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

白痴

9.1119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8.99¥1.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1-2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白痴》系19世纪俄国大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重要作品之一。

小说描写19世纪60年代出身贵族的绝色女子娜斯塔霞常年受地主托茨基蹂躏,后托茨基愿出一大笔钱要把她嫁给卑鄙无耻的加尼亚。就在女主人公的生日晚会上,被人们视为白痴的年轻的公爵梅诗金突然出现,愿无条件娶娜斯塔霞为妻,这使她深受感动。在与公爵即将举行婚礼的那天,娜斯塔霞尽管深爱着公爵,但还是跟花花公子罗果仁跑了,最后遭罗果仁杀害。小说对农奴制度改革后俄国上层社会作了广泛的描绘,涉及复杂的心理和道德问题。善良、宽容的梅诗金公爵无力对周围的人施加影响,也不能为他们造福,这个堂吉诃德式的人物的徒劳努力,表明作者企图以信仰和爱来拯救世界的幻想的破灭。

陀思妥耶夫斯基(Ф.М.Достоевкий,1821~1881),俄国19世纪文坛上享有世界声誉的一位小说家,他的创作具有极其复杂、矛盾的性质。

陀思妥耶夫斯基生于医生家庭,自幼喜爱文学。遵父愿入大学学工程,但毕业后不久即弃工从文。在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思潮影响下,他醉心于空想社会主义,参加了彼得堡进步知识分子组织的彼得拉舍夫斯基小组的革命活动,与涅克拉索夫、别林斯基过往甚密。

1846年发表处女作《穷人》,继承并发展了普希金《驿站长》和果戈里《外套》写“小人物”的传统,对他们在物质、精神上备受欺凌、含垢忍辱的悲惨遭遇表示深切同情。唤醒他们抗议这个不合理的社会制度。

《双重人格》(1846)、《女房东》(1847)、《白夜》(1848)和《脆弱的心》(1848)等几个中篇小说使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别林斯基分歧日益加剧,乃至关系破裂。后者认为上述小说流露出神秘色彩、病态心理以及为疯狂而写疯狂的倾向,“幻想情调”使小说脱离了当时的进步文学。

1849~1859年陀思妥耶夫斯基因参加革命活动被沙皇政府逮捕并流放西伯利亚。十年苦役、长期脱离进步的社会力量,使他思想中沮丧和悲观成分加强,从早年的空想社会主义滑到“性恶论”,形成了一套以唯心主义和宗教反对唯物主义和无神论,以温顺妥协反对向专制制度进行革命斗争的矛盾世界观。

他流放回来后创作重点逐渐转向心理悲剧。长篇小说《被伤害与被侮辱的人们》(1861)继承了“小人物”的主题。《穷人》里偶尔还能发出抗议的善良的人,已成了听任命运摆布的驯良的人;人道主义为宗教的感伤主义所代替。《死屋手记》(1861~1862)记载了作者对苦役生活的切身感受,小说描写了苦役犯的优秀道德品质,控诉了苦役制对犯人肉体的、精神的惨无人道的摧残,无情揭露了沙皇俄国的黑暗统治。

《罪与罚》(1866)是一部使作者获得世界声誉的重要作品。

《白痴》(1868)发展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主题,女主人公娜斯塔西亚强烈的叛逆性和作为正面人物的梅什金公爵的善良与纯洁,使小说透出光明的色调。但一些用以攻击革命者的“虚无主义者”形象,削弱了小说的揭露力量。

在《鬼》(1871~1872)中已没有被伤害与被侮辱者的形象,而只有对革命者的攻击了。

最后一部作品《卡拉马佐夫兄弟》(1880)是作者哲学思考的总结。作者以巨大的艺术力量描写了无耻、卑鄙的卡拉马佐夫家族的堕落崩溃。对颠沛流离、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们表示深厚同情,但也流露出消极的一面,例如认为只有皈依宗教才能保全道德的价值,只有宽恕和仁慈才能拯救人类社会等说教。

