缔造和平

缔造和平

1919巴黎和会及其开启的战后世界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819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缔造和平:1919巴黎和会及其开启的战后世界(大国外交三部曲)》重回20世纪外交现场,见证战争世纪中催生新秩序的大国角力。牛津大学教授、约翰逊奖得主犀利重现巴黎和会,看百年前元首绘出当今世界的草图。翻天覆地的一战,破天荒的和平努力,终结战争的战争之后,终结和平的和平。

1919年的巴黎仿佛世界首都。此前四年,骄傲自负的欧洲将自己撕扯得四分五裂,还把全世界都拖入战争的泥潭。战争终于结束,外交官、银行家、经济学家、律师、记者、商人、掮客……从世界各个角落纷纷涌向巴黎,当然,还有权势甚大的“四巨头”:美国总统威尔逊、法国总理克列孟梭、英国首相劳合•乔治、意大利首相奥兰多。他们怀抱雄心壮志,一心想修复从欧洲到遥远太平洋的半个世界,为世人缔造持久的和平。这样的事,在历史上有且只有一次。

从1919年1月到6月,在巴黎和会具有实质性成效的六个月里,巴黎成了全世界的政府、全世界的上诉法院、全世界的议会。这个世界的恐惧与希望全都汇聚于此。大战倾覆了政府,羞辱了王权,颠倒了整个社会。面对解体的奥匈帝国、革命后的俄国、苟延残喘的奥斯曼帝国、新生的民族国家……矛盾的理想主义者威尔逊、我行我素的爱国绅士克列孟梭、能言善辩的乐天派劳合•乔治、在意大利阴暗政坛如鱼得水的奥兰多,是否担得起缔造和平的重责大任?

国际关系史家玛格丽特•麦克米伦用小说笔法,借助海量文献呈现了巴黎和会的真实历史。麦克米伦用丰富的细节和辛辣的文笔,为我们展现了缔造和平者的群像,将他们的个性、理想与偏见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对于她的曾外祖父劳合•乔治也不留情面。她告诉我们,巴黎和会不只是被世人诟病的《凡尔赛和约》和国际联盟,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也不该归因于此。不过,与会者决策失误,也难辞其咎,他们本想缔造和平,却为更大规模的战争、更多的冲突埋下了种子。

