幅充满戏剧性的细节、辉煌炫丽的文化长卷。

奥兰多·费吉斯(Orlando Figes),英国人,生于1959年,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博士,现任英国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历史学教授。俄国生活的方方面面,不论是文学艺术,还是政治经济,他都烂熟于心,无人能出其右。他的一系列解读沙俄及苏联历史的著作如《耳语者:斯大林时代苏联的私人生活》《人民的悲剧》《克里米亚战争》等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是当今英语世界俄罗斯研究的一流大家。作品曾获沃尔夫森奖、NCR图书奖,并入围萨缪尔·约翰逊奖、达夫·库珀奖等,已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出版。

曾小楚,女,广东汕头人,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2013年底开始成为自由译者。目前主要从事人文社科类书籍的翻译。作品包括《实验方法》《雅典娜的承诺》《长发公主》《挪威离奇传说》《菲律宾民间故事》《明治天皇》等。

郭丹杰,广告从业者,译者,杂志文化、音乐栏目撰稿、编译,曾参与译言古登堡计划《我曾是一个黑人》、新华出版社《幸福产业》等项目的翻译出版。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圣彼得堡不只是一座城市。它是一项影响深远的乌托邦工程,目的是从文化上将俄罗斯人重新塑造成欧洲人。19 人
  2. 在彼得大帝以“野蛮”方式治理俄国的“野蛮”,试图强行将俄国航船拖上“欧化”(“西化”)轨道之前,在俄国盛行的是多神教文化+拜占庭文化+蒙古——鞑靼文化。10 人
  3. 彼得堡的发展与其他城市都不同,无法用商业和地缘政治来解释,应该说它是一件艺术品。9 人
  4. 这种面对欧洲时缺乏自信、饱含嫉妒和愤怒的复杂情绪,依然存在于俄罗斯的民族意识之中。9 人
  5. 也许历史说到底并不是一条通往进步的直道,而是一个徒劳无功的圆环,“真理和错误、美德和罪恶将不停地重复下去?”有没有可能,“人类已经取得了这么多的进步,最后却还是坠回野蛮的深渊,就跟西西弗斯搬石头一样?”9 人
  6. 普希金的诗歌首次建立了这样的联系。他使用通俗的俄语创作,从识字的农民到尊贵的公爵,人人对他的诗歌都耳熟能详。通过他的诗歌,普希金创造了一种民族语言,令其在众口传唱中发扬光大,这是他了不起的成就。9 人
  7.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艺术家要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肩负起道德领袖和民族先知的重担,而国家对他们的恐惧和迫害又是如此之甚。8 人
  8. 与中欧不同,莫斯科公国极少受到文艺复兴和16世纪欧洲宗教改革的影响,也没有参与地理大发现或者近代的科学革命。它没有欧洲意义上的大城市,没有扶持艺术的王公贵族或者宗教权贵,也没有真正的公民或者中产阶级。除了修道院之外,不存在大学或者公立学校。8 人
  9. 在库斯科沃有一支铜管乐队,为了节约训练的时间,每一位乐手都只学习吹奏一个音符。乐手的人数取决于一首曲子中不同音符的数量,他们只为那属于他们的一刻发声。8 人
  10. 我们的语言不仅能够进行高超的雄辩,描写感人的诗歌,也足以表达温和质朴的情感,把握声音和感觉。它比法语更加和谐;它更适于心灵的宣泄……一个人和一个民族也许开头模仿别人,但是最终他们必将找回自己,并有权利说:“我确实存在。”8 人
  11. 这就是俄罗斯人民的一个形象——受苦受难,充满了破坏力和冲动的暴力,无法控制他们,他们也不可能掌握自己的命运——1917年的情况也是如此。8 人
  12. 在剧院里,观众为这对地位不平等的情侣叹息不已,并为这类反映基本的启蒙思想的作品叫好: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但在实际生活中,他们并不这么认为。7 人
  13. 桑拿浴被认为具有特殊的治愈能力——它被称为“百姓的首席医生”(第二是伏特加,第三是生大蒜)7 人
  14. 假如我明智的年轻同胞对俄罗斯盛行的种种恶习和混乱感到愤怒,并从心里开始感到正在疏远她,那么,让他爱上祖国的最好方法,莫过于尽快把他送到法国去,越快越好。7 人
