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酒屋的规则

苹果酒屋的规则

读客外国小说文库

8.42906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62.99¥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7-10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怪不得是村上春树的偶像!

·美国国家图书奖获奖作家、奥斯卡金像奖改编剧本奖得主约翰·欧文!

·我们一生中,总会因为一个重要的人突然离开,而忽然成长。

·当代文坛小说宗师、“狄更斯再世”约翰·欧文代表作。

·Goodreads评论多达14万条,已译成35种语言风靡40多国。

·《纽约时报》《时代周刊》《波士顿环球报》《泰晤士报》等权威媒体重磅推荐!

·村上春树:读欧文的书会上瘾,他的读者都变成了瘾君子。

·《泰晤士报》:《苹果酒屋的规则》戏谑、凝练,从中可见大师级的纯熟技巧。这本独特至极的书,一旦读了就永远不会忘记。

·《每日电讯报》:《苹果酒屋的规则》这本书,无法描述,无法不爱!

·《第二十二条军规》作者约瑟夫·海勒:《苹果酒屋的规则》无论题材还是创意,都属一流。引人入胜,动人心弦,给人彻头彻尾的满足感。

·《时代周刊》:欧文被广大读者钟爱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欧文笔下的世界,就是每个人眼中的世界。

这本温情的书,如加州的阳光一样“治愈”。让我们知道:我们也许一无所有,可在重要的人眼里,我们就是“缅因州王子”和“新英格兰国王”。

这个故事里的人,都在摸索人生的规则,也在作出人生的选择。

一个年轻人,厌倦了自己的生活,一心想看外面的世界,追求自由而有意义的生活。

终于,在苹果酒屋,他看到了世界的精彩,也看到了谎言、荒谬甚至丑恶。他看到了从没看过的大海,吃到了从没吃过的龙虾,找到了一份有意义的工作,也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孩。

直到有一天,一个在他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人不在了,他明白了人生的规则,也忽然明白了自己该作的人生选择。

我们一生中,总会因为一个重要的人突然离开,而忽然成长。

约翰·欧文(John Irving)

当代文坛无可争议的小说宗师,被公认为在世作家中数一数二的角色。他的作品在赢得文坛推崇的同时深受大众喜爱,被翻译成35种文字,世界各地的书店里几乎都能买到欧文的小说。评论界认为欧文是罕见的承袭了现实主义文学精髓的作家,将他誉为“狄更斯再世”。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曾表示,欧文是自己的文学偶像之一,他曾将欧文作品译介到日本,采访过欧文,还与欧文在纽约中央公园一同慢跑。

欧文作品曾三次入围美国国家图书奖,1980年凭借《盖普眼中的世界》摘得桂冠。

欧文作品在好莱坞也炙手可热,曾有5部小说被改编成电影,他本人也是一名杰出编剧。1999年,欧文以《苹果酒屋的规则》拿下奥斯卡金像奖改编剧本奖。

欧文1942年生于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埃克塞特,全职写作之前,曾当过二十年的摔跤手。他先后养过两只棕色拉布拉多犬,分别取名为“狄更斯”和“勃朗特”。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她习惯用各种不同颜色的笔批改作业,那些作业经她批改之后,看起来就像是两个文化程度不高的国家在交战后签署的内容一再修订的协议。4 人
  2. 韦尔伯·拉奇曾经写道:“所谓青春期,是否就是指我们在一生中,头一次发现自己有某些可怕的东西,需要对那些爱我们的人隐瞒?”4 人
  3. 第1章 孤儿院的孩子2 人
  4. 在安琪拉护士的脑海里,装满了各种新奇有趣的名词,她别出心裁地将它们用作姓氏,如梅波、菲尔兹、史东、希尔、诺特、戴伊、华特斯等;至于名,则借用她家里那些已经过世的宠物的名字,尽管也不算富有创意,如菲力克斯、富兹、史莫奇、山姆、斯诺伊、乔、卷毛头、艾德等等。2 人
  5. 当时来这里的人笃信天主教,喜欢在所有东西前面都加上一个‘圣’字,似乎这样就能赋予它们某种高贵的色彩,而这种高贵的色彩是它们天生难以拥有的2 人
  6. 人体的构造无疑包含着孕育孩子的目的,可人们内心却又矛盾重重。2 人
  7. 说实在话,荷马很喜欢这种有规律的生活,喜欢在雪地上步行,喜欢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孤儿们比别的孩子更喜欢日复一日的安定生活。凡是能够持续不变、保持原样的东西,他们都会视若至宝。2 人
  8. 这家人一个个自恃清高,道貌岸然,以改变社会为己任,同时又刻意将生活过于简单化,令人感觉乏味至极。2 人
  9. 过,荷马仍然明白,她们离去时,并没有完全解决来时的问题。那些人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痛苦的人,难怪她们要趁着天没亮就离去。在华特维尔的德勒帕家过感恩节的这个晚上,一心想让自己早点儿入睡的荷马·威尔士,不仅看见了那群在大雪中离去的母亲,眼前还浮现出了其他的情景。当他晚上无法入睡时,他常常想象自己与她们一起坐上马车,然后转火车,跟她们回家。他甚至在那群人中认出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并悄悄地跟在她身后。可是他看不清她的模样,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从哪里来、是否还要回去。他更不清楚自己的父亲是谁,她是否正要回到自己父亲身边去。荷马·威尔士与大多数孤儿一样,常常在幻想中看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可他们却总是不认识他。他从小就喜欢直愣愣地盯着大人看,被发现时往往很难为情。他的目光中有时充满依恋,有时却是一种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的不自知的敌意。2 人
  10. 说实在的,他有生以来,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喜欢自己,他觉得他已经快要找到自我,知道该如何作一个有用之人了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