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通识读本:民主(中文版)

牛津通识读本:民主(中文版)

为民主辩护,杰出政治学家伯纳德·克里克封笔独著。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长、《民主是个好东西》著者俞可平作序推荐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711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9.99¥10.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7-07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没有哪个政治概念像“民主”那样用得如此频繁,同时又被如此误用。细究民主,既充满挑战又极为必要。本书从政制原则、制度安排和行为类型三个方面对民主展开论述,对民主历史的追溯,涵盖了古希腊和古罗马,美国、法国和俄罗斯的革命,以及民主在当代世界的变体和条件。作者认为,民主是善治的必要而非充分条件,民主的多数方的意愿必须受到法治、人权等观念,以及其他社会群体的主张和自由的制约。

毫无疑问,在所有关于民主的通俗读物中,此书是最优秀的代表作之一。——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长兼北京大学中国政治学研究中心主任 俞可平

如今,作为民主的发源地,西方世界,尤其是欧洲的政治和社会领域问题重重,扰攘不休。在世界的某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民主的退步。面对此情此景,人们对民主制度的信心似乎正在动摇。英国政治学家伯纳德·克里克已于十年前离世,却为民主留下一份珍贵的礼物:在这部篇幅不长的遗著中,他为民主进行了先知般的辩护。书中既有纯粹的学术知识,也有现实的政治劝诫,并且贯穿始终突出了一个核心观点:民主不是善治的充分条件,却是善治的必要条件。揆诸当今时局,或许可以认为,并非民主本身出了问题,而是民主的其他约束条件有了漏洞。民主不该被疏远,而是要改进和强化。

伯纳德·克里克:生于1929年,曾先后就读于伦敦大学学院、伦敦经济学院、哈佛大学等校。1957-1965年先后任伦敦经济学院政治学助理讲师、讲师、高级讲师,1965-1971年任谢菲尔德大学政治理论与制度教授,1971-1984年任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政治学与社会学教授。2002年获封爵士,2008年逝于爱丁堡。著有《美国的政治学》(1959)、《为政治辩护》(1962,此后多次再版)、《议会改革》(1964)、《乔治·奥威尔传》(1982)、《社会主义》(1987)、《牛津通识读本:民主》(2002)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民主是政治合法性(legitimacy)的主要来源9 人
  2. 柏拉图讨厌民主。对他来说,这种统治方式是在让意见(doxa)超越哲学(philosophia),让看法重于知识。7 人
  3. 亚里士多德发现在一个政体中,民主因素是正义和善治的必要条件,却不是充分条件。7 人
  4. 关于现代民主政治的普遍特性,克里克赞同达尔的观点,把“代议制政治、自由公正的选举、言论自由、信息独立、社会自治和广泛的公民权”视为现代民主的共同特征。6 人
  5. 古代人的目的是在同一个祖国的公民之间分享社会权力,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自由。现代人的目的是享受私人欢愉中的自由;他们把自由称为由公共机构为这些欢愉所作的保证。6 人
  6. 如果人类社会的根本问题确实是欲望无限而资源有限,那么政治学,而不是经济学,才是主导学科5 人
  7. 民主的根本理想是自由(eleutheria)。这种自由既是参与决策的政治自由——实际上几乎是义务,又是在一定程度上按自己的意愿生活的个人自由5 人
  8. 民主国家必须努力创造一种普遍的价值共识,不过情况也可能是,它们擅长并宜于处理既存在于价值之间又存在于利益之间的不可避免、持续不断的紧张和冲突。5 人
  9. 民主政治可以有效地限制专制独裁,公民在民主条件下有最广泛的参与,民主政治使政府变得更加透明,民主制度使信息自由传播,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公民之间有高度的相互信任。4 人
  10. 民主政治和民粹主义之间有着天然的紧密联系,它们几乎从同一前提出发,却最终走向了截然相反的终点。两者都强调人民的主体性和民众至上,但民主政治坚守理性、法治和包容,民粹政治则诉诸情绪、排斥和敌视。民粹主义始终是民主政治的主要威胁之一,民众的民粹主义情绪通常会被政治野心家利用,最终成为其专制独裁的工具。4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