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列佛游记》与古今政治

《格列佛游记》与古今政治

Gulliver's travels and the politics of ancient and modern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67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格列佛游记》是斯威夫特著作中影响最大、传播最广的作品,也被公认为现代英国小说的一部开山之作。但长期以来,这部雅俗共赏之作的真实意蕴和斯威夫特的严肃意图则众说纷纭。20世纪的乔治·奥威尔和阿兰·布鲁姆都曾对这一小说做过影响深远的评论,也表明了它的意义绝非仅限于作为它自身时代的政治镜鉴这一点上。

不同于“索隐派”着重关注这一文本对于斯威夫特所生活时代的现实政治的指涉,本书的解读更侧重于该小说普遍的永恒的价值。从古今视角切入,本书主要围绕四个基本问题展开:一、飞岛国“哲人”与“慧骃”是否分别象征“今”与“古”且彼此对立;二、慧骃国是否就是“格列佛”乃至斯威夫特本人的理想;三、《格列佛游记》是否终结于“格列佛”的愤世隐遁;四、何谓写作的“真实”。这些问题无疑都牵涉着另一个隐含的且更为根本的问题:“今”是否一定胜于“古”。在此意义上,要全面理解《格列佛游记》,就不能离开斯威夫特所置身的18世纪初的“古今之争”这一基本背景。

洪涛,法学博士。现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政治哲学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领域为政治哲学、政治思想史等。专著有:《逻各斯与空间:古代希腊政治哲学研究》《本原与事变:政治哲学十篇》《心术与治道》等;译有:柏拉图《政治家》卢梭《论语言的起源》鲍曼《立法者与阐释者:论现代性、后现代性与知识分子》鲍曼《寻找政治》等。兼任《复旦政治哲学评论》主编。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在一切形式的战争中,知己知彼对任何一方的常胜不败至关重要。倘若被统治者完全处在明里,其一言一行乃至所思所想,统治者都能洞若观火,亦即被统治者对他们全然是透明的;反之,统治者自己相对于被统治者而言则全然处于黑暗之中,无隐无形,甚至连公开的身份都不必具有,那么,两者的“对抗”——只是就统治者一面来看,被统治者本无意奉陪这种对他们来说的必败“战争”——的结局自然不言而喻。因此,使被统治者成为“全透明”,便是统治者所念兹在兹者。4 人
  2. 在不同程度上拒绝现代哲学式理论体系的建构,倾向于以想象的方式触及时代的核心问题,以政治和文学作为其活动领域的椭圆形的两个焦点3 人
  3. 飞岛国故事的意义不仅在于指出古今之差异,尤其在于揭示了两者差异的根源。由飞岛可见,是现代科技的发展造成了与柏拉图《政治家》中所述“历史”线索的反向发展:似乎不再是由黄金时代的神的统治向着人的时代的技艺政治的嬗变,而是相反,倒是由技艺政治,退向黄金时代的神的统治。飞岛哲人与其下界属民的关系,好像返回到了黄金时代的神与人(以及与万物)之间的关系——只是,这真的是一种神与人之间的关系吗?2 人
  4. 他们的力量不在于“养育”,而在于对“养育”的“截留”和“破坏”2 人
  5. 古典哲人源于他们所追求的内在德行或力量,而飞岛哲人的权力或力量则完全建立在关于外部物理世界的知识及操纵它们的技术的基础之上。古代哲人的求知旨在自我认识,其结果乃是求知者自身的充实、丰富与强大。与之构成对照的是,现代哲人向外求索和征服的对象,乃是永恒“运动”的现实,而这只能使他们更深地意识到所倚赖的物质世界的变动不居和易朽性2 人
  6. 应用化2 人
  7. 只要统治者无法获得统治的绝对安全,被统治者就必然被纳入统治者所设定的战争中2 人
  8. 这既是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的安全需要,也是统治者正当性需求的权力游戏,以证明其权力的伟大和权术的高明2 人
  9. 知识(或更准确地说,技术)政体,一种在原则上并非以政治技艺而是以科学技术为统治基础的政体2 人
  10. 该对话以一种历史哲学话语,指出神已不再直接掌控人类命运,人类对共同生活的维护,唯有依靠政治技艺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