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探戈

撒旦探戈

文学界、电影界、翻译界不朽的奇迹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9.159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曼布克国际奖得主克拉斯诺霍尔卡伊·拉斯洛代表作

电影大师塔尔·贝拉传奇之作《撒旦探戈》原著小说

把现实检验到疯狂的程度,挑战极限的阅读体验

著名译者余泽民挑战“不可能”,创造翻译史上的奇迹

一个破败的小村庄,十几个无处营生的村民在阴雨连绵、泥泞不堪的晚秋季节里上演了一出酗酒、通奸、偷窥、背叛、做梦与梦破的活报剧。冷漠与麻木残忍地虐杀着一切生机,直至两个骗子的出现点燃了所有人的希望,引领他们迈着周而复始的死亡舞步,走向想象中的光明未来……

本书奇妙的结构与独特的语言风格使其成为文学史上最神秘的作品之一,也成为了翻译史上的奇迹。

克拉斯诺霍尔卡伊·拉斯洛(1954-),匈牙利当代最重要的作家之一,2015年曼布克国际奖得主,囊括了包括科舒特奖、共和国桂冠奖、马洛伊奖、尤若夫·阿蒂拉奖、莫里茨·日格蒙德奖、阿贡艺术奖在内的几乎所有重要的匈牙利文学奖项,并于2014年获得美国文学奖。对中国文化有浓厚的兴趣,曾游访中国,著有多部关于中国与东方文化的作品。著名导演塔尔·贝拉几乎所有的作品都改编自其作品。由其代表作《撒旦探戈》改编的同名电影亦是电影史上不朽的经典。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弗塔基则不然,他手忙脚乱地将衣服塞进还是他父亲留给他的两只旧皮箱里,闪电般地“啪嗒——啪嗒”扣上了箱锁,仿佛要将逃出来的精灵强行收回到魔法瓶内,然后,他把箱子叠摞起来,坐在上面,用颤抖的手点燃一支烟。现在,房间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提示他个体的存在,现在,他坐在一个没有了自己私人物品的地方,周围显得冷冰冰的,一种感觉突然袭来:仿佛,由于他把他的东西打入了行囊,一下子在这个世界里,那些能够证明他曾经存在过的迹象,以及与之相关的那一丁点权利也都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因此,不管展现在他眼前的是多么充满希望的日子、星期、季节或岁月——想来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终于时来运转,然而现在,他蜷身坐在自己的箱子顶上,坐在这个吹着过堂风、散发着霉臭味的地方(他已经不能这么说:“喏,我住在这里。”就像他同样也不能回答: “如果不在这里,那又在哪儿?”),他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难抵御某种突然涌起的、令人窒息的悲伤。他的病腿感觉到疼痛,于是,他艰难地从箱子顶上滑下来,小心翼翼地躺到弹簧床上,几分钟后坠入了梦乡。后来,他心惊肉跳地猛然惊醒,动作笨拙地试图从床上跳下,但那条病腿不知怎么卡在了床沿和弹簧之间的缝隙里,他差一点就摔到地上。他骂骂咧咧地躺了回去,将两腿架在床背上,用犹豫的眼神在布满裂纹的天花板上仔仔细细地扫了一遍,然后用胳膊肘撑起上身,环视了一下空荡的房间。这时候他的心里已然明白,究竟是什么一次又一次地拖住他的后腿,使他未能最终下定离开这里的决心,要知道,现在他放弃了自己生活中唯一的安全感,一下子变得一无所有;就像他以前没有胆量留下来一样,现在已经没有勇气离开,因为现在他打好了行李,仿佛否定了自身更广义的存在,只是将一个旧陷阱换成了一个新陷阱。如果说在此之前,他是机房和农庄的囚徒,那么现在他是一个被迫冒险的人;如果说在此之前,他害怕自己有一天不知道怎么打开房门,连窗户都不会透进日光,那么现在他则判决自己成为某种永恒动力的奴隶,而他却丧失了这个动力。