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的孤岛

去他的孤岛

免费试读15,702 阅读

第六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 一种人生组 特邀评委选择奖作品

查看比赛详情
特邀评委:季亚娅
特邀评委评论:一次拒绝命名、拒绝语言、拒绝殖民荒岛、拒绝被搭救的当代「鲁滨逊」叙事,散发出浓厚的「异域」气质。自我流放是一次反「鲁滨逊」进程,主人公被意外发现和「搭救」回文明社会后,他所做的一切是重返孤岛。孤岛生活和文明社会,二重奏般的交错叙事,此处与彼地、过去与当下的精巧编织,文本的不同声部构成互相呼应的美妙和声。孤岛是记忆开始的地方,也是自我得以再次确认的凭借。孤岛生存超出日常文明社会经验的部分,是最考验叙事者功力的地方,作者将海洋捕捞、狩猎、烹饪等细节处理得物质感十足,又以敏感细腻的诗性语言赋予这些细节以精神特质,使得叙事的每一次闪回均焕发出奇妙的象征意味。孤岛,成为重新观察习以为常的文明社会的另一种眼光,一面回望的变形镜。在镜中,医院、媒体、网络直播等场景充满荒谬和反讽,人类社会不知餍足的攫取本性、过度交流和不可交流、互相欺骗和自我欺骗得以放大和凸显。所有真正的文学话语必然是「异域」的,它正如作者笔下连接岛屿与陆地的通道,一端通向遥远的不可弃绝的远方,一端连接着此时此刻城市中产阶级的精神处境。来吧随他抽身逐浪而去,这正是关于异域的叙事能打动你我的地方,是受够了文明病的城市中产在文本中完成的肉身逃逸。写作成为拒绝和解的方式,那些偶尔停下来、想要和解的时刻无非叙事学意义上的摇摆,每一次赤足踏上孤岛都仿佛第一次,自我流放于文本中完成永恒的循环。

作品简介

他独自一人在孤岛生活十年之久,被一艘远洋渔船发现,船员们将他带上船,他却一点都不配合,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根本不愿意回到人类社会。一个无法证明自己身份的人在这个世界将面临什么样的境遇?

人们对他有所警惕,他成为了一种威胁,这是他从未想过的角色,这种氛围让他感到自己像一头野兽,只有野兽才会被人警惕。

岛屿要跟陆地和解的话,则不得不在之间生长出一条路,一条通道,一条连结,他觉得这个岛屿肯定曾经连结着一片陆地。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下次”是“希望”的寄存柜。18 人
  2. 他觉得自己踏进了某种带有文明特征的圈套9 人
  3. 吃掉一颗脑髓的想法,来自另一颗脑髓。9 人
  4. “你能确定吗?你不能,我也不能,那些乘客们也不能。”瞭望手说,“你不明白吗?他们想看一座岛,我们就带他们去看一座岛,谁在乎那座岛是不是他们梦想中的岛,他们不需要谁来给他们判定结果,他们只要知道自己曾经望见了那座岛就可以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已经得到满足。他们谁也不想登岛,而是喜欢看着其他人做,他们永远没有勇气踏出任何一步,他们很贪心,总想着获得更多而不想失去任何已经拥有的东西。对公司来说,只要赚钱了就可以,根本没人在乎那座岛的真伪。”8 人
  5. “刚开始,我以为金钱是实现梦想的基础,在长年累月地工作赚钱之后,对梦想的渴望也渐渐变得虚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她一边说一边往嘴里倒酒。8 人
  6. 他在医院的玻璃水杯里观察那袋受细绳牵掣的茶包,如何在热水的浸泡下,缓慢释放出金黄的丝绸,发散、飘逸、蔓延、下沉、交融,直至杯内茶色均匀。7 人
  7. 他怀疑胡须的末端也有一些细胞负责记忆,否则,他也不会因为胡须的剃除而感到自己对岛上生活的记忆有所遗失。7 人
  8. 他看见自己最终像块冻肉那般躺在冰冷的停尸间里,等待被粉碎机绞成细小的颗粒,穿过筛网,逃入海中。7 人
  9. 年轮藏在树干中当然不是为了便于计算,树木不会关心自己的年龄,动物的衰老是伴随着无法获取食物的那天突然而至,它也不需要缓慢的过程。6 人
  10. 他屏住气息,从那道泄密的光线里拉回前倾的身体,没等厨师长发现,便转身离去。他脚踩在绿色花纹地毯上像踩进一片泥沼,已经动摇的建筑开始崩塌,下陷,他渴望迅速下沉到海底,成为暗沉礁石的一部分,他知道内心里有些此前未曾触及的部分已经完全瓦解。6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