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

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

7.5114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2.00¥11.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2-04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博尔赫斯笔下博闻强识的富内斯和部落老人篝火旁的娓娓道来,我们称之为肉身的记忆;石洞壁上的楔形文字和哥特教堂矗立的尖顶,我们称之为矿石的记忆;然而散发出最浓郁的知识芬芳和铭刻下最隽永的历史选择的,却是纸张书籍上的文字,我们把这种最美好的形态称作植物的记忆。

该书是艾柯关于爱书藏书的总结,横跨历史、文学、美学与科学的多元向度,畅谈奇书逸事,关于书的意义与价值,关于阅读的必要,关于爱书人无可自拔的执迷。从对纸质书籍本真的热爱到对电子书自我认同的奇想,从对藏书世界奇闻异事的精彩讲述到对一本古书扑朔迷离的起源的细致考察,艾柯对于书籍的热爱有着一种传教士的热忱,相信爱书教的虔诚信徒们定可以在他的这本书中找到真义。

翁贝托·艾柯(Umberto Eco),1932年出生于意大利皮埃蒙特大区,年轻时遵从父愿进入都灵大学修习法律,随后辍学,不顾父亲的反对改修中世纪哲学与文学。博士毕业后他成为了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文化部的编辑,同时在都灵大学任教。如今的艾柯是一位享誉世界的意大利学者、中世纪学家、符号学家、作家与藏书家,学术研究纵横古今,小说随笔睿智幽默。艾柯个人藏书超过三万册,散布在各地的家中,其中有超过一千两百册珍本。