“再待一分钟,我就动身。”他稍稍给了自己一点宽限,伸手摸到放在床边的香烟盒。他苦涩地回忆起伊利米阿什站在小酒馆门前说的那些话(“你们,我的朋友们,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你们是自由的!”),然而现在,他在自己的身上能够感觉到一切,唯独感觉不到自己是自由的:时间越来越紧迫,但他怎么都难以下动身的决心。他闭上眼睛,试图想象自己未来的生活,试图平息一下这种“不必要”的恐慌,但是,他并没能使自己平静下来,相反被一阵更强烈的紧张所捕获,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无论他怎么强迫自己的想象,都无济于事,眼前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出同样一幅景象:他看到自己走在砾石公路上,穿着褴褛的外套,扛着破烂的包袱,摇摇晃晃地在风雨中踯躅,后来他停下脚步,犹豫不决地朝回走。“站住!”他大声喝道,“够了,弗塔基!”他从床上爬下来,重新把衬衣的下摆塞进裤腰,套上那件破旧的外套,将两只皮箱的提手绑到一起。他把皮箱拎到屋外的房檐下——街上不见有任何的动静,他动身去催促其他的人。7 人
  2. 沉浸在波涛汹涌的时间里,他冷静地意识到自己像斑点一样渺小的存在:他看到自己毫无防卫、无可奈何地像受难者一样站在这个滚动的地球上,他的出生与死亡的弧线脆弱地呈现在惊涛翻卷的大海与雄壮崛起的山峦之间喑哑无声的激战中,他仿佛感觉到了在他那副坐在椅子里的臃肿肥胖的躯体下的微微震颤,这说不定就是下一次大洪水来临的预兆,仿佛是对完全徒劳的逃跑的警告,在无法抗拒的大毁灭中他自己也在劫难逃,他看到自己混在兽群之中,跟着由麋鹿、狗熊、兔子、狍子、老鼠、昆虫和蛇、狗、人组成的恐怖而疯狂的逃亡大军一起绝望地奔逃——诸多毫无目标、毫无意义的生灵正冲进令人难以理解的共同毁灭之中,在他们头顶疲惫不堪、纷纷坠落的飞鸟已是唯一可能幸存的希望。4 人
  3. 他忧伤地望着阴郁的天空和被蝗灾泛滥的苦夏烤焦的残景,突然在同一根槐树的枝杈上看到春夏秋冬的季节变换,他似乎突然理解了,整个事件在岿然不动的永恒球体内,也只不过扮演一个小丑的角色,在混乱无序中诱唤魔鬼的良知,经营出一个优势地位,将疯癫伪造成生活的必需……他看到自己被钉在自己摇篮与棺椁的木十字架上,痛苦地挣扎了一下,最后,随着干净利落的一声判决,他被赤条条地——既无封爵也无授勋地——交到洗尸人手中,交给一边忙碌一边大笑的剥皮工,在那里,人们必须毫无怜悯之心地直面人的际遇,不存在任何一条小径可以让人死而复活,因为一个人在那个时候就连这个事实也将会明白,自己的整个一生都注定要被骗子操纵,他们事先早就在纸牌上做好了记号,最终不仅收缴掉他最后的武器,还剥夺了他有朝一日能够找到归途的希望。3 人
  4. 红红火火3 人
  5. 曼布克国际奖2 人
  6. 希望是相对的,绝望是绝对的,一切都比绝望还更绝望2 人
  7. 只要人类存在,大屠杀就会进行,因为大屠杀是一种人类文化,有墙的奥斯维辛虽被烧毁了,没有墙的奥斯维辛依旧存在,人们在战争的废墟上建立起和平的废墟。2 人
  8. 从2005年开始,我在《小说界》杂志开设“外国新小说家”专栏,第一期介绍的就是他,发表了其小说《茹兹的陷阱》。两年后,我又发了他的一篇《狂奔如斯》,可惜出版社的嗅觉并不灵敏,或是知难而退,直到他获得了曼布克国际奖才蜂拥而至。2 人
  9. 在拉斯洛看来,短句简单无趣,能承载的东西有限,当一个人思维奔涌、表达欲膨胀时,肯定会选择用长句,就像酒馆里的客人一样喋喋不休,不使用句号,一晚上只说一句话,当然,作家的唠叨与酒鬼不同,与表现欲一同膨胀的还有文字的野心与诗意。2 人
  10. 弗塔基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