  15. 在回忆录的最后,沃尔孔斯基写了一句话,这句话被审查机关从第一版(直到1903年才出版)中删掉了。它可以作为他的墓志铭:“我选择的道路把我带到了西伯利亚,我在那里流放了30年,但是我的信念一直没有改变,假如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这么做。”7 人
  16. “娜塔莎”是源自拉丁语的“娜塔利亚”(Natalia)的爱称,意为“诞生”。“卡秋莎”是源自希腊语的“叶卡捷琳娜”的爱称,意为“纯洁”。6 人
  17. “本土”俄罗斯与“文明”俄罗斯对抗的结果,就是在一个国家里实际上分化出了拥有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和理想的两个社会,进而导致俄罗斯社会分裂的悲剧。6 人
  18. “苏维埃文化”是政治型的国家文化,而非历史型的民族文化,因为“苏维埃人”“苏维埃社会”和“苏维埃国家”本身就是政治概念,而非历史上通用的民族概念。“苏维埃文化”是较短时间形成的主观的动员型文化,非长时期渐进形成的客观的进化型文化,它是苏维埃政权自上而下的行政动员和苏联人民自下而上的主动响应与主动创造的双向作用而形成的。“苏维埃文化”是大众型文化,而非精英型文化,因为此种文化的创造者是广大的苏联人民,而非仅限于少数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苏联人民是此种文化真正的和最有发言权的体验者与享受者,因此“苏维埃文化”必须反映人民大众的物质生活和精神世界。6 人
  19. 娜塔莎之舞就是这样一个开场白。它的核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相遇:上层阶级的欧洲文化与农民的俄罗斯文化。6 人
  20. 莫斯科公国的文明是一种宗教文明,它植根于东正教会的精神传统可以追溯到拜占庭时期。在某些方面,它和中欧的中世纪文化很相似,两者在宗教、语言、风俗习惯等很多方面都有联系,但是历史和文化上它一直隔绝于欧洲之外。6 人
  21. 库斯科沃是俄罗斯芭蕾舞的诞生地。6 人
  22. 因此对于贵族来说,成为艺术家就意味着反抗他们的阶级传统。他必须脱胎换骨,真正成为一名“有智识的人”,一个知识分子,他的职责更多是为“这个民族”而不是为国家服务。6 人
  23. 假如没有越来越广泛的俄语读者,19世纪的文学复兴将是不可想象的。此前俄罗斯受教育阶层主要读的都是外国的文学作品。6 人
  24. 仆人们对孩子忠心耿耿,这种忠诚并不是奴隶式的,而是弱者和淳朴的人之间相互的爱。6 人
  25. 叶卡捷琳娜运河边上的滴血大教堂正是在他的统治期间完工的。它那洋葱式的圆顶和色彩斑斓的马赛克,以及华丽的装饰都与周围的古典式建筑群显得格格不入,这座教堂是一件模仿莫斯科的俗气作品。然而,今天的游客却蜂拥而至,他们觉得看到了圣彼得堡明显缺乏的“真正”(外国人眼中的)俄罗斯风味。6 人
  26. 别林斯基在给果戈理的信中承认,俄国农民对上帝充满了虔诚的敬畏,“但他们在祷告时也没忘了抓痒痒”。他还谈到了圣像:“圣像是用来祷告的,不过你也可以用它来当锅盖。”这位评论家总结说:“如果认真观察你会发现,俄国人的天性是信奉各种偶像的无神论者,并没有真正的信仰可言。”6 人
  27. 东正教徒、异教崇拜,还是理性主义者——一个受过教育的俄国人可以兼有数种信仰。作为一名俄国人就要具备处理这种内心冲突的能力,并将这种矛盾转化为对生活的体察入微,一种与他人完美地和谐共处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6 人
  28.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看来,俄国人的一项特殊天赋,是在压倒性的科学证据面前还能继续保持信仰。6 人
  29. 在1682年彼得登上沙皇宝座时,成立于16世纪60年代的莫斯科印刷厂出版的非宗教类书籍不会超过3种。5 人
  30. 这是一座缺乏“人味”的城市,主宰它的是抽象而对称的建筑物,而不是居民的生活。事实上,如此设计,为的就是把俄罗斯人组织起来,像士兵一样整齐划一。5 人
  31. “记在舍列梅捷夫账上”成了俄语一个约定俗成的短语,意思就是“免费招待”。5 人
  32. 圣彼得堡和威尼斯之间的紧密联系由格林卡、柴可夫斯基和斯特拉文斯基所延续。5 人
