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克利斯朵夫

约翰·克利斯朵夫

9.0375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8.00¥9.00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10-19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约翰·克利斯朵夫》是一部通过主人公一生经历去反映现实社会一系列矛盾冲突,宣扬人道主义和英雄主义的长篇小说。小说描写了主人公奋斗的一生,从儿时音乐才能的觉醒、到青年时代对权贵的蔑视和反抗、再到成年后在事业上的追求和成功、最后达到精神宁静的崇高境界。

罗曼·罗兰是本世纪初出现的长河小说的鼻祖,《约翰·克利斯朵夫》则是长河小说的典范。罗曼·罗兰的文风平白直露,通俗易懂,语言则热情奔放,简洁明快;他的作品中的人物形象,都是从现实生活中提炼加工后栩栩如生地展示在世人面前,使人感到异常熟悉。在艺术上,罗兰追求的是自然和谐,因此他的作品中也很富大自然的色彩。

罗曼·罗兰(1868—1944)生于一八六六年,二十岁时进入巴黎高等师范学校。从这著名的最高学府毕业后,又进一步深造,完成了博士论文,还当过中学教师,终于得以进入高等师范学校与巴黎大学讲授艺术史。这一段学术道路尽管相当漫长,走下来颇为不易,但他却很早就同时开始了文学创作。凭介《约翰·克利斯朵夫》一书获1915年诺贝尔文学奖。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再伟大的人也不能独自一人生活,离群索居体现不出人生价值14 人
  2. 多数人本质上只活到二十或三十岁,这个年龄层一过,他们就成了自己的影子,余生也只是在模仿自己的过程中度过,并且以一天比一天更机械、更离谱的方式,重复他们从前说过的、做过的、想过的、爱过的人与事。14 人
  3. 当人们承认实现自己的愿望,满足自己的虚荣已力不从心时,作为孩子,他们便寄希望于父母,而被生活所征服的大人却反过来又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了。11 人
  4. 人在一生中会进化躯体,也会进化灵魂;在人生的长河中,这样的变化不总是渐进的,在某些关键时刻,一切会在刹那间更新。旧的躯壳剥落了。在这焦虑的时刻,人自以为一切都完了,而事实上一切行将开始。一个生命死去,另一个又重生了。9 人
  5. 他不是一个坏人,只是一个半好半坏的人,这也许更糟;他生性懦弱,没什么魄力,又缺乏韧劲,但他却自以为是慈父、孝子、贤夫和良民;倘若要成为这样的人,只要易发善心,遇事心软,像动物的感情那样,爱家人如同爱自己的手足也就算够格了。甚至没法说他十分自私,因为他个性不强,够不上这个评价。他什么都不是,在生活中,什么都不是的人可真是可怕!他好似一个被抛向空中的无生命的重物,要掉下来,肯定要掉下来,而他坠落时却把他身边的人都拉下去了。8 人
  6. “我必须离开我曾经爱过、现在仍深爱着的那个女人,因为我们在生活中,谁也不愿为对方做出牺牲。”7 人
  7. “尽责乃是人生第一大事。”7 人
  8. 对孩子来说,叛变自己、否定信念、自暴自弃是最大的刑罚与罪孽,而生活中的艰难、情人的背叛并不值得悲伤弃世。6 人
  9. “倘若无产阶级尊重真理和人权,我就与之在一起;倘若它践踏真理和人权,我就反对它;我反对任何特权阶级,面对全人类的价值,阶级无高低上下之分。”5 人
  10. 所谓“长河小说”,不仅仅指情节连贯,篇幅特长,而且也指作者自始至终带着他的主人公,越过人生的种种关卡,走向生命的终结——一切都归于大海。5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