玛格丽特·麦克米伦(Margaret MacMillan),加拿大历史学家,历史研究与国际关系领域的领军人物,曾任剑桥大学三一学院院长,现任牛津大学教授,并在加拿大国际关系学院、加拿大大西洋委员会等机构任职。麦克米伦的曾外祖父就是《缔造和平》的主角之一、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她的多部作品均与其曾外祖父的时代背景密切相关。《缔造和平》一书是麦克米伦的代表作,斩获达夫·库珀杰作奖、西塞尔提尔曼历史著作奖、塞缪尔·约翰逊非虚构类杰作奖等众多奖项。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法国人想承认德莫夫斯基的波兰民族代表大会,让它成为波兰人民的唯一代表,但英国人和美国人表示反对。他们敦促德莫夫斯基和毕苏斯基建立联合政府。世界上最有名的波兰人,伊格纳奇·帕岱莱夫斯基,承担起了把两人拉到一起的责任。4 人
  2. 威尔逊总是强调,美国是“联合参战国”而非“协约盟国”。[A8])美国总会以无私的姿态出现,就拿占领古巴来说,威尔逊坚持说:“我们是和西班牙开战,不是要吞并其领土,而是要向无助的殖民地人民提供获得自由的机会。”威尔逊喜欢引用拉丁美洲的例子,这是因为他的大多数外交经验都是在那里积累的。至少在威尔逊自己看来,是他重塑了“门罗主义”。门罗在1823年狠狠地扇了欧洲人一记耳光,警告他们不要再妄图殖民美洲大陆。门罗主义已经成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但很多人说这是美国掌控邻国的一个幌子。威尔逊则将门罗主义视作美洲所有民族和平共处的框架,也是纷争不断的欧洲各民族学习的榜样。蓝辛对此半信半疑,他对威尔逊的想法一般都是这种态度,“门罗主义是只适用于美国的民族政策,关系到它的民族安全与核心利益”。3 人
  3. 几天后,法国殖民地部长亨利·西蒙(Henri Simon)在最高理事会上发言,提出了并不过分的要求。他表示,法国只想要非洲的两小块地方:一处是多哥兰,这个狭长的地区从海边延伸到内陆,紧邻法属西非殖民地达荷美;另一处是同样位于西非的喀麦隆,德国在1911年从法国抢走了那个地方。(除此之外,法国还想成为摩洛哥唯一的宗主国,不过这一点没必要提出。)西蒙说,他更喜欢领土吞并的方式,因为这样更有效率,对当地居民更有利。法国只是希望能继续在热带非洲传播文明。克列孟梭完全不关心殖民地归属的问题,说自己已经做好了妥协的准备。这让西蒙的一番努力大打折扣。3 人
  4. 提出了南斯拉夫的基本要求:自决、安全,以及对该国美德的奖励。(塞尔维亚是个忠实的盟友,而且奥匈帝国境内南部的斯拉夫人也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干扰了敌人的战争计划。)随后,他的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同事解释了那些会引起争议的领土要求:意大利人占多数的的里雅斯特城(Trieste),以及原来克罗地亚边界北部的巴奇卡(Backa)、巴兰尼亚(Baranya)这两个匈牙利省份,巴纳特地区讲罗马尼亚语的部分或者克拉根福周边讲德语的地区。他们不承认自己是在要非斯拉夫人的地盘,原因是之前的人口普查不可靠,而且归根结底奥地利人和匈牙利人曾故意压制斯拉夫人的学校与文化。噢!怪不得过去在奥匈帝国买火车票时说斯洛文尼亚语就得被抓。这些要求连南斯拉夫的支持者都看不过去了。塞顿-沃森的一个朋友问道:“他们是不是连一点儿分寸和判断力都没有了吗?”3 人
  5. 和劳合·乔治一样,克列孟梭也要担心民意。多数法国人都是直性子,认为德国侵略了比利时,违背了要保护其中立性的郑重许诺,也伤害了法国,觉得事实就是如此,赔偿也是理所当然。而且,几乎所有战事都是发生在比利时和法国领土上的。保守派报纸《晨报》就用头条发问:“法国和德国,谁该被毁灭?”侵略者当然要为重建付账,而不是要受害者掏钱。美国人或许说过,新外交中不能有赔款或罚金,但输家出钱的老传统依然有很多人支持。法国在1815年拿破仑最终战败时赔了个底儿掉,而且在1871年后又付了一遍。这两次德国都拿到了钱,现在该它吐出来了。3 人
  6. 除了从海岸到伊普尔(Ypres)的极小一块内陆地区,比利时整个国家一直被德国占领。协约国在战时大肆渲染德国在比利时的恶行,那多是不实的宣传,但也不是一点真事没有。德国曾残忍且有效率地掠夺了这个国家。机械、零部件、整间工厂连同屋顶,还有搬运这些东西的车皮和车头,都消失在了东面。在1914年前,比利时一直是个繁荣的国家。在1919年,这个国家80%的劳动人口都失业了。钢产量还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在乡下,农民没有肥料,没有工具,也没什么牲畜,因为数百万的马、牛、羊,甚至连鸡雏都被运到东方去了。要不是协约国提供了救济,在和平降临后的第一个冬天比利时就有可能会出现饥荒。不幸的是,没什么人拥护比利时。威尔逊曾在“十四点计划”中专门写了一条,要恢复这个国家,但他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关注。法国人怀疑比利时想吞并小公国卢森堡,英国人认为比利时人很贪婪。劳合·乔治曾因为比利时那“荒谬的”要求和比利时首相大吵了一架。3 人
  7. 炮弹轰炸、疾病,或者仅仅是因为思乡,让许多中国人客死他乡。德国潜艇还击沉了一艘法国船只,500多名中国人葬身大海。在中国,寻找劳力为战争出力要比为了寻找有经验的外交官建立和平更容易。中国动用了外交部精英,召集了驻华盛顿、布鲁塞尔、伦敦的大使和外交部长组成代表团。中华民国总统和总理都没有加入代表团,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政治局势太不安定,两个人都不敢走。不过它确实雇用了几位外国顾问,想让他们帮忙让世界认识中国,同时也是让中国认识世界。(想在巴黎做诚实经纪人的美国政府不让自己的任何国民为中国人工作——至少表面上不行。)3 人
  8. 欧洲主要战场之外的地区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大城市还在,铁路线也能支撑,港口尚能运转。这不是把每块砖瓦都炸成齑粉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真正损失的是人,四年时间,数百万人丧生,他们都是战斗人员——针对平民展开大屠杀的时代还没到来。2 人
  9. 四年的大战从根本上动摇了欧洲统治世界的绝对自信。在西线,欧洲人再也无法高谈阔论什么将文明播撒至全世界的使命。战争倾覆了政府,羞辱了王权,颠倒了整个社会。2 人
  10. 亨利·威尔逊(Henry Wilson),英国最聪明的将军之一,就告诉劳合·乔治:“教训这个或那个小国根本没有作用。邪恶的根源在于巴黎的命令得不到执行。”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