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在历史何处

我身在历史何处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671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1.99¥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8-23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历时十三年,执笔亲撰回忆录

关于童年、家庭与昔日祖国,风格粗犷却打动人心

从铁托时代到联邦解体,南斯拉夫这个消失的国家,充斥在书中的每一个场景中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在历史中东奔西跑,只为再现昔日的祖国。

【萨拉热窝度过的童年时光】

【摧毁祖国南斯拉夫的战争】

【对费里尼的爱慕敬仰之情】

【与约翰尼•德普的深厚友谊】

【获奖电影背后的私人笔记】

既有一触即发的愤怒,也有一见倾心的爱慕,这本书,每一页都能感受到导演的韧性与力量。

如果你热爱电影、崇尚自由,想要了解前南斯拉夫的历史,这本书,值得你细细品味!

两获金棕榈奖的前南斯拉夫电影导演、演员、音乐人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1954年出生于萨拉热窝,是世界上伟大的电影艺术家之一,他的人生正如他的电影:激烈、丰富、不羁,音乐无处不在。在这部回忆录中,他将个人经历与南斯拉夫——这个消失的国度、昔日的祖国——的历史交织在一起。从上世纪50年代他还是个住在萨拉热窝的塞尔维亚小孩开始讲起,回望摧毁祖国的那场战争,中间穿插了自己在电影创作中取得的成就、与约翰尼•德普的友谊以及对费里尼的仰慕之情……带着电影中同样的真诚与诗意,库斯图里卡向我们讲述了一切。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Emir Kusturica),前南斯拉夫电影导演、演员、音乐人。1954年出生于前南斯拉夫的萨拉热窝。1971年开始在布拉格表演艺术学院学习电影。1993年开始在纽约担任哥伦比亚大学电影学教授。他导演的电影《爸爸出差时》和《地下》,两度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库斯图里卡先后在美国和法国生活了14年后,回到了库斯腾多尔弗——一个他在波斯尼亚和塞尔维亚的交界处的山上建造的村庄,现在生活于此。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死亡是未经证实的谣言,孩子。”4 人
  2. 当一艘宇宙飞船飞向太空的时候,要消耗巨大的能量,爱情也是如此。那些平日里说的蠢话和无趣的言谈仿佛是地心引力,而恋人之间的强大感情恰恰能将他们从这种地心引力的作用中解脱出来。4 人
  3. 随便一个蠢货都能造孩子,只有不寻常的人才能拍出好电影。”3 人
  4. 如果我们家有哪位亲戚去世了,时间概念都会与平常不同。当我们得知这样的消息时,自己也会死上一会儿。耳朵听不清楚,说话声音都会变低,我们好像变成了路灯,暗自思忖自己是怎么能发出光亮的。然后我们去下葬的地方,这时,一种不想死的强烈愿望才让自己重新活过来。3 人
  5. 无论是在灾难前还是在灾难后,遗忘始终居于统治地位。2 人
  6. 遗忘就像一扇闸门,通过这道闸门我们排除关于过去的繁重而讨厌的思绪,关于未来的思绪也会以同样的方式被清除。之所以能够这样,是因为人生的主要组成部分并不会有什么改变。2 人
  7. 他脑袋里的空白显然是长期受到误导而造成的,但是习惯带着这样的空白生活就无药可救了。如果想从这个深渊中爬出来,很可能会就此打开怀疑全世界的突破口,那时你甚至可能会怀疑可口可乐、汉堡包、好莱坞的存在是否合理了。2 人
  8. 危机和战争已经发生了改变,随着时间的推移,遗忘变成了一种获取慰藉的方式。因为,如果没有遗忘,人如何能够适应当代世界的堕落思想?如何能够接受借着人道主义的名义发动战争的行为?如果你属于这样一个小群体,大家拒绝默默接受大国的意志,在世界格局重组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仍固执自问“在历史长河中我们身处何处?”这些大国会向你们投出炸弹,还美其名曰“仁慈天使”。在这之后的适应过程中,遗忘就会发挥它的决定性作用了。2 人
  9. 是“差别”这个词的意思害得他升不了级。当一个老师问他:“一只鸡和一头牛的差别是什么?”他回答说:“我知道鸡是什么,我也知道牛,但我不知道差别是什么意思。”2 人
  10. ,但是放学的路就会让我联想起电影里的慢镜头。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