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8.31973 评价豆瓣读书
阅读
¥12.80¥1.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8-12-12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短篇小说集《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古怪有趣,带着同情的腔调,故事的结尾永远出乎意料。叙述随意不做作,如同闲谈,却有诗意。这些故事将直抵你内心深处,让你久久难忘。

埃特加·凯雷特的短篇小说凶猛、有趣,充满能量和洞见,同时常常深刻、悲剧而又非常感人。

——阿摩司·奥兹

一个睿智的作家……和我认识的任何作家都不一样。下一代人的声音。

——萨尔曼·拉什迪

这些故事短小、陌生、有趣,但语调却显得随意。这些故事像笑话却不是笑话。埃特加•凯雷特是个应当严肃对待的作家。

——扬·马特尔

埃特加•凯雷特已经写了几本好书,但这是他最好的一本。这些故事,是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读到的最有趣、黑暗和悲伤的故事。可以说这本书非常卡夫卡,但其实应该说非常凯雷特。

——乔纳森·萨福兰·弗尔

埃特加·凯雷特(1967- ),以色列作家,在短篇小说、绘本小说和剧本等领域均建树颇丰。

凯雷特出生于以色列拉马干,父母为纳粹大屠杀幸存者。1992年他出版第一部短篇小说集《管道》。1994年第二部短篇集《消失的基辛格》获得广泛关注。从1998年起,作品开始被翻译成英文,2004年,英文版短篇小说集《想做上帝的巴士司机》出版,其中的短篇小说《割腕者的天堂》被改编成同名电影。

2006年,凯雷特当选为以色列“文化杰出基金”优秀艺术家。2007年,他和妻子合作导演的电影首作《水母》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最佳处女作奖。2010年,荣获法国文艺骑士勋章。另获总理文学奖、文化部电影奖等。目前担任内盖夫大学和特拉维夫大学讲师。

凯雷特已经出版六部畅销短篇小说集,作品见于《哈珀斯》《纽约时报》《巴黎评论》《西洋镜》等刊物。他的作品也经常被其他作者改编成绘本。

凯雷特文风简练,喜欢使用日常语言、方言、俗语。他的作品影响了以色列大批同代作家,对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色列短篇小说的繁荣有很大贡献。

作品目录

评论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在这个国家,不管在政治、经济领域,还是在争抢区区一个停车位上,强力就是一切。我们只听得懂一种语言,那就是暴力。21 人
  2. 我的口袋鼓鼓的,装的就是这东西——一个渺茫的机会,能让自己回答“是的”,而用不着感到抱歉。21 人
  3. 有些人从三楼掉下来,结果只在屁股上留下了一块黑紫色的乌青;有些人下楼时错了一步,结果打上了石膏。她和戴维绝对属于后一种人。17 人
  4. 短篇小说往往是在偶然上做文章,但这偶然却集合着所有必然的理由。15 人
  5. 通常,要是你告诉别人什么坏事情的话,他们是不会怀疑的,因为他们觉得那是正常的。但你要是编造什么好事情的话,他们就要起疑心了。15 人
  6. 他怀念从已经存在的事物中创造出新事物的感觉。对,从已经存在的事物中创造出新的事物。因为无中生有就是凭空捏造,是毫无意义的,任何人都能做到。但从已经存在的事物中创造出新事物则意味着,这个新事物一直都是真实存在的。它存在于你的内心,作为新事物的一部分被你发现了,而整个新事物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12 人
  7. 你可曾想过,暴毙之人临终时最常说的是哪个字吗?就这个问题,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在北美地区的各种社区里展开了一次全面研究,结果发现这个字竟然是“操”。研究发现,百分之八的人临终时会说“我操”,百分之六的人只会说“操”,还有百分之二点八的人会说“操你妈”。虽然对那百分之二点八的人来说,“妈”才是最后一个字,但毫无疑问,“操你妈”这句话的重音完全落在“操”字上。10 人
  8. 当你被夺走某样东西时,即使那东西一文不值,你也会感到非常痛心。要知道,就算摘除一个肿瘤,你还会留下一道疤呢。而夜里似乎就是挠那条疤的最佳时间。9 人
  9. 短篇小说的物理——“短经典”总序8 人
  10. 好的短篇小说就是精灵,它们极具弹性,就像物理范畴中的软物质。8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