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孤单,我的自我:单身女性的时代

我的孤单,我的自我:单身女性的时代

单身是一种力量

7.8346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41.30¥16.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2-01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我的孤单,我的自我:单身女性的时代》是一部关于21世纪美国单身女性议题的纪实作品。作者特雷斯特聚焦这一群体,从近百个原始访谈中选取了约三十位女性的故事。当中有叱咤职场的女强人,有兼两份零工的单亲妈妈,有敢爱敢恨的女大学生。尽管她们的肤色、族裔多样,生活环境与教育背景不尽相同,但这些单身女性积极争取自身权益(选举权、堕胎权益),影响经济、文化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单身女性正在这个本不是为她们设计的世界里,逐渐占据一席之地,是时候开启一个“单身时代”了。

丽贝卡·特雷斯特(RebeccaTraister),新闻记者,时尚杂志ELLE特约编辑,擅长分析女性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表现,为《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Vogue等多家杂志撰稿,著有《女孩别哭》,即将出版《重塑美国的女性愤怒》。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她认为女性可以分为四类:“结了婚的、结过婚的、打算结婚的、因结不了婚而痛苦的”。26 人
  2. 我是一个成年人:一个复杂、但又复杂得很“合理”的人。我是一个身边没有男人陪伴的人,但我有我的朋友、我的家人、我的城市、我的事业——更有我自己。20 人
  3. 后来我又从书中得知,莎士比亚的喜剧多以结婚为结局,悲剧则以死亡为结局。莎翁赋予了结婚和死亡同样的叙事效果,恰好证实了我童年的直觉——两者都有让故事结束的作用。16 人
  4. 故事中的这些人物虽然没有结婚,但是正如婚姻是对人的束缚一样,没有婚姻也同样束缚着她们。16 人
  5. 事实上,一种新兴的生活模式的出现已经是大势所趋:假如女性能够独立生存(很多人都愿意这样做),并且当她们真的这样做的时候,男性就不再是经济保障、社会地位、性生活以及后来根据事实显示的,在生儿育女方面的中心了。12 人
  6. 我在进入大学读书的十七年后开始写这本书,这一年我35岁,再过几个星期就要结婚了。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即将到来的婚姻生活,并没有让我觉得这是我人生的结束。但是,我也没有觉得这是一个新的开始。11 人
  7. “我们女人正逐渐成为我们想要托付的那个男人”10 人
  8. 有些女性主动选择晚婚,部分原因是担心婚姻会断送她们的前程。9 人
  9. 虽然独立自由的生活通常是成功女性的标志,但是为此而战的却是那些几乎无法选择自由生活的广大普通女性——黑人,穷人,工人阶级女性。9 人
  10. 当你躺在理应是你最亲近的人身边,却只感觉不被理解、不被重视、没有心意相通时,那反而是你最孤独的时候。9 人
  11. 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能享受到真正的独立自由,马上就能成为真正的自己。那种过不了几年就会萌生的结婚愿望,那种迫不及待地要与人共筑爱巢、终生相守的想法,在我看来是荒谬至极的。8 人
  12. 这些女性,她们不是在等待人生的开始,而是正生活在其中。生活是千姿百态的,每个女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精彩人生。8 人
  13. “当你年龄渐长的时候你对未来的展望是什么?”“自由,”斯泰纳姆回答说,“然后变老,带点坏脾气。”8 人
  14. 虽说男性长久以来都是女性生活的重心所在,但事实证明,他们并不是我这些故事的中心。7 人
  15. 无论是文学作品,还是现实生活,这都是一个无法逃遁的事实——对于女性而言,成年意味着结婚嫁人,意味着故事的结束。7 人
  16. 婚姻在我看来如同一道隔墙。我所喜欢的那些女主人公在她们曾经的那个世界里自由奔跑,即便不能随意地偏离主道,至少也可以一路奔向前方,她们的身上总有说不完的故事。然而一旦结婚,她们就从此与原来的那个世界隔绝。常常就在她们完成学业,儿时的梦想即将展翅的当口,这些淘气而又可爱的女孩突然间就被生活的琐事包围,变得循规蹈矩,变得不那么美好了。7 人
  17. 所以说,女性单身不是一种“约束”,恰恰相反,它是“解放”。7 人
  18. 对于女性而言,成年意味着结婚嫁人,意味着故事的结束。6 人
  19. 罗菲眼中那种无序的、不结婚的状态事实上正是一种新的秩序,至少是一种新常态。在这种状态下,女性的命运不再是简单的二选一(不是结婚就是养猫)。相反,现如今她们的生活道路上有越来越多的选择,有越来越多的旁支岔道,有越来越多在以前几乎就是禁忌的生活方式。6 人
  20. 在这个工业时代,随着年轻女性接受教育,并由此品尝到自己赚钱养活自己的喜悦,她们将越来越难以接受婚姻中“夫妻合二为一且丈夫占主要地位”的约束。然而,即使男性在思想上已经真心且完全支持女性争取自由和平等,由于长期以来存在的习俗和法律影响,他们依然会不由自主地在妻子面前显摆自己的权威,从而引起自立自尊女性的反感……即使修改宪法和法律也无法在短时间内从根本上改变男女之间的关系,这和黑人面临的现状是一样的,即使宪法已经赋予黑人自由和公民权利,但白人实际上还是没有真正承认,昨天还是他们合法奴隶的黑人,今天竟然可以享受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了。6 人
