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斯菲尔德庄园

曼斯菲尔德庄园

8.226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简·奥斯丁(1775-1817),英国著名女作家。本书是作者主要作品之一。

39幅原版插图生动再现经典场景。

善良懂事的芬妮由于家境穷困,从小被寄养在富裕的姨妈家。姨妈家的两个表姐虽然聪敏美丽,但都高傲任性,幸亏表兄埃德蒙的亲切关怀,才使她在寄人篱下的生活中得到安慰和快乐。成年后的芬妮也常随表姐表兄参加社交聚会,他们在牧师家里结识了风流倜傥的青年克劳福德和他的妹妹玛丽。埃德蒙对美丽机智的玛丽一见倾心,芬妮的两个表姐则拼命追求克劳福德,未料克劳福德在逢场作戏后发现自己真心喜欢的是芬妮,而芬妮深爱的却始终是温和真诚的埃德蒙……陷入感情纠葛的这几对青年男女最后的结局出入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

简·奥斯丁,英国女作家,18世纪末19世纪初英国杰出的现实主义大师,被誉为“道德教育家”。出生于英格兰汉普郡的斯蒂文顿村,父亲是教区的主管牧师。在父兄的熏陶下,奥斯丁从小就阅读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她16岁时开始写作,是第一个通过描绘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使小说具有鲜明现代性质的小说家。奥斯丁一生中共创作了6部长篇小说:《理智与情感》(1811)、《傲慢与偏见》(1813)、《曼斯菲尔德庄园》(1814)、《爱玛》(1815)、《诺桑觉修道院》和《劝服》(后两部出版于她去世后的1818年),小说内容多是刻画当时英国乡村的风俗民情、社交和男女恋情等。她的创作开启了19世纪30年代的现实主义小说高潮,在英国小说的发展史上具有承上启下的意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没有人想对她不好,但是也没有人肯为了她的幸福给自己增添麻烦。5 人
  2. 一切便这么商定了,对这个仁慈的计划能够付诸实施,大家都很高兴。只是为这件皆大欢喜的事承担的责任,各人却大不一样:托马斯爵士虽然已下定决心,愿为收养的孩子充当真正的、坚定的保护人,诺里斯太太却一毛不拔,不想为她的扶养费掏一文钱。在推动、商讨、筹划的时候,她始终慈悲为怀,谁也不像她那么懂得怎样启发别人的慷慨精神;但是她不仅爱指导别人,也同样爱钱;她知道怎么节省自己的钱,也知道怎么花费别人的钱。她嫁的人收入有限,比她原来向往的少得多;从一开始,她就揣摩出了一套撙节开支的严格方针,起先这只是出于俭省的考虑,不久便成了一种自觉行动,成了没有孩子需要抚养的家庭中一个必须严肃对待的目标。如果要养家活口,诺里斯太太是永远不可能有什么节余的;但是少了这种负担,便没有什么可以妨碍她的俭约作风,或者从捉襟见肘的收入中体会到年年有所积蓄的愉快心情。处在这个令她陶醉的原则下,加上对她的妹妹其实并无真挚的感情,她除了要在那个费钱的仁慈行动中,获取倡议和筹划的美好名声以外,不可能还抱有任何其他目的。也许她对自己也不太了解,因此在这次谈话后回到牧师家中的时候,她相信她是全世界最慷慨无私的姐姐和姨妈4 人
  3. 她自己的4 人
  4. 但是看来世界上拥有大量财富的男子,并不像配得上他们的美丽女子那么多3 人
  5. 她的趣味、思想和感觉都不像芬妮那么优美;她面对大自然,那没有生命的大自然很少感受,她留心的只是男人和女人,她感兴趣的只是轻松和快活。3 人
  6. 她是怀着对家庭、限制和安静的厌恶,怀着情场失意的悲痛,怀着对所嫁的人的蔑视,准备结婚的。3 人
  7. 英国文学史上,使得乡村风景具有最大抒情功能的,奥斯丁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2 人
  8. 。我想,妹妹,你们可以让孩子住在顶楼那间小白屋中,它就在原来育婴室旁边。这对她是最好的地方,离李小姐也这么近,又与女孩子们的住处相隔不远,紧靠着使女们的屋子,你知道,她们可以帮她穿衣服,也可以收拾她的衣服,因为我想,你不会指望让艾利斯像侍候别人一样侍候她。确实,我觉得你不能把她安置在任何别的地方。”伯特伦夫人没有表示异议。“我希望她能证明她是一个有良心的女孩子,”诺里斯太太继续说,“她应当觉得她有这样的亲戚,是她不同寻常的幸运。”“如果她的性情果真坏,”托马斯爵士说道,“为了我们自己孩子的缘故,我们只得不让她继续留在家中;但现在还没有理由这么讲。也许我们会在她身上看到许多需要改正的地方,还必须准备面对严重的愚昧,某些卑劣的观念,以及令人担忧的粗俗举止;但这些都不是不可救药的缺点,而且我相信,这对她的同伴也没有危险。如果我的女儿们比她年轻,我才会觉得让她们接近这么一个人,是需要认真考虑的大问题;然而按照目前的状况,我认为没有什么好为她们担忧的,而对她,她却可以从这种交往中得到许多好处。2 人
  9. “我也正是这么想的,”诺里斯太太大声说道,“今天早上我还对我丈夫这么说来着。我说,哪怕单单与她的表姐们生活在一起,这对她也是一种教育。即使李小姐不能教给她什么,她也可以向她们学习,成为一个端庄和聪明的人。”“我希望她不会戏弄我可怜的哈巴狗,”伯特伦夫人说道,“直到最近我才管住朱利娅,不让她再欺侮它。”“我们今后也会遇到一些困难,诺里斯太太,”托马斯爵士指出,“例如在这些女孩子逐渐长大以后,怎样在她们之间保持必要的差别。我的女儿们既应该在心中意识到自己是什么人,又不能在行动上过分藐视她们的表妹;我们既不能太伤她的心,又必须让她明白,她不是伯特伦家的一位小姐。我希望她们成为很好的朋友,绝对不允许我的女儿对她们的亲戚有丝毫傲慢的表现;然而她们仍不是平等的。她们的地位、财产、权利和前途,始终是不同的。这是一个十分难以掌握的问题,你必须帮助我们,以便我们尽可能选择一种恰如其分的正确方法2 人
  10. 我的女儿们既应该在心中意识到自己是什么人,又不能在行动上过分藐视她们的表妹;我们既不能太伤她的心,又必须让她明白,她不是伯特伦家的一位小姐。我希望她们成为很好的朋友,绝对不允许我的女儿对她们的亲戚有丝毫傲慢的表现;然而她们仍不是平等的。她们的地位、财产、权利和前途,始终是不同的。这是一个十分难以掌握的问题,你必须帮助我们,以便我们尽可能选择一种恰如其分的正确方法。”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