《剑桥意大利文学史》将艾柯誉为20世纪后半叶最为耀眼的意大利作家,并盛赞他那“贯穿于职业生涯的‘调停者’和‘综合者’意识”。艾柯有着轻松游走于多个世界的才能,既不保守也不偏激,正是这种能力使得他的作品辽阔繁复,又富有趣味,令读者在跟随他的头脑风暴中,也品尝到多重世界的魅力。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书籍的虔诚信徒们定可以在本书中找到爱书的真义。37 人
  2. 塞内卡说过的话,没有文字的闲暇时光对于有生命的人来说就是死亡和坟墓,因此只有跟书籍和文字的交流才是人类的生命所在。26 人
  3. 书籍是为生命买的保险,是为得到永生的一小笔预付款。22 人
  4. 看完一本书之后就将其抛弃,就好像刚刚跟一个人发生了性关系就再也不想见到他一样。18 人
  5. 正如瓦莱里所说:“作为我自己,无论何时,我都是一个庞大的记忆实体。”13 人
  6. 但是正如最绝对的噪音与宁静之间只是一线之隔,信息的过于充实可能引起绝对的无知。13 人
  7. 博尔赫斯笔下博闻强识的富内斯和部落老人篝火旁的娓娓道来,我们称之为肉身的记忆;石洞壁上的楔形文字和哥特教堂矗立的尖顶,我们称之为矿石的记忆;然而散发出最浓郁的知识芬芳和铭刻下最隽永的历史选择的却是纸张书籍上的文字,我们把这种最美好的形态称作植物的记忆。12 人
  8. 对于任何人来说,古老的文献和书目是知识的根源,12 人
  9. 书籍令我们愉悦,知识向我们微笑,在生活不如意之时,它也给我们带来安慰。它坚韧我们的意志,坚定我们每次重要的抉择。艺术和科学,它们的本质难以触摸,但其根基都是书籍。我们敬仰书籍那无与伦比的力量,通过它们,我们可以找到空间和时间的尽头,看清是与非,目光几乎深入到永恒的镜面。11 人
  10. 记忆有两个功能。其一,众所周知就是把我们在之前经历中获得的数据保存在脑中;而另一个功能则是过滤这些数据,去除一些而保存下其他的。10 人
  11. 当所有的一切都有被记忆的价值时,那一切都没有了意义,需要忘却。10 人
  12. 跟那些不识字的人(或者是识字但从来不看书的人)相比,我们的财富就是,他们活了一次,而我们则经历了好几次生命,然而这种人生的单薄是我们无法体会的。9 人
  13. 一本书并不是由于记录思想而阻碍思想发展的机器,而是制造“解析”的方式,也就是生产全新思想的机器。9 人
  14. 在印刷的形式下,思想比以往变得更易不朽;它可以飞翔,不易捉摸,不能毁坏。它和空气融合在一起。在建筑的时代,思想就是一座山,强有力地占据了一个时期,占据一个地点。而现在,思想变成了一大群鸟,飞散在空中,一下子就占据了空间中所有的点。9 人
  15. 自从亚当时代开始,人类就表现出两个弱点,一个是肉体上的,一个是精神上的:肉体方面,人迟早会死去;精神方面,他们面对这必会到来的死亡感到痛苦。7 人
  16. 矿物记忆7 人
  17. 祭司们用眼睛译出上面同心圆里的词语,回忆在这个世界最初的六千年里——从最不易被记起的郎都斯丹塔到格罗尼天主教堂——建筑物是如何成为人类伟大的文字表达方式的。7 人
  18. 我当时的阅读也无疑是唯美主义的,新歌特式的,颓废式的。7 人
  19. 他以一种无比美丽的虚伪沉浸在这奢华的精神游离之中,同时感受着自己的道德与谦逊。7 人
  20. 在我死后的不可思议的未来,谁还会阅读呢?打印的页面只是五百年的短暂奇迹而已。6 人
  21. 信息的过于充实可能引起绝对的无知。6 人
  22. “书”的希腊文biblos和拉丁文liber的词源都来自树皮。6 人
  23. 植物记忆的普及拥有好似民主制度所带来的一切缺陷:在一个民主政体里面,为了允许所有的人讲话,必须给那些没头没脑的人,甚至是流氓混蛋讲话的机会。6 人
  24. 每种兴趣爱好都会产生独特的盲目崇拜形式。6 人
  25. 如果读书的经历仍然让你们感到恐惧的话,不要害怕,开始在厕所里读书吧。你们会发现自己也有读书的热忱。6 人
  26. 他是一个多种形状的世界、瞬息变化的世界、一个精确得几乎让人无法容忍的世界孤独而又清醒的旁观者。5 人
  27. 这种选择性的记忆对于个体生存非常重要,同时在社会层面,对于个体在群体中生存也同样至关重要。5 人
  28. 有机记忆5 人
  29. 但是正如最绝对的噪音与宁静之间只是一线之隔,信息的过于充实可能引起绝对的无知5 人
  30. 植物记忆5 人
  31. 现在的问题反而是过剩的问题(对于书籍本身来说也是如此)、选择的困难,以及没有辨别能力的危险。5 人
  32. 收藏书籍,即使是那些小范围内的收藏或“当代派的”收藏,都常常是一种慈善行为,我意指这是一种生态关怀,因为我们需要拯救的不仅仅是鲸鱼、地中海僧海豹和马西干棕熊,还包括书籍。5 人
  33. 雨果说,建筑(他眼前是很多十九世纪初期的糟糕建筑)注定要走向没落,它变得枯竭,衰弱,被剥光了衣服,普通玻璃代替了彩绘玻璃。而印刷术则不断增长壮大,形成了现代世界里最巨大的建筑物,一个在不断地、永无止境地扩大的智慧蚁穴。“它是人类的第二座巴别塔”。5 人
  34. 我不知道能否一直坚持下去。我是一本分裂的书,拥有很多生命、很多灵魂就如同没有任何生命和灵魂,此外我还要小心不要爱上任何一篇文章,因为第二天我的使用者就很可能将其删除。5 人
  35. 记忆一切也就意味着不辨别任何事物:4 人
  36. 无论书的形式如何,它都使得文字能够个性化:文字代表了一部分记忆,尽管是有选择性的,但却是根据个人的愿望来选择的。4 人
  37. 阅读变成了对话——这正是书籍的矛盾所在——但并不是跟我们面前真实的人对话,他可能在几个世纪之前就去世了,他只活在这些文字当中。4 人
  38. 面对书籍的时候,我们就有像富内斯面对自己的无穷无尽的感知力一样的危险:当所有的一切都有被记忆的价值时,那一切都没有了意义,需要忘却。4 人
  39. 然而我们必须能够和生命中的书籍建立起恋爱关系。4 人
  40. 在我们的知识范围内,今天没有任何挽救公共图书馆中所有现代书籍的无痛方法,而那些私人图书馆中书籍的命运则已经无可避免地被宣判了:在一个世纪之内,它们就将全部消失。4 人
  41. 但是当说到文字的时候:“这件发明,我的国王,”图提说道,“可以使埃及人更加智慧,有更好的记忆力,因为它是医治教育和记忆力的良方。”国王回答说:“多才多艺的图提啊,能创造一种技艺的是一个人,能权衡应用这种技艺利弊的是另一个人。现在,你是文字的父亲,由于笃爱它,你恰恰把文字的功用说反了。实际上,它会使得那些学会文字的人们善忘,因为他们不再努力记忆,而是信任书文,只凭借外在的符号,而不再依靠内在的脑力……”4 人
  42. 有一个关于杰尔博托·达乌里拉克(也就是十一世纪在位的教皇西尔维斯特二世)的传说,他非常爱书,一天他用皮制的浑天仪换得了一本很难得的卢卡诺的《法沙利亚》(Farsaglia)的手稿。杰尔博托并不知道卢卡诺没有完成他的史诗,因为书还没写完,罗马皇帝尼禄就命他切断血管自尽。于是他得到了这珍贵的手稿却发现它是不完整的。每一位爱书的人,当他核对了刚刚买到的书而发现它是不完整的时候,都会把书退还给书商。杰尔博托为了追回余下的损失,决定切开浑天仪而只交付其中的一半。4 人
  43. 原教旨主义毁书者并不憎恨书籍本身,而是惧怕里面的内容,不想让其他人阅读。4 人
  44. 美须具备三个条件或者说特点:完整性(因为不完整的东西我们认为是丑陋的),匀称性和色彩的清晰或明亮。4 人

喜欢「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