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的未来

怀旧的未来

哈佛比较文学教授博伊姆探讨“怀旧”问题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229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9.00¥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8-11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从多角度考察了怀旧这种社会现象。第一部从波德莱尔的意象、本雅明的“历史的天使”讲到好莱坞的恐龙和虚拟空间,追述怀旧从十七世纪的“疑病”演变为不可医治的现代症状的历史。第二部着眼于城市和后共产主义的记忆,描写莫斯科、圣彼得堡和柏林的变迁以及东西欧的关系。第三部写流亡者想象中的家园,包括移民美国的俄国作家纳博科夫、诗人布罗茨基、艺术家卡巴科夫等。各种形式的怀旧反映出多元意识形态与文化传统之间、社会与个人之间的复杂碰撞。作者提出主要有两类怀旧:修复型的怀旧试图超历史地重建失去的家园;反思型怀旧则关注人类怀想和归属的模糊涵义,不避讳现代性的种种矛盾。

斯维特兰娜·博伊姆,出生于前苏联列宁格勒,1988年在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现任哈佛大学斯拉夫文学与比较文学教授,也是传媒艺术家和作家。主要著作有:《俄国日常生活神话学》(1994)、《怀旧的未来》(2001)、《尼诺奇卡》(小说,2003)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怀旧本身具有某种乌托邦的维度,只不过不再是指向未来。有时候,怀旧也不是指向过去,而是指向侧面。怀旧者感到被窒息在时间和空间的常规界限之中。9 人
  2. 怀旧不仅是个人的焦虑,而且也是一种公众的担心,它揭示出现代性的种种矛盾,带有一种更大的政治意义。9 人
  3. 怀旧——英语词汇nostalgia来自两个希腊语词,nostos(返乡)和algia(怀想),是对于某个不再存在或者从来就没有过的家园的向往。怀旧是一种丧失和位移,但也是个人与自己的想象的浪漫纠葛。怀旧式的爱只能够存在于距离遥远的关系之中。怀旧的电影形象是双重的曝光,或者两个形象的某种重叠—家园与在外飘泊。过去与现在、梦景与日常生活的双重形象。8 人
  4. 从更广泛的意义上看,怀旧是对于现代的时间概念、历史和进步的时间概念的叛逆。怀旧意欲抹掉历史,把历史变成私人的或者集体的神话,像访问空间那样访问时间,拒绝屈服于折磨着人类境遇的时间之不可逆转性。8 人
  5. 我认为,乡愁的传播不仅和空间的位移,而且也和变化的时间概念有关。乡愁乃是一种历史的心绪,我们更可以探索一番它的历史的、而不是心理学的发生过程。7 人
  6. 不同时间观念的同时代性质没有得到评价,对每种地方文化只是依据“进步”这一中心叙事方式加以评价。进步是全球时间的标记;对于这一理念的任何取代,都被看作是地方性的怪异。6 人
  7. 怀念是人之常情,但是怀旧却可能造成分歧。5 人
  8. 怀旧情绪的爆发经常是在革命之后。5 人
  9. 怀旧不单纯是一种地方的怀想的表现,而是一种对时间和空间的新理解的结果,这种新理解使对“地方的”和“普遍的”作出区分成为可能。怀旧者把这种区分内在化,但是,他没有争取普遍性和进步,而是限于回顾过去,渴望特殊性。5 人
  10. 怀旧,就像进步一样,依赖于不可重复的和不可逆转的时间这一现代概念。浪漫的怀旧者坚持自己怀旧对象与现时生活的不同特点,从而将其保持在安全的距离之外。浪漫怀旧的对象必须是超越了现在的经验空间的,在往昔的微光中的某处,或者在理想国的孤岛上,在那里,时间自愿地停止了,像在一个古代的钟表上那样。同时,浪漫的怀旧不单纯是一种对进步的反论;它破除的是线性概念和某种黑格尔的辩证目 的论。怀旧者的目光不仅是回顾性的,还是指向侧面的,表现在挽歌体诗歌中和讽喻的片段中,而不是在哲学的或者科学的论文中。怀旧依然是不系统的,无法综合的;怀旧有诱惑力,而不是说服力。5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