陀思妥耶夫斯基擅长心理剖析,尤其是揭示内心分裂。他对人类肉体与精神痛苦的震撼人心的描写是其他作家难以企及的。他的小说戏剧性强,情节发展快,接踵而至的灾难性事件往往伴随着复杂激烈的心理斗争和痛苦的精神危机,以此揭露资产阶级关系的纷繁复杂。矛盾重重和深刻的悲剧性。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善恶矛盾性格组合、深层心理活动描写都对后世作家产生深刻影响。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在一定的社会阶层,有时可以遇到这种无所不晓的先生,甚至相当常见。他们什么都知道,他们热衷于刨根究底的智力和能耐,以不可阻挡的势头全部用在这一方面,那当然是因为他们胸无大志、目光狭隘,——一位当代的思想家会如此说。其实,“无所不晓”这几个字所指的仅仅是一个有限得很的范围:某人在何处供职,跟哪些人有交往,有多少财产,当过什么省的省长,娶什么人为妻,得到多少陪嫁,与什么人是中表,与什么人是嫡堂,诸如此类,也不外乎此类。这种无所不晓者大抵衣着寒酸,袖子的肘部磨损得厉害,每月的薪水不过十七卢布。他们了解得如此周详的人,当然猜不透他们的动机何在;事实上,他们之中许多人拥有这些相当于整整一门学问的知识已经深感自慰,达到了自己尊敬自己的目的,甚至获得极大的精神满足。再说,它作为一门学问也是很诱人的。我见过许多学者、文学家、诗人、政治家也在这门学问中追求着或追求到自己的最大慰藉和最高目标,甚至全凭这一点飞黄腾达。30 人
  2. 死刑可怕的痛苦就在于此,在于明明白白地知道没有得救的希望。21 人
  3. 金钱的可鄙和可恨之处就在于它甚至能制造才干,而且还将继续制造,直到世界末日。21 人
  4. 美好者不知自身的价值,反而遭到嘲笑,于是引起同情19 人
  5. 恻隐之心是整个人类存在最主要的法则,可能也是唯一的法则。19 人
  6. 15 人
  7. 宗教感情的实质同任何错误或犯罪行为、同任何无神论都不相干;这里头不是那么个问题,永远不是那么个问题;这里头的问题各种各样的无神论永远只会擦着滑过去而永远不能说到点子上。15 人
  8. 煮鹤焚琴14 人
  9. 富贵不由我,贫穷非罪过14 人
  10. 聪明的“普通”人即便有时候(也可能是一辈子)把自己想象成旷世奇才,可是在自己心里总保留着一条怀疑的蛆虫,这条蛆虫能导致聪明人最后完全绝望;纵使认命屈服,也已经被深入骨髓的虚荣心彻底毒化。14 人
  11. 勃谿13 人
  12. 问题在于生命,仅仅在于生命,——在于发现生命的这个不间断和无休止的过程,而完全不在于发现本身!12 人
  13. 清癯10 人
  14. 擢升10 人
  15. 所有这些对命运作出的让步,所有这种令人恼火的紧巴巴的状态,都是他心中很深的创伤。10 人
  16. 陀氏把顺从和苦难加以理想化,否定激进道路和斗争手段,这是他历来遭到抨击和责难最多的要害。9 人
  17. 蹇剥9 人
  18. 如果你爱这个女人甚于世上的一切,或者你正在想象中预先品尝这种爱情的可能性,忽然看到她戴着镣铐在铁窗里边挨看守的棍棒,——那么,你得到的印象与公爵现在的感受庶几近之。9 人
  19. 造化喜欢并厚待这样的人,它会给普季岑的奖赏不是三栋,而一定是四栋楼,就因为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永远不能成为罗特希尔德。不过,造化的赏赐决不会再超过四栋楼,普季岑的事业也将到此为止。9 人
  20. 陀氏一生始终没能摆脱癫痫症对他生理上、精神上造成的巨大痛苦,而嗜赌成性和债务缠身又压得他经济上永世不得翻身。8 人
  21. 他对太太十分敬重,有时很有点儿怕她,甚至可以说爱她。8 人
  22. 这大概也是个有想象力和试图独立思考的人。8 人
  23. 说到底,姑娘们被赋予充分的自主权以后,自然不得不自己审时度势,事情必定大有进展,因为那时她们会把撒娇撒痴和挑精拣肥的脾性搁置一旁,乖乖地行动起来。做父母的只消比较警觉而又尽可能不动声色地注意,勿使作出奇怪的选择或发生不自然的偏差,然后抓住适当的时机一下子倾全力相助,运用全部影响拨正事态的发展趋向。8 人
  24. 谵妄8 人
  25. 东方与南方早已写遍8 人
  26. 勃谿8 人
