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世界

昨日的世界

一个欧洲人的回忆

9.510381 评价豆瓣读书
¥29.99¥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3-01-29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昨日的世界》是奥地利作家斯特凡·茨威格创作的自传体文学作品,写于1939年至1941年间,是茨威格在临终前被迫流亡的日子里完成的。在茨威格离世以后,于1942年在斯德哥尔摩出版。

在这部作品里,茨威格把个人命运与时代融为一体,通过自己所经历的人与事,展示了他生活过的城市和国家的文化生活风貌,记录了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夜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动荡的欧洲社会,描述了他与一些世界闻名的诗人、作家、雕塑家、音乐家交往的情景,批露了世界文化名人鲜为人知的生活轶事,同时穿插了作者各种细腻的心迹。茨威格从出生的城市维也纳和自己的犹太家庭写起,一直写到1939年9月已满60岁的时候,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认为,这是“我们这些六十岁人的时代彻底结束”。

斯特凡·茨威格(StefanZweig,1881-1942)

奥地利小说家、诗人、剧作家和传记作家。

出身富裕犹太家庭,青年时代在维也纳和柏林攻读哲学和文学,日后周游世界,结识罗曼·罗兰和弗洛伊德等人并深受影响。创作诗、小说、戏剧、文论、传记,以传记和小说成就最为著称。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从事反战工作,是著名的和平主义者。一九三四年遭纳粹驱逐,先后流亡英国和巴西。一九四二年在孤寂与幻灭中自杀。

