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骑士(下卷)

最后的骑士(下卷)

疯行漫记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免费试读435 阅读
¥4.99¥3.99会员 8 折

作品简介

本书通过唐神经梦幻般的离奇经历,全景式地描绘了一幅当今社会的喧嚣世态与斑斓画卷。作者用夸张的、反讽的、黑色幽默的笔法,展示了国民的丑陋与卑劣、现实的荒诞与残酷、人性的真稚与光辉、命运的哀婉与悲凉……在这幅画卷中,有一个独特而醒目的人物不断地奔来走去——他就是唐神经!

再说三年前,红白喜事乐队的队长康学良找到崔金嗓,说县长的母亲去世了,县长点名要崔金嗓去替他哭丧。崔金嗓一听,陡然作色,说:“唱歌可以,哭丧不干!”康学良说:“哭一小时一千块,你小子唱一小时能拿多少钱?顶多二百块吧。五六倍的差价。县长看得起你,才开这个价;其他哭丧的,一小时五百块,打破头抢生意。你小子仔细想想再摇头。”崔金嗓听了,细想了一下,就不摇头了,而是点头了。第三天,他在县长母亲的丧礼上使出生平所学,将哭与唱巧妙地结合起来,哭得情真意切,唱得哀痛婉转,让人感觉到哀而不伤,痛而不恨;加上他声音甜美,这又让他的哭丧有了一层艺术的韵味。参加县长母亲丧礼的人都对崔金嗓的哭丧艺术赞不绝口。崔金嗓一战成名。从此建原县凡是有人去世,家属需要人代为哭丧,都是同样的话:“找崔金嗓。”崔金嗓由此生意火爆,收入五六倍的增长,以至于他不愿意登台唱歌了,他一心一意地干起了代人哭丧的工作。

作者自述

1、本书的市场定位。她既不是哼哼呀呀、唧唧歪歪、婆婆妈妈、无病呻吟、有如梦呓、令人昏昏欲睡、甚或令人作呕的所谓“纯文学”作品;也不是庸俗、粗俗、恶俗、只有情节没有文学、只有故事没有灵魂的所谓“通俗文学”作品。她就是一部长篇小说,一部自以为深得小说真义的长篇小说。欲问她的市场定位是什么?很难。一个“市场定位”根本概括不了本书的内涵。只能说,她是一部“以‘奇遇记’结构整个故事、带有强烈的黑色幽默风格、具有深切的人文关怀色彩、深度反映社会现实的长篇小说。”

2、她有很强的趣味性、可读性。这来源于本书曲折生动的故事情节、天马行空的丰富想象、自然真挚的情感流露、以及幽默夸张恣意汪洋的文学语言。她不欺骗读者,不让读者看得恹恹欲睡;她尊重读者,了解读者的阅读需求;她发誓要让读者产生阅读快感,并且打动他们,要让他们产生“长歌当哭”的阅读体验——当然,这里的读者是指目标读者。

3、本书的语言。第二条已经说过,但是,有必要单独提出来,作为本书的一个看点。本书的语言特征:自然流畅,饱含感情;机智诙谐,黑色幽默;恣意汪洋,不拘一格;纵横挥洒,放诞不羁……总之,不同的情境,语言风格也不同。

4、视角独特。这样的小说很容易写成“事件串串烧”,很可能缺失文学性。所幸我找到了唐神经,并通过唐神经的一系列奇遇来展现人性的光芒、命运的力量、现实的荒谬、国民的丑陋……由于有了唐神经,小说的文学性就乘着语言的翅膀恣意飞翔起来了。呵呵。

5、题材的独特性。我个人感觉,新文化运动以来,还没有一部长篇小说的题材同本书完全一样;即使有,可能数量也不多——这都是我孤陋寡闻产生的错觉。(话音未落,余华的《第七天》横空出世了。拙作与《第七天》主旨相同,题材相近,个别素材及细节还很相似。只能说,我和余华的心是相通的。但写法大不相同,两本书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另:我没有抄袭、借鉴《第七天》哦。2013年6月,我发了一万多字在网上,以资佐证。

6、现实题材的别样写法。现实题材的长篇小说不好写,因为读者对现实太熟悉了,技法差一点的作品,就没有文学品质,读者就不买账。这恐怕是很多作家远离现实题材的原因之一吧。当然,有些现实题材的长篇小说是非常优秀的,比如余华的《第七天》,但这样的作品少之又少。《最后的骑士》用了另类的写法,表现了唐神经的可贵与现实的荒诞,这是本书一大看点。

7、本书的文学性。您看了上面的介绍,最担心的可能就是拙作没有文学性,只有“事件大展示”,担心所写内容都是微博上的、新闻上的,都是我们常常看到的、听到的,读者会觉得不新鲜、不爱看。对这个问题,我在写之前及写的过程中,就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写成“事件大展示”、“新闻一锅烩”!!本书中所写的内容,读者都不会觉得是新闻事件,因为这些内容都是我在现实的基础上加工想象出来的;一部分内容,如卖肾,大部分读者都听说过。对这部分内容,我决不照抄新闻——卖肾新闻人人皆知,但本书的卖肾故事是全新的、虚构的、催人泪下的。更重要的是,我没有把笔墨停留在对生活的浮光掠影地描摹上,我把更多的笔墨放在人物的内心与命运上——我用笔尖谨慎地剥开人物的伤口,并抵达他们的内心深处,触摸他们的心跳,擦拭他们的眼泪,抚慰他们的灵魂。总之,我是用真挚的情感去写的,是蘸着自己的血泪去写的。

作品目录

载入中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