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之旅

铁道之旅

19世纪空间与时间的工业化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368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工业文明给人类的生产生活带来哪些变化,人们又是如何在这其中适应了工业革命带来的新规则、新秩序?

《铁道之旅》通过工业革命的代表之一—铁路——其创制、发展对于人类生活、生产方式的影响,试图重新思考工业文明如何发生于个体,而不仅仅只是简单的生产力、社会结构变化。

铁路出行给人们对于时间、速度、距离、危险、精神伤痛等方面的变化,以及对于城市—历史关系、事故、防御性措施等等方面的重新思考,试图去阐述,工业文明不仅在技术、建筑、生产生活方式带来改变,更重要的是,人们在这些变化其中,也发展出更多的设备、条例、思维去适应由工业革命带来的新规则、新秩序。

由此,工业化不仅是一场技术、生产方式的变革,也是人们精神与身体、行动与思维对新秩序、新制度的一次适应过程。

沃尔夫冈·希弗尔布施(Wolfgang Schivelbusch,1941-)

德国历史学家、文化研究学者,1972年于柏林自由大学获博士学位,研究领域为文学、社会学和哲学,现居纽约、柏林。沃尔夫冈是一名独立研究者,不供职于任何一家研究机构,他以精神史研究路径而被人广泛熟知,在观念史与文化史研究领域也有所建树,他将埃利亚斯视为主要的影响以及灵感来源之一。2003年于柏林获海因里希·曼艺术学院奖,2013年于汉堡获莱辛城市奖。

他的主要作品有:《远距离关系:法西斯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罗斯福新政(1933-1939)》《铁幕之前:柏林的思想生活(1945-1948)》《光芒,闪烁和幻想:20世纪的电气照明》《光明:19世纪人造光的历史》等。

金毅(译者)

四川泸州人,北京大学社会学学士、硕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人文地理学与城市研究专业博士在读。铁道旅行爱好者,见习火车迷。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运动不再从外部来源获得,而是以某种方式自行创造出来——通过这种方式,蒸汽机似乎成为了哥白尼革命在机械领域的对应物。5 人
  2. 康德描述道,那些欣赏夜莺之歌的人,一旦发现那不过就是一件机械仿制品,而觉得原创性被复制所剥夺,厌恶就会重现。4 人
  3. 铁路并没有像马车和公路那样,将自己嵌入景观的空间之中,而似乎是穿了过去。4 人
  4. 与司机不同,旅客几乎不可能向前看:因而他们能看到的,就只有转瞬即逝的景观。4 人
  5. 19世纪初,人们用“时间和空间的湮灭”(annihilation of time and space)这个惯用语,来形容自然空间在被铁路剥夺了曾有过的绝对力量之后,所要面临的新处境。移动不再依靠自然空间的条件,而是以一种机器力量为基础,为自己创造出了新的空间性。3 人
  6. 一旦对于体能耗尽的感官觉知消失了,对于空间距离的觉知也就丧失了。3 人
  7. 那些被铁道连接起来并接入大都市的区域,那些被现代运输从自身的地方关系中扯出来的物品,都面对一种共同的命运,那就是失去它们的承传之地,失去它们传统的空间——时间存在,或者用瓦尔特·本雅明的一个词来概括——失去它们的“灵晕”(aura)。3 人
  8. 景观的丧失,对所有感觉都造成了影响。3 人
  9. 在美国,铁路和铁路车厢的发展进程截然不同,这表明,包厢在很大程度上展现了欧洲的传统与阶级关系,而且它绝不是铁路旅行的“自然”形式。3 人
  10. 在英格兰,一条线路会建得尽可能笔直,一方面是因为铁路技术倾向这样做,另一方面则是出于经济原因:劳动力便宜但土地昂贵,因而需要建设隧道、路堤和路堑,以便轨道能够以直线延伸,从而将土地支出降到最低。美国的状况截然相反,也造就了完全相反的结果。劳动力昂贵,土地几乎一文不值。为了符合“用自然资源替代资本”这个原则,美国铁路不会穿过自然障碍以直线行进,而是像河流一样绕开它们。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