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

7.63598 评价豆瓣读书
阅读
¥22.00¥11.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8-12-1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是日本新晋人气作家白石一文的代表性小说。此书以男主人公的视角展开叙述,是一部敏锐探讨爱与欲、生与死等问题,既声色犬马而又充满哲思的异色小说。从小缺乏父母关爱且家境贫寒的松原直人,幼年时险遭母亲遗弃而学会只依赖自己,刚强却冰冷。成年后他过着优渥而醉生梦死的都市生活,同时与三位女性周旋着:一个是家境富足却欲壑难填的大西夫人,一个是经营酒吧的单身母亲朋美,一个则是貌美又温柔的年轻女性枝里子。这种周旋中既有万种柔情,却亦是孤独彻骨,令直人无法停止追问“生是什么?死又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活着?是为了喜欢的人还是追求平凡幸福的生活?人又如何在这冷酷异境继续存在?……”这是一场永无止境的痛苦追问,亦是一种聊以慰藉的温柔救赎……

白石一文(ShiraishiKazuhumi)

于1958年出生于福冈县。父亲白石一郎是直木奖得奖作家,双胞胎弟弟白石文郎也从事小说创作。白石一文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系,毕业后曾任职于文艺春秋出版社。2000年首部小说《一瞬之光》(一瞬の光)问世即备受好评,之后不断挑战不同主题的创作,引起读者极大回响。另著有曾入围第136届直木赏的《爱有多少》以及《心中镶着龙》、《不自由的心》、《咫尺天涯》、《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坐在草上》、《看不见的门和鹤的天空》、《关于我的命运》和《永远在身边》等书。2009年以《给特别珍惜的人》(ほかならぬ人へ)获得直木奖。被认为是继村上春树、吉本芭娜娜后日本中生代最重要的作家之一。

陈明姿,日本国立东北大学文学博士,曾任辅仁大学日文系教授兼系主任,目前为台湾大学日文系教授及系主任。专长为中日比较文化、日本文学和日语教育。著有《唐代文学与平安朝物语之比较文学研究》,译有《暖春的黄昏》、《火烧大阪城》等。

王忆云,台湾大学日本语文学所硕士在读,台北市立成功高中兼任日语教师。曾担任台大中文系2002年戏剧公演《踩到猫》导演,亦从事小说创作。

作品目录

评论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我认为大部分的人际关系之所以能维系,就是因为双方极力地想要了解对方,因此,保持在一种无法深入理解的状态十分重要。这就像读过一次的书就不会重读,就算读了也只会觉得无趣而厌烦,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也是如此。5 人
  2. 欲望啊,不论何时都是外来的,并非人听任欲望而行动,而是欲望选择了人。人们只是乘客而已。不论是恐怖、屈辱或欲望,都像是停在眼前的云霄飞车一般,它们是我们的主人,我们连司机都不是,它们载着我们,操纵着我们,除此之外,别无其他。5 人
  3. 巨大的不幸可以让人更轻易地舍弃因不幸而绝望的自己,而巨大的幸福也经常伴随着将过于幸福的自己抛弃的冲动。3 人
  4. 曾经以为回味过去可以获得安慰,我发现那只是错觉,过去是为了品尝当下的媒介,对于不具有当下的人来说,回忆毫无价值可言。3 人
  5. “那,你了解死亡吗?”“不,我只不过是每天怀着如果没有出生在这世上该有多好的想法活着。”2 人
  6. 我觉得,如果有人无论如何都想活下去,那么我这条命随时都可以给他。但是,假使把我这有限的生命给了那个人,过了几十年后,无法继续活下去的那一刻终究还是会到来,那个时候他一定还会说‘无论怎样都想活下去’,不是吗?”2 人
  7. 死亡需要准备吗?要说准备,那活着本身不就是在为死亡作准备吗?2 人
  8. 祝福恋爱的钟声是友情的凭吊之钟2 人
  9. 但是契诃夫这么说过哦,‘女性成为男性的朋友有其固定的顺序,首先是好友,然后是恋人,最后变成普通朋友。’”2 人
  10. 母亲正朝着无法回头的终点孤独地奔跑,我看着如此的姿态,竟茫茫然不知此身何在,也恍然不知时间是否仍在流动。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