  21. 大量的女性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放慢了她们步入婚姻的脚步;她们能够这样做,直接得益于上一代女性群体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性别方面“打下的胜仗”,这也正是我们所熟知的女权运动的第二次浪潮。6 人
  22. 女权主义不仅唤醒了众多女性的意识,还为她们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不论是出于政治原因还是自身原因,她们都有机会选择晚婚或者干脆不婚。6 人
  23. 为什么从古至今,城市中就一直存在着这么多的单身者?这主要是因为,城市中长久以来都有着大量的工作机会。6 人
  24. 事实上,城市确实存在一个问题,即这些一应俱全的福利设施和便捷服务,让人们不再需要来自伴侣的帮助了。长此以往,恐怕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单身者。6 人
  25. 未婚女性向世界贡献的这些补偿性能量值得赞赏,并且也和单身女性推动社会运动的历史进程相一致;此外,它一语道破那些中伤女性自私自利的言论产生的原因——千百年来人们对女性预设的期望即为,她们是无私的。6 人
  26. 当人们说那些为自己而活的单身女性自私时,请别忘了,承认女性拥有独立于他人、尤其是独立于丈夫和子女的自由,这本身就是革命性的变化。一个真正的、女性以自我为中心的时代——女性承认自己的需求,并以自己的需求为重,就如她们一直被训练着去照顾所有其他人的需求一样——或许真的会让女性幡然醒悟,纠正几百年来被形塑的自我牺牲行为。6 人
  27. 虽说婚姻自古以来都是约束性的制度,但它同时也是分摊生活负担的体系,虽然一个挣钱、一个做家务的分工常常是不平等的,但是当我们既要挣钱又要做家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待到中年之时,我们早就被生活拖垮了。6 人
  28. 唯有真正承认女性是平等和独立的个体存在时,我们才能使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制度、我们的社会契约更加牢固。6 人
  29. 事实上,2009年,美国已婚女性的比例已降至50%以下。那么,从1890年至1980年一直维持在20至22岁之间的平均初婚年龄,又有什么变化呢?今天,女性平均初婚年龄约为27岁,而且在许多城市这个数字还要大很多。我半数的闺蜜到了35岁左右依然单身。5 人
  30. 奥斯丁的小说并不是关于婚姻生活的美好蓝图,而是对强加于女性身上的,由婚姻认同带来的经济和道德束缚,十分复杂的抗议呼声。5 人
  31. 没错,许多单身女性,不管她们来自哪个阶层、哪个种族,都愿意结婚,或者至少有一个和自己彼此相爱的、长期固定的伴侣,但是她们未必就能幸运地找到和她们有共同想法或能够维持这种关系的另一半。她们当中的有一些人是孤独的。5 人
  32. 弗里丹主张赋予女性一定的权利,强调要扩大女性在家庭之外的活动,但是这个观点却没有质疑家庭本身在她们生活中的首要地位。5 人
  33. “自由,”斯泰纳姆回答说,“然后变老,带点坏脾气。”5 人
  34. 在1972年的“艾森斯塔特诉贝尔德案”(Eisenstadt v.Baird)中,法院推翻了禁止向未婚人士出售避孕药的法律条文,由此确保了“每个个体,不管已婚还是未婚,都有权利反对政府无端干预那些会对个人命运产生重要影响的事情,像是否生育孩子的决定”。5 人
  35. 控制女人的婚姻生活和生育年龄是压制她们最有用的办法。5 人
  36. 通常,当一个人不去选择缔结长久的婚姻关系时,这个人会被我们看做是失败的或者悲剧性的,这其实说明,我们已经在心里认定婚姻是每个人都需要、或者都必须遵守的规则。但是城市却允许了那些人——那些在婚姻里躁动不安的、不满足的、总是充满渴求的、会给伴侣带来不幸的人——退出婚姻的大路,转而踏上偏僻小路,从小路走向她们心仪的目的地。5 人
  37. 女性(或者男性)从婚姻中所获取的东西,如今也许同样能从城市生活中获取到,这其实是一种对婚姻意义的积极思考。城市提供给我们的很多服务,都是在传统婚姻中不可或缺的,并且它们具有性别类化的性质;而城市的存在打破了这种性质,不仅让我们可以通过金钱的交易来获得这些服务,还让我们真正享受着这些服务,这也是我们花钱的目的。这种变化,同时也改变了女性看待、参与世界的方式——城市化身成了配偶,甚至有时候,变成了她们的真爱——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5 人
  38. 人近中年面临这样的折腾,让我不禁回想起早婚的明智。毕竟,我们年轻的时候弹性大,可以毫不费力地接受别人进入我们的生活,但是单身的我们在承担责任、在领导和被领导的过程中独自成长,我们自己开立银行账户、自己贷款、自己签订租约。我们打下了成年生活的基础,和别人的生活建立了联系,在这个过程中生活渐渐定型,可变性越来越小。现在却要将这一切推倒,在别处重来,这比在22岁就找个人结婚,两人一起共同建设生活需要更大的勇气。5 人
  39. 婚姻总是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伤害着女性的友谊。5 人
  40. 而同样,形成这些观念的原因,往往是人们潜意识里认为,如果一个女人没有结婚,那不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而是因为她没有被选中——没有人选择她,没有人想要她,没有人珍视她。5 人
  41. 每一代的女性,都曾努力挣扎着去克服性别上遭受的歧视——这些性别歧视也同样挡在她们上一辈人的面前——同时,她们也在为下一代人扫除障碍。5 人

喜欢「我的孤单,我的自我:单身女性的时代」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