  33. 普希金说沙龙谈话的目的是调情(他曾宣称人生的目的就是为了“使自己变得对女人有吸引力”)。5 人
  34. 所有这些讽刺作品,骨子里都将西方看成一种和俄罗斯行为准则相对立的观念。它们的道德教诲非常明确:通过对西方奴颜婢膝的模仿,贵族已经彻底丧失了自身的民族意识。他们在努力适应外国人的同时,变成了自己同胞眼中的外国人。5 人
  35. 这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矛盾现象,俄罗斯最温文尔雅的文明人却只会说一口农民腔的俄语,而这还是他们小时候从仆人那里学来的。5 人
  36. 18世纪晚期,人们为莫斯科和外省由来已久的乡绅文化辩护,以对抗彼得大帝所建立的欧化国家,此即斯拉夫运动的源头。5 人
  37. 文化刻板印象的持续出现,说明了俄罗斯人意识中的“欧洲”脱离现实到了何种程度。这种想象的“欧洲”与其说是定义西方,还不如说是为了定义何为“俄罗斯”。没有了“西方”,“俄罗斯”这个概念便不存在(正如没有“东方”,“西方”就不存在一样)。“我们需要欧洲作为理想和谴责的范例,”赫尔岑写道,“这样的欧洲就算实际不存在,我们也必须将她发明出来。”5 人
  38. 自由派贵族将会站起来保卫“国家”和“人民的事业”,这便是1825年12月14日爆发的十二月党人起义。他们在1812年的战场上与农奴士兵结成联盟,形成了民主的思想。就像一位十二月党人后来所写的:“我们是1812年的孩子。”5 人
  39. 19世纪俄罗斯民族主义的探索便始于1812年的行伍之中。5 人
  40. 通常都认为保守主义者是些老人,而那些喜欢变化的都是些年轻人。这并不正确。通常来说保守主义者都是些年轻人:他们想生活却不去思考该如何生活,而且也没有时间思考,因此就以他们见过的一种生活作为自己的榜样。5 人
  41. 为了纪念这最终的胜利,伊凡雷帝下令在红场建造一座新教堂。圣瓦西里大教堂象征着拜占庭东正教传统的胜利。它原名是“圣母代祷教堂”(为了纪念在1552年的圣母代祷节这一天收复了鞑靼人的首都喀山),标志着在宗教的意义上,莫斯科成为对抗来自蒙古草原的鞑靼游牧民族的第一城。5 人
  42. 彼得堡音乐学院的作曲家(例如柴可夫斯基)都是社会精英且与宫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相比之下,“强力五人组”大都来自外省的小地主家庭。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讲,他们的集体荣誉感取决于他们所创立的神话,那就是他们的行动与古典学院派相比,更加属于“真正的俄罗斯”(在更接近本国土壤这个意义上)。5 人
  43. 关于人民的问题,以及我们怎样看待他们……是我们最重要的问题,关乎我们整个未来……但是人民对于我们还只是一个空泛的概念,还是一个未解之谜。我们这些号称热爱人民的人,只是在纸上谈兵,我们爱的不是他们真实的样子,而是我们想象中他们的样子。如果俄国人民和我们想象的不同,那么无论此前我们如何宣称自己爱他们,也会毫无遗憾地将他们抛弃。5 人
  44. 知识分子的天职就是为人民服务,就像贵族阶级的天职是为国家服务。5 人
  45. 宗教仪式是俄罗斯信仰和民族意识的核心,也是东正教内部分裂的主要原因,教派的分裂将俄国一分为二。5 人
  46. 俄罗斯是孕育基督教无政府主义和乌托邦分子的沃土。俄国宗教信仰的神秘根基,加上民族意识中的救世主情结,使得俄国民众对于在“神圣的俄罗斯土地”上建立一个纯粹的上帝国度抱有强烈的精神追求。5 人
  47. 俄国信仰的核心对母性着重强调,这一点在西方并不存在。天主教的传统是突出圣母玛利亚的圣洁,而俄国教会则是强调玛利亚的神圣母性——所谓的“俄罗斯母亲”(Bogoroditsa)——正是这一点奠定了俄国人宗教仪式中三位一体的概念。5 人
  48. 陀思妥耶夫斯基不仅是在这部小说,而是在他整个生命和全部艺术作品中,提出了这样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如果上帝所创造的世界充满了痛苦和折磨,那人还怎么信奉他?当一个人举目观看自己所生活的社会时,他注定会提出这个问题。上帝怎么会创造了俄罗斯呢?5 人
  49. 巴黎侨民的第二个文化特征,就是他们重新宣扬彼得大帝核心遗产之一——贵族价值观。5 人

喜欢「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