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诞生:荣耀1

以色列的诞生:荣耀1

1967-1973:三次中东战争后的以色列崛起之路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310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20世纪60年代,阿以边境冲突不断。叙利亚训练巴勒斯坦游击队对以色列实行恐怖袭击,埃及领导人纳赛尔与约旦和叙利亚结成联盟,放言以色列必须从地图上消失。1967年6月5日“六日战争”爆发,史称“第三次中东战争”。

在这场战争中,以色列以压倒性优势赢得战争,并占领了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旧城、埃及的西奈半岛和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共计6.5万平方公里的阿拉伯土地,从而确定了以色列在战略上的优势。但是战争过后,却并未给以色列带来期盼已久的和平与稳定,战争中有数十万阿拉伯平民逃离家园沦为难民,并成为之后中东战争不断升级的根源,严重影响巴以局势,巴以人民也因此长期饱受冲突之痛。

究竟在“六日战争”之后、“赎罪日战争”之前,以色列国内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文化、人民生存现状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巴拉克、尼灿、帕斯特纳克及其子女们的职业生涯与家庭生活经历了何种变迁?这些故事与细节,都将在普利策文学奖得主——赫尔曼·沃克所著的《以色列的诞生:荣耀1》中一一道来

赫尔曼·沃克,1952年凭借《凯恩舰哗变》获得普利策文学奖。1919年出生于美国纽约,父母为俄裔犹太移民。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文学与哲学,珍珠港事件后,参加美国海军,在一艘驱逐舰上参加了南太平洋的战事。

退役后,专事创作,先后有九部长篇小说、四个剧本、一部电影剧本和一部犹太人研究专著出版。纽约时报评价,“仅凭《战争风云》和《战争与回忆》,便足以奠定沃克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刚才一艘驱逐舰飞驰在渡轮前面,那是一艘真正的战舰,上面飘着蓝白色大卫星旗。那个景象已经让他激动不已了,而现在向海法港靠近的过程更让他震颤,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地观赏上帝给犹太人的“应许之地”:明媚的阳光下,碧绿的卡梅尔山坡上镶嵌着白色的建筑,海滨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带着五颜六色烟囱的进港船只,海军基地周边则布满了军舰,再往北的平地上,是雄伟壮观的化工厂和炼油厂。整个场景就像军乐队的音乐一般令他浑身血液沸腾2 人
  2. 支在纽约长岛,也知道他们把伯科威茨的姓改为了巴寇,但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一个表弟。而且一个美国人在现在这种时候移居以色列,委实是件稀罕事。报纸上连篇累牍地抨击,说如今“六日战争”已经把“应许之地”永久性地变为“犹太人国家”了,那些美国犹太人却没有整体移民到以色列,那几百万美国犹太人是怎么了?这就是2 人
  3. 以军的作战思想是“机动射击”,体现的是一种速战速决的理念,发动空中优势,然后用坦克迅猛、集中地突击,“苏伊士战争”和“六日战争”的胜利就是这样赢取的2 人
  4. 苏联飞行员于缠斗中大动肝火的时候,约西·尼灿上校正在死海南部的约旦边界上,他和一支边境巡逻队站在一起,盯着地上的一串脚印看。这串脚印穿过耙平的沙地和一卷卷严密的带钩铁丝网,还显示在雷场中挖开一小片地。热风吹起的沙粒只将那些脚印埋了一半,显然,就在几个小时前,潜入者返回他们藏匿处时经过了这里。“一小伙人,大概六个。”他说。2 人
  5. 笔直的柏油路把干旱平坦的阿拉瓦(Arava)谷底一分为二,直到闪着微光的地平线。顺着路往远处看,一团尘雾正在慢慢靠近,是一辆吉普车,开到近处时,在刺耳的嘎吱声中停下来,一个头发蓬乱、浑身灰尘的大块头从里面费力地爬出来。原来是沙龙将军,南部前线的新任指挥官。这支骆驼队就是他组建的,他还设置了上百英里的雷区、2 人
  6. 想想,兹夫!想想!正是因为纳赛尔恐吓你们这些爱争吵的犹太人,你们才团结起来的,不是吗?否则你们那几个派别老早以前就已经把你们脆弱的国家撕裂了。”坎宁安睁开眼睛观察巴拉克对这句话的态度,“不仅如此,他还在一九六七年关闭了蒂朗海峡,派部队进入西奈,煽起阿拉伯民众的杀戮狂热,这些在电视上都转播过,短时间内他就让全世界都对以色列产生了同情之心,从而在‘六日战争’中给了你们机会。”2 人
  7. 慕尼黑人质危机期间,果尔达夜夜失眠,脸色憔悴而蜡黄,当时她问大家:“怎么执行?”大家讨论起“外科手术式空袭”,她打断他们,因吸烟而低哑的嗓音显得异常疲惫:“‘外科手术’说起来简单,先生们。那会有平民伤亡的,有可能还会很多。恐怖分子们就喜欢有关伤亡的新闻,越是血淋淋越2 人
  8. 沙凯德(Shaked)上校教导过你们不仅要背出受伤的战友,还要背出牺牲者吗,如果有麻烦的话?不惜任何代价?”2 人
  9. 前方就是以色列!美丽、充满活力、肮脏狭小到能让人患上幽闭恐惧症的以色列,对任何习惯了优雅或者舒适的人来说,这里都算不上是个好地方,但是在这里,人们可以看到那些穿着田野绿军装、晒成古铜色的年轻小伙子,可以看到戴着神气十足的黑帽子、穿着原色毛呢迷你裙的年轻女兵,时不时看到那些军人一闪而过,让人打心眼儿里高兴。她孩童时期待过的贝鲁特和青年时期练过的法国也有犹太年轻人,但那些苍白胆怯的犹太年轻人与以色列的年轻人有着太大的区别。不断增大的波浪泛着犹如以色列国防军军服那般的灰绿色,金发女郎盯着它们,无聊地猜想这次大阅兵活动中会不会看到那位有趣的小帕斯特纳克。贝2 人
  10. 内阁成员们都在这里,有的只穿着衬衣,还有的尽管穿了西服,但皱巴巴的,也没扎领带;以色列这个小池塘里的这些大鱼,平日总是扬扬自得的,现在个个脸上都透露着不自信和惊愕。那几个重要的人如达扬、加利利、萨皮尔、阿隆等都不在。这些政客之所以出名,是因为政治是以色列首要的“观赏运动”,无休止的采访、拍摄,还有很多人用漫画画他们。这帮人平日都是高傲的主子,走起路来从来都是高视阔步的,然而今晚,他们完全成了一2 人
  11. 前排一个操希伯来语的记者固执地问一个问题:“达多,战争会持续多久?”尽管达多一再避开他,但他不屈不挠、纠缠不休地要求达多回答,至少要做出一个预估。“预估?好,我预估一件事,”被纠缠的总参谋长不客气地说,“我们将继续对他们进行回击,我们会打碎他们的骨头。”2 人

喜欢「以色列的诞生:荣耀1」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