代表作有短篇小说《象棋的故事》《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回忆录《昨日的世界》,以及作家和历史人物传记《三大师传》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恰恰是流离失所的人才能够获得一种新含义的自由,只有与一切失去联系的人才会无所顾忌。95 人
  2. 今天的人把宽容视为软弱,而那时的人把它看作一种道德力量。64 人
  3. 一个人必须永远服从国家的要求,作为最愚蠢政治的牺牲品,去适应最离奇的变化,尽管他竭力保护自己,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卷进去。60 人
  4. 只有那些对未来充满信心无忧无虑的人,才能尽情享受眼前的好生活。44 人
  5. 在我们的时代之前,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既没有露出魔鬼般的嘴脸,也没有创造出惊人的奇迹。40 人
  6. 按照那个时代的真正意向,学校的使命与其说是引导我们前进,毋宁说是阻止我们向前;不是把我们培养成有丰富内心世界的人,而是要我们尽可能百依百顺地去适应既定的社会结构;不是提高我们的能力,而是限制我们的能力,消灭我们之间的差异。38 人
  7. 一个人的肌肉误了锻炼,以后还可以补上;而智力的飞跃,即心灵中那种内在的理解则不同,它只能在决定性的那几年里成型;只有早早地学会敞开自己心扉的人,以后才能把整个世界包容在自己的心里。38 人
  8. 当时人们认为,他们的生活能够完全阻止厄运的入侵,这种感人的信念是非常危险的自负,尽管他们对生活的态度谦虚又正派。36 人
  9. 一个以不诚实的态度压制人的自然本性而犯了罪的社会,总是最残酷地对待那些泄露了它的秘密并将之公之于世的人。36 人
  10. 我们这一代人学到了一种极好的技巧:对失去的绝不缅怀。33 人
  11.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忽然被抛进大千世界,无数波浪从四面向我们袭来,我们对一切都兴致盎然,有些我们喜欢,有些我们厌烦,时时刻刻都在出现微微的不安,我们感受着,而我们感受到的,却被各种尘世的纷扰冲散。——歌 德30 人
  12. 被理想主义蒙蔽的那代人抱着乐观主义的幻想,他们以为科技进步必然带来人类道德的迅速提高,这同我们今天幻想把“安全”这个词从词汇表中抹掉一样,是十分可笑的。30 人
  13. 所谓的文化难道不是用艺术和爱情编织的精品给粗鲁的物质生活蒙上一层最美好、最温情和最精纯的色彩吗?30 人
  14. 他觉得这种隐藏在内心的骄傲,比显露出来更加重要。29 人
  15. 在维也纳,每当有历史意义的房子被拆除时,都像抽走了我们的一部分灵魂。29 人
  16. 后来我才知道,人生的道路是由内因决定的;我们的道路往往偏离我们的愿望,而且是极混乱的、没有道理的,但它终会把我们引向我们自己看不见的目标。29 人
  17. 但是,所谓的文化难道不是用艺术和爱情编织的精品给粗鲁的物质生活蒙上一层最美好、最温情和最精纯的色彩吗?26 人
  18. 过了好多年以后我才懂得,就是折磨、迫害和孤单的不断升级和强化,也不会把一个人摧垮。生活中的一切重大事情都是这样。一个人获得这类认识,从不是通过别人的经验,而始终只能从自己的命运中获得。26 人
  19. 今天,我们心神不宁地怀着破碎了的心情,像个盲人在恐怖的深渊中四处摸索,我依然能从中看到曾照耀我童年的星辰,用这种继承下来的信念,认为这种倒退只是“前进”过程中的一个间歇,以此来安慰自己。25 人
  20. 凡是受到压抑的东西,它总想方设法为自己寻找一条出路,哪怕是一条曲折道路。24 人
  21. 由于这种不断地彼此沟通和互相参与,再也没有安全和保险的地方了。现在无一处可逃避的地方,没有可以用钱买来的安宁。命运之手无时无刻不在抓住我们,把我们拖进没完没了的戏弄之中。23 人
  22. 我成了一个手无寸铁、无能为力的见证人,目击人类想象不到地倒退到早已被人遗忘的野蛮时代中去,这是一种有自觉纲领的反人道主义的野蛮。22 人
  23. 犹太人真正的愿望,他们的潜在理想,是提高自己的才智,使自己进入更高的文化层次。22 人
  24. 在维也纳,唯有在艺术面前,大家才是平等的,拥有相同的权利;爱护艺术是大家的共同义务。22 人
  25. 只有早早地学会敞开自己心扉的人,以后才能把整个世界包容在自己的心里。22 人
  26. 但是我们这些年轻人完全沉浸在对文学的偏爱之中,很少注意我们的国家所面临的危险,我们的眼睛只盯着书籍和绘画。我们对政治和社会问题毫不感兴趣,那些刺耳的争吵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意义呢?当全城为选举激动不已时,我们去了图书馆。当群众暴动时,我们正在写作和讨论诗文。我们没有看到墙上着火的信号,而像古时的伯沙撒国王一样,无忧无虑地品尝美味的艺术佳肴,没有警惕地向前看一眼。直到几十年后,当屋顶和墙垣倒在我们头上时,我们这才明白,地基早已被挖空。随着新世纪的开始,个人自由已在欧洲没落。22 人
  27. 命运总是知道怎样把它需要的人找来,去完成自己神秘的使命,尽管这个人在命运面前想躲藏起来,但无济于事。22 人
  28. 从此,我的外在生活完全自由了,迄今为止的全部岁月,都是为了取得同样的内心的自由而斗争,但这种斗争在我们这个时代变得越来越艰巨。22 人
  29. 人的一生中所忘掉的一切,本就是应该忘却的,这是人的内在本能早已决定了的。21 人
  30. 这座城市的每个市民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培养成超民族主义者、世界主义者和世界公民。20 人
  31. 不热爱文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维也纳人;同样,不会享受安逸舒适的生活、缺乏审美意识,也不是一个地道的维也纳人。20 人
  32. 因为在这个敌视一切艺术、一切收藏品的时代,我们这些被追逐被驱赶的人必须重新学会一种新的艺术,即舍得放弃的艺术,同我们过去视为骄傲和热爱的一切诀别。20 人
  33. 青年人的朝气、自信、大胆、好奇、欢乐——这些在今天受我们羡慕的素质,在那个一味追求“持重”的时代,却被看成靠不住的表现。19 人
  34. 严格的条例、无情的监督、社会的谴责,不过是针对成千上万的妓女大军罢了,而她们却用自己的肉体和被凌辱的心灵去维护那个反对自由和自然爱情的、早已腐朽的旧道德观。19 人
  35. 因为在这一个小时内,我看到了一切伟大的艺术的永恒的秘密,也就是人世间一切艺术创作的秘诀:全神贯注,不仅思想集中,而且要集中全身精力;每个艺术家都要忘掉自我,忘掉周围整个世界。在这里,我学到了这点对我毕生有用的教益。19 人
  36. 战争和理性等正常的感情是不相容的。因为战争需要感情的冲动,需要有为自己事业而奋斗的热情,还要有对敌人的仇恨。19 人
  37. 那是无知的一代人的战争,恰恰由于各国人民相信自己这一方完全是正义的,才铸成了战争的最大危险。19 人
  38. 出路只有一条:在别人头脑发热大声喧闹的时候,退回到自己的内心并保持沉默。19 人
  39. 我在这里第一次学会了如何正确地观察一个典型的职业革命家:他永远反对与自己无关的事,他觉得这样就能提高自己的地位,他不得不死守这个教条,因为他本身就没有一个正确的立场。19 人
  40. 与我的愿望相悖,我见证了理性遭到最可怕的失败,而野蛮获取最大的胜利;过去从没有过像我们这一代人的经历,道德从如此的精神高度坠落到如此低下的地步——我这样说绝非出于高傲,而是饱含着耻辱。18 人
  41. 在一个理性的时代看来,任何激烈的暴力行动都是不可能发生的。18 人
  42. 被世界人民称颂的十九世纪维也纳文化的十分之九,是维也纳犹太人促成和哺育的,甚至是他们自己创造的。18 人
  43. 社会风尚给人们自由时,国家却限制他们;国家给予人们自由时,社会风尚却来奴役他们。18 人
  44. 巴黎只知道对立的事物可以并存,不知道什么上等和下等。18 人
  45. 我们一生中每时每刻都与世界命运联系在一起。我们远远超出了自己狭隘的生活小圈子,分享着时代和历史的苦难和欢乐,而以前他们只局限于自己的小圈子。因此,我们坚定地说,今天我们每个人,纵然是我们当中最微不足道的,对现实的认识都要比我们祖先中圣贤的认识高过千倍。不过,我们从中并没有占到便宜,而是为此付出了代价。17 人
  46. 我们在奥地利混乱的那几年里,反而更喜爱艺术,因为金钱的背叛,反而使我们觉得,我们心中永恒的东西——艺术——才真正可靠。17 人
  47. 在那些决定时代命运的巨大运动开始之时,恰恰是历史本身阻碍了同时代人对它们的认识,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17 人

喜欢「昨日的世界」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