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贝里·芬历险记

哈克贝里·芬历险记

7.855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5.99¥2.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10-22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作者讲述的是一个忍受不了“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和酗酒的父亲的毒打而离家出走的白人孩子哈克贝里·芬,和一个逃亡的黑奴吉木,同乘一个木筏,在密西西比河上漂流的见闻和遭遇。全面、彻底地揭露资本主义政治的所谓“自由和民主”的神话。

小主人公哈克贝里·芬是个孤儿,无人管束,但心底善良,爱憎分明。他帮助黑奴吉姆逃往废奴区,一路上遇见了各式人等,遭遇了许多艰难险阻,终于获得了胜利。好朋友汤姆·莎耶的母亲要收他作义子,但他不愿接受所谓的“教养”,宁愿继续过无人管束的生活,于是又逃了出去。每一个读者都会为他未来的命运担心……

马克·吐温(MarkTwain,1835~1910),原名塞缪尔·朗赫恩·克列门斯(Samuel LanghorneClemens),美国的幽默大师、小说家、作家,亦是著名演说家。虽然其家财不多,却无损其广泛地交友,堪称美国最知名人士之一。他曾被誉为文学史上的林肯。威廉·福克纳称马克·吐温为“第一位真正的美国作家,我们都是继承他而来”。其写作风格融幽默与讽刺于一体,既富于独特的个人机智与妙语,又不乏深刻的社会洞察与剖析,既是幽默辛辣的杰作,又有悲天悯人的严肃。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译本序3 人
  2. 有些人的作风总是这样的。他们对于一件事情,虽然一窍不通,可是总要褒贬。3 人
  3. “马克·吐温”这个词是密西西比河上水手的一句行话,是“十二英尺深”的意思。2 人
  4. 有两位大仙围着你爹的头顶转:一个白得晃人眼,一个黑得像块炭。白大仙才拖着他往正道上走,黑大仙又跑过来跟他胡缠。2 人
  5. 我呆了足足有一刻钟,才鼓起了勇气,跑到一个黑人面前低头认错——我到底那么做了,以后也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再也不去出坏主意骗他了,其实,我事先要是知道他会那么难过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耍出那么一套无聊的把戏来。2 人
  6. 的法国大皇帝2 人
  7. “难道我还不认识你们吗?我早就把你们瞧透了。我生长在南方,一直在北方落户,走遍了南北,普通人是怎么回事儿,我都清清楚楚。普通人向来是贪生怕死的。在北方,他随便让人家由他的头上迈过去,等他回到家里,就祷告上帝赐给他一副下贱的骨头,好忍气吞声、受人家欺侮。在南方,有一个人在白天匹马单枪截住了一辆班车,车里面还坐满了人,他把他们都抢了。你们的报纸称赞你们是勇敢的人,捧得你们晕头转向,于是你们就以为比谁的胆子都大——其实你们并不比别人胆子大,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儿。你们的陪审团为什么不敢把杀人的凶手都判绞刑呢?他们恐怕凶手的亲戚朋友会从背后打他们,会暗地里开枪打他们——他们的确也会那么干。“所以他们把凶手都放了。然后有一个‘好汉’出头露面,在半夜里领着一百个戴着假面具的松小子,把那个坏蛋弄死。你们的错处是你们根本没有带着一条好汉上这儿来;这是你们的头一个错。你们犯的第二个错是你们既没有趁着黑灯瞎火的时候上这儿来,而且把假面具也都忘在家里了。你们一共才带来了半个有胆子的人——在那边站着的那个拔克·哈涅斯——刚才要是没有他在那儿怂恿着你们,你们早就逃得喘不过气来了。2 人
  8. 后来我就睡着了,等轮到我值班的时候,吉木并没有把我叫醒。他常常是这样的。我在天刚亮的时候睡醒了,看见他坐在那里,脑袋垂在两个膝盖当中,独自在那里唉声叹气。我没有理睬他,也没有声张。我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他正在想他那住在上游远处的老婆孩子,他心里很烦,非常想家,因为他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家。我相信他也跟白种人一样地惦记着自己家里的人。这似乎是反常的,可是我想确实如此。夜里他以为我睡着了的时候,他总是那样唉声叹气的,并且唠叨着:“可怜的小丽莎白呀!可怜的小章尼呀!真叫人难受啊!我想我再也看不见你们了,再也看不见你们了!”吉木这个人,真是个好心肠的黑人。可是这一回,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谈起他的老婆孩子来了。不久,他说:“这回我心里觉得难过极了,我刚才听见那边岸上‘啪’的响了一声,好像是打人的声音,又像是猛然间关门的声音,叫我想起我那回对待我的小丽莎白是多么狠心。她还不到四周岁,害了一场猩红热,没命地折腾了好几天,可是后来她总算好了。有一天我看见她站在那里,就对她说:“‘把门关上。’“她一动也不动,光站在那儿,好像是眯着眼睛对我笑。这下子可把我气疯了。我就大声喊着说:“‘你听见了没有?——把门关上!’“她还是照样地站着,仍旧笑眯眯地对着我。我可真是火了!我说:“‘我他妈的有法子让你听我的话!’2 人
  9. 那位医生拉着我的手走,他对我还算客气,可是他决不把我的手松开。我们大家来到旅馆里的一间大厅里,点上几支蜡烛,再把新来的那两个人也找来了2 人
  10. 我觉得很痛快,好像罪恶都已经洗清了,我生平第一次感到这么轻松,我知道现在我能够祷告了。可是我并没有马上就做,我放下了那张纸,坐在那儿想了一下——我想幸亏这样地转变了一下,差一点儿我就弄错了方向,走进了地狱。我就这么想下去。接着又想到我们顺着大河漂下来的情形;我看见吉木,无论是白天黑夜,有时在月光之下,有时在暴风雨里,总是在我的眼前;我们一边向前漂流,一边谈笑歌唱。可是,不知道什么缘故,在他身上我总挑不出什么毛病,能够叫我硬起心肠来对付他,反而老是想到他的好处。我看见他才值完了班,也不过来叫我,就替我值班,让我能够接着睡下去;我又看见他那种高兴的样子——他看见我由大雾里逃回来时那种高兴的样子。还有,在上游那个闹打对头的地方,我在泥水滩里又来到他跟前的时候,他又是多么高兴,还有许多这类的事情;他总是管我叫做老弟,总是爱护我,凡是他想得到的事,样样都替我做到了,他实在是太好了。最后我又想起那回我告诉人家船上有人出天花,结果把他救下了,他当时对我感恩不尽,说全世界上只有我是老吉木顶好的朋友,还说他现在只有我这么一个朋友。这时候我偶然一回头,一眼看见了那封信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