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拐点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1531 评价豆瓣读书
阅读
¥15.60¥11.90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8-12-20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冷战之后,经济高速增长是一种全球性现象,并非中国所独有。在这个意义上,并没有所谓中国奇迹。中国的政府及企业之所以能够有亮丽的报表,乃是因为那些本应该是由他们负担的大量成本从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以及损益表中被悄悄挪走,并转移到了那些无法被统计到的匿名的社会之中。换言之,中国政府及企业成本被社会化了。这也是中国模式最为关键的秘密所在。在这个模式中,经济增长是以中国社会的极度抑制和脆弱作为代价的。

冷战之后美元体系在全球的迅猛扩张正在接近终点。所以,全球经济的中长期低迷,将可能是我们看到的最好前景。也由此,支持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基石就坍塌了关键一角。无论从全球市场体系的视角看,还是从中国经济增长的内部逻辑看,中低速增长都是中国能够期望的最好前景。中国经济正在步入一个中长期的大型拐点。

另,作者将把本书全部版税捐赠给孟非幸福博爱基金。

袁剑,1964年生于湘西。南开大学社会学系研究生毕业。曾经任教于南京理工大学,后历任《价值》杂志主笔、《董事会》杂志主编,现为独立评论人。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一直以亲历者的视角,观察、体认和思考中国的转型。2000年之后,在中国大陆及海外华语主流媒体上发表了大量具有广泛影响的政经评论。著有《中国证券市场批判》、《奇迹的黄昏》。

作品目录

  1. 大拐点
  2. 引言
  3. 序 怎么办?
  4. 上篇 镀金时代
  5. 第一章 金融的魔术
  6. 天才制造的恐慌
  7. 中国资本市场之啸
  8. 牛市背后的双重断裂
  9. 第二章 房地产套牢中国
  10. 土地中的政治经济学
  11. 房地产套牢中国
  12. 如履薄冰的赢家
  13. 悠然自得的地产商
  14. 谁是埋单者?
  15. 隐蔽的输家
  16. 泡沫究竟有多大?
  17. 清算的时刻正在临近
  18. 土地上的幽灵
  19. 第三章 官企的狂欢
  20. 民企无“原罪”
  21. 为央企服务
  22. 新寡头
  23. 官企的狂欢
  24. 国企戏剧
  25. 第四章 精英的俘获
  26. 谁来重组大学?
  27. 全球化与精英俘获
  28. 负价值阶层
  29. 后改革时代的技术官僚
  30. 逃避市场
  31. 第五章 改革已到了拐点
  32. 改革到了拐点,我们怎么办?
  33. 改革不是意识形态
  34. 事情正在起变化
  35. 谁的镀金时代?
  36. 中篇 大裂变来了
  37. 第六章 大裂变来了
  38. 大裂变来了
  39. 迟到的幽灵
  40. 是1970,还是1930?
  41. 与危机的赛跑
  42. 大时代的大问题
  43. 我们的昨天与今天
  44. 第七章 裂变进行时
  45. 漫长的2008
  46. 2008年的雪崩
  47. 30年未见之变局
  48. 经济危机阴影之下的中国社会
  49. 陌生的新世界
  50. 中国经济或陷于一片火海
  51. 跑步进入泡沫经济
  52. 第八章 超级熊市
  53. 越危机,越泡沫
  54. 超级熊市
  55. 泡沫式增长
  56. 2010,旧增长的终结
  57. 正在降临的超级熊市
  58. 房地产崩溃进入倒计时
  59. 房地产十年牛市即将结束
  60. 第九章 中国模式之伪
  61. 增长方式是如何炼成的?
  62. 是中国模式,还是中国想象
  63. 为陌生的未来作好准备(增长的分水岭)
  64. 大裂变进行时
  65. 下篇 超级周期的终结
  66. 第十章 我们行走在何处?
  67. 我们行走在何处?
  68. 狼可能真的来了
  69. 风险莫测的时代
  70. 第十一章 中国面临的危机
  71. 通胀,通胀!
  72. 利率向上
  73. 危险的实体经济
  74. 第十二章 泡沫破裂之后
  75. 泡沫的破裂
  76. 地方政府与银行:危机重来
  77. 资本外逃的魔影

评论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中国虽然毫无保留地卷入了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但却完全丧失了定价权,丧失了全球财富分配游戏中的话语权。没有4 人
  2. 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我们见证了太多的经济奇迹,但这些奇迹无一不因为时间的消磨而铅华褪尽,甚至沦为笑柄。2 人
  3. 任何事物都有其生命周期,这恐怕是比那些所谓规律更有强制性的自然法则。2 人
  4. 理由在于,中国有较上述国家远为严重的分配问题以及远为脆弱的政治及社会结构,无法吸纳经济波动带来的冲击。2 人
  5. 中国高速经济增长战略并不仅仅是由于历史原因促成的,也有内部利益分配结构上的强大动力。2 人
  6. 回望人类历史那些进步,其实就是底线不断抬高的进步。2 人
  7. ,中国的问题不是失衡,而是一种断裂。因为失衡意味着矛盾在原有体系中的可调控,可纠正,而断裂则意味着原有体系中的问题不可控制地滑向极端,意味着原有体系的打破。2 人
  8. 中看得非常清楚,更在中国30年的市场改革中被普遍观察到。如果我们将美国看做当今资本主义的中心及顶层的话,那么很不幸,中国可能恰恰处于当今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边缘和底层。世界工厂(这是近年来对中国的又一美誉)2 人
  9. 金融中心,不仅仅意味着交易中心,而且意味着定价中心,意味着在全球经济体系中参与规则制定时的博弈能力。更加重要的是,它可能还意味着一个创新中心。在日新月异的现代经济中,这种创新中心可能是经济竞争力最核心的部分。纳斯达克对新经济的塑造和推动作用,就是一个明证。2 人
  10. 2007年,中国资本市场的巨大胃口已经初露峥嵘。一个具有重要意义但一直被人忽略的数据是,中国的IPO(首次公开募股)融资不仅远远甩开了其他新兴市场,而且也一举超过了纽约与伦敦这样的世界级金融中心。2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