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剑客

三剑客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9.013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6.00¥4.20
译林出版社初夏特价截止至:2019-05-29 00: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故事发生在法王路易十三时代,红衣主教黎舍留权倾一时,宫廷内外的权力倾轧时时在上演。年轻的外省贵族子弟达德尼昂来到巴黎,投入火枪营统领特雷维尔先生的麾下,途中遇见火枪手阿托斯、波尔多斯和阿拉密斯,在一场冲突中结为生死之交。错综复杂的政治旋涡中,这四位伙伴遇到黎舍留的心腹密探——艳若桃李、毒如蛇蝎的女子米莱迪,双方反复较量,达德尼昂和伙伴们一次次绝处逢生,挫败了黎舍留的阴谋。

大仲马风靡世界的经典名作

周克希先生全面校订本

《三剑客》问世以来,流传着一句话:“如果此刻在某个荒岛上有个鲁滨逊,他也在读《三剑客》。”

亚历山大·仲马(1802年7月24日—1870年12月5日),文学界称大仲马,法国19世纪浪漫主义作家。大仲马自学成才,一生写的各种著作达300卷之多,主要以小说和剧作著称于世。大仲马信守共和政见,反对君主专政。由于他的黑白混血人身份,其一生都受种族主义的困扰。其子小仲马也是著名作家。

作品目录

  1. 三剑客
  2. 译本序
  3. 前言
  4. 第一章 达德尼昂老爹的三件礼物
  5. 第二章 德·特雷维尔先生的前厅
  6. 第三章 晋见
  7. 第四章 阿托斯的肩膀,波尔多斯的肩带和阿拉密斯的手帕
  8. 第五章 国王的火枪手和主教先生的卫士
  9. 第六章 路易十三国王陛下
  10. 第七章 火枪手的家
  11. 第八章 宫里的一桩秘密
  12. 第九章 达德尼昂小试锋芒
  13. 第十章 十七世纪的捕鼠笼
  14. 第十一章 情节复杂起来了
  15. 第十二章 乔治·维利埃斯——白金汉公爵
  16. 第十三章 博纳修先生
  17. 第十四章 牟恩镇的那个人
  18. 第十五章 穿袍的人和佩剑的人
  19. 第十六章 在这一章中,掌玺大臣塞吉埃不止一次地又要像过去那样找钟来敲了
  20. 第十七章 博纳修夫妇
  21. 第十八章 情人与丈夫
  22. 第十九章 出征方案
  23. 第二十章 途中
  24. 第二十一章 德·温特伯爵夫人
  25. 第二十二章 梅尔莱松舞
  26. 第二十三章 幽会
  27. 第二十四章 小楼
  28. 第二十五章 波尔多斯
  29. 第二十六章 阿拉密斯的论文
  30. 第二十七章 阿托斯的妻子
  31. 第二十八章 回程
  32. 第二十九章 治装
  33. 第三十章 米莱迪
  34. 第三十一章 英国人和法国人
  35. 第三十二章 讼师家的晚餐
  36. 第三十三章 侍女和女主人
  37. 第三十四章 在这一章中,阿拉密斯和波尔多斯的行装都解决了
  38. 第三十五章 夜里的猫都是灰色的
  39. 第三十六章 复仇之梦
  40. 第三十七章 米莱迪的秘密
  41. 第三十八章 阿托斯怎样毫不费事地治好了装
  42. 第三十九章 幻影
  43. 第四十章 红衣主教
  44. 第四十一章 拉罗谢尔围城战
  45. 第四十二章 安茹红葡萄酒
  46. 第四十三章 红鸽棚酒店
  47. 第四十四章 火炉烟囱管的用处
  48. 第四十五章 夫妻间的一幕
  49. 第四十六章 圣热尔韦棱堡
  50. 第四十七章 四个伙伴的密谈
  51. 第四十八章 家务事
  52. 第四十九章 劫数
  53. 第五十章 叔嫂间的谈话
  54. 第五十一章 长官
  55. 第五十二章 囚禁的第一天
  56. 第五十三章 囚禁的第二天
  57. 第五十四章 囚禁的第三天
  58. 第五十五章 囚禁的第四天
  59. 第五十六章 囚禁的第五天
  60. 第五十七章 古典悲剧的表演手法
  61. 第五十八章 越狱
  62. 第五十九章 一六二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在朴次茅斯发生的事情
  63. 第六十章 在法国
  64. 第六十一章 贝蒂纳的加尔默罗会女修道院
  65. 第六十二章 魔鬼的两个化身
  66. 第六十三章 一滴水
  67. 第六十四章 裹红披风的人
  68. 第六十五章 审判
  69. 第六十六章 行刑
  70. 第六十七章 结局
  71. 尾声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可是达德尼昂老爹是个男子汉,在他眼2 人
  2. 希望这东西,总是在一个人的心里最后熄灭的玩意儿2 人
  3. 达德尼昂可没那么傻,会看不出自己在碍人家的事;可是社交圈子里那套不失风度地从诸如此类的尴尬局面摆脱出来,或者更一般地说,一旦不期而遇地跟一些他并不怎么熟悉的人以及一场与他无关的谈话纠缠在一起,怎样潇洒自如地从这种尴尬局面里摆脱出来的本领,他毕竟还不熟谙。所以他兀自在寻思,怎样才能尽量不显得很笨拙地抽身告退,没想就在这当口,他忽然瞥见阿拉密斯的手帕掉在地上了,而且阿拉密斯想必是没有看见,把只脚踩在了上面;达德尼昂觉得,弥补一下刚才不怎么得体的举止的机会来了:他弯下腰去,以他所能做出的最优雅的姿势,也不管阿拉密斯怎么死命踩住不放,硬是从他的脚下把手帕抽了出来,然后一边把手帕递过去,一边对他说:“先生,我想这块手帕您掉了会不乐意的。”确实,这块手帕绣工很精细,一个角上还绣着冠冕和纹徽。阿拉密斯脸涨得通红,从加斯科尼人手里不是接——而是一把夺了过去。“哈哈!”一个禁军嚷道,“好一个守口如瓶的阿拉密斯,瞧你还说什么你和德·博瓦特拉西夫人吹了,人家这位娇滴滴的贵夫人敢情把手帕都借给你了?”2 人
  4. 阿拉密斯朝达德尼昂狠狠地瞅了一眼,这种目光是叫对方明白,他已经结下了一个冤家对头;接着,他又恢复了平时那种甜得有些过分的表情。2 人
  5. 掌门官2 人
  6. 圈手椅2 人
  7. 兀自用手里2 人
  8. 这事放在打仗的年头,说不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那儿是个胡格诺教徒的老窝,可是放在太平年头,这种先例2 人
  9. 入彀2 人
  10. 仆从哪,就像女人,您想要他怎么着,就得让他怎么着,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