  27. 因为你对一切都抱有欲望,你会把一切感情变成欲望。8 人
  28. 我经常向自己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对人人都爱,爱所有的人,爱一切邻人——这可能吗?当然不可能,甚至是不自然的。抽象地爱人类实质上几乎总是只爱自己。8 人
  29. 抽象地爱人类实质上几乎总是只爱自己。8 人
  30. 湫隘7 人
  31. 对杀人者处以死刑,是比罪行本身不知要重多少倍的惩罚。根据判决杀人,比强盗杀人不知要可怕多少倍。7 人
  32. 此时,公爵的眼神非常温顺,他的笑容决没有一丝半毫哪怕是隐蔽的恶意,致使将军骤然间克制住自己,并用另一种目光看了看这位客人;神态的转换是在一刹那的工夫中完成的。7 人
  33. 经常发作的癫痫把他弄成了一个白痴(公爵确实用了“白痴”这个词语)。7 人
  34. “要说娶她,我认为罗果仁明天就可以这样做;然而,过一个星期恐怕就会杀死她。”7 人
  35. “可见,已有经验摆在您面前:要真的每分钟都‘精打细算’,日子是没法过的。不知为什么,反正没法过。”7 人
  36. 一个有心而没有头脑的傻瓜,跟一个有头脑而没有心的傻瓜一样,都是可怜的傻瓜。7 人
  37. 从加尼亚的语气听得出来,他已经恼怒到了这等程度,那时一个人几乎自己欢迎这股怒气,不加任何克制地把自己交给感情摆布,并且越来越觉得这简直是一种享受而置一切于不顾。7 人
  38. 此刻,他脸上亲切的微笑与他不相配称,仿佛这笑容有什么地方破碎了,而巴尔菲昂无论怎样努力也没法把它拼凑拢来。7 人
  39. 缺乏独创性自古以来在全世界无时无处不被看作一个能干、勤恳、踏实的人必须具备的首要品质和最大优点,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这是最低估计)一贯作如是想,过去和现在顶多只有百分之一的人经常持不同的看法。7 人
  40. 人类的任何一种新思想,是天才的思想或者只是某人头脑里产生的一种有意义的思想,里边总会有某些东西怎么也没法使别人了解,哪怕您写下卷帙浩繁的皇皇巨著,花三十五年时间阐述您的思想,也总会有东西留下,怎么也不肯从您的头颅里出来,永远留在那里;您将带着这些东西死去,也许您的思想中最主要的东西却无人得知。7 人
  41. 的确,最糟心的莫过于做一个例如这样的人:手里有钱,出身清白,相貌可以,受过相当教育,人也不蠢,甚至心地善良,在这同时却没有任何才华,没有任何特点,甚至没有一点儿怪脾气,没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思想,无不“和大家一样”。7 人
  42. 其实,最主要、最剧烈的痛苦也许不在于身体的创伤,而在于明明白白地知道:再过一小时,再过十分钟,再过半分钟,现在,马上——灵魂就要飞出躯壳,你再也不是人了,而这是毫无疑问的,主要的是毫无疑问。6 人
  43. 菲立普·亚历山德罗维奇·巴拉什科夫6 人
  44. 美是很难评判的;我还没有作好准备。美是一个谜。6 人
  45. 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好奇地向公爵转过头来。“真的?”她问。“真的,”公爵轻轻回答。“一无所有,光一个人,您要?”“要,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6 人
  46. “她早就跟我谈过你的这档子事儿,刚才我又亲眼看见你跟那位小姐一起坐着听音乐。她向我起誓,昨天和今天都向我起誓,说你爱阿格拉雅·叶班契娜爱得神魂颠倒。我反正无所谓,这不干我的事:如果说你已不再爱她,她对你却还没有忘情。你也知道,她一定要你跟那位小姐结婚,她立誓非做到不可,嘻嘻!她对我说:‘否则我不嫁给你。什么时候他们进教堂举行婚礼,什么时候你我才能进教堂举行婚礼。’这里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闹不清,而且从来都不明白:要么她爱你爱得不得了,要么……既然她爱你,那为什么要你跟别人结婚呢?她说:‘我要看到他幸福顺遂。’可见,她还是爱你的。”6 人

喜欢「白痴」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