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子

石榴子

免费试读11,800 阅读

第六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 一种人生组 入围作品

查看比赛详情

作品简介

在这个世界,我们总会碰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一桩事,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着迷,这样相信,或这样惭愧,这样忧伤,你也不明白在这个人面前或在整件事里,你自个儿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每回想起来又莫名其妙觉得幸运,好像被带去一处人烟稀少、水波微茫的地方,见过一场最热烈的日出,水面上霞光悠长,雅雀无声。尽管俄而转身,天幕重又拉上,而你回到人间,剩下的时间只够用来怀念那一片光影。但,无论如何,它让你不再觉得生命是一种浪费和贫乏。

神性在此世是否还有可能,这是本文试图处理的主题之一。表面上,它伪装成了一个风尘女子久久难忘的心事,或一段青梅竹马、不离不弃的忠贞,但所有陷落和挣扎,都有一个共同的来源,即不可言说的绝对者,那是光,落在不同的人身上,分得不同的影子。

故事最初的灵感来源于毛姆小说《刀锋》里苏珊和拉里的一段故事,苏珊是《刀锋》里个人最喜欢的一个人物,但毛姆着墨不多,所以忍不住想用自己的笔调重新来写这样一个人物。那些由个体的爱走向纯粹之地的神奇命运,总是令我着迷,这个时代,个人得以超拔尘世之上的方式,是否仅存此一途径,我并不确定,也因此,无法用确实的、明晰的文字去描述,只是小心控制每个字的节奏,以期它能叩开某扇还未完全紧闭的门。

作者自述

大部分中文世界描述的都是肉身经验,而绝少神性,传统文学中尚能见得的仙境之感也几已灭绝。近几年接触的,是黄永玉先生《无愁河的浪荡汉子》里有神性之美,湘西文学接续了沈从文一脉,并未断裂。

试图为这个时代写作,也为所有的时代写作。这个时代怎样可以并列如所有的时代中,需看一支笔能否把超拔的、凌空的仙意赋于此时此世的现实。

走吧,永恒的道路!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作品是作者褪落的皮,是他自我生命的某部分延续,有个人比你更爱你衍生出的那部分自我,这将令创作者眩晕,膨胀,并失去清醒的判断。16 人
  2. “其实真是差一点点呢。他那种人,就像天上落的雨,撒下的光,家家门前流过的河,到得了每一个人那儿,却没法属于任何一个。真要爱上了,肯定要叫人完蛋的。”14 人
  3. 西蒙娜·薇依据此发展她对神圣性的理解,尘世中,神性的美呈现为世界之美,对灵魂而言,它犹如一个圈套,一旦进入即为之捕获,在放灵魂重回自然前,神悄悄让灵魂吃下一粒石榴子,从此,11 人
  4. 用她的话讲,就是在这个世界,我们总会碰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一桩事,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着迷,这样相信,或这样惭愧,这样忧伤,你也不明白在这个人面前或在整件事里,你自个儿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每回想起来又莫名其妙觉得幸运,好像被带去一处人烟稀少、水波微茫的地方,见过一场最热烈的日出,水面上霞光悠长,雅雀无声。尽管俄而转身,天幕重又拉上,而你回到人间,剩下的时间只够用来怀念那一片光影。但,无论如何,它让你不再觉得生命是一种浪费和贫乏无味。10 人
  5. 就是因为他们太像样太漂亮了,想做体面人,有意思的地方就得藏起来,慢慢就越来越少。”9 人
  6. 不,声音不能被制造,只能被听见。”7 人
  7. 黄杨树的大叶子在风里猛摇,呼唤我们消失到宇宙的荒野中那里我们将坐在一棵树下永远活着,像尘埃。6 人
  8. 整个屋子连长长的过道都笼罩着一片安静优美的光,月亮总是很亮,她赤脚踩过一地水银,好像趟过一片深邃清凉的时间,那儿水光氤氲,绿枝低垂,不见来路,也无归处,而她亦因此脱落了尘埃,素手青条,红妆白日正鲜。5 人
  9. 他不再去想那折磨他的难以抵达之地,他试图挣扎的,他苦苦寻找的,他念念不忘的,甚至有关他自己的一切,他都渐渐不再记得了,他只知道,所有走过的、经历过的、这一刻脚下踩着的,都是那里,也都是这里,他不再需要离开一个地方去寻找另一个,不需要抵抗什么来保存什么,那些他放弃的也是捆住他的,他克服的也是打败了他的,如果他曾经把过去裹成一个个坚硬的茧,那么后来他知道,所有的茧都可以孵出会飞的翅膀。5 人
  10. ,就是在这个世界,我们总会碰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一桩事,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着迷,这样相信,或这样惭愧,这样忧伤,你也不明白在这个人面前或在整件事里,你自个儿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每回想起来又莫名其妙觉得幸运,好像被带去一处人烟稀少、水波微茫的地方,见过一场最热烈的日出,水面上霞光悠长,雅雀无声。尽管俄而转身,天幕重又拉上,而你回到人间,剩下的时间只够用来怀念那一片光影。但,无论如何,它让你不再觉得生命是一种浪费和贫乏无味。4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