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

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

全球化危机,新自由主义破产,民粹主义兴起,缺乏制度和文化准备的社会,如何解救自身?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923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超值满减专区满500减300、满200减120、满100减30、满50减30活动详情

作品简介

我们生活在激烈的政治变革期——脱欧公投,特朗普胜选,欧洲等地极右运动兴起,民族主义和仇外情绪复归……忽然之间,我们发觉自己身处一个仅仅几年前还无法想象的世界。我们该如何理解这些戏剧性的发展,又该如何应对?我们正在目睹世界性的对于自由民主的弃绝,并代之以某种民粹威权主义吗?

本书集合了15位享有国际盛誉的思想家,分析并试图理解现时代精神状况背后的力量。他们跨越学科和国界来剖解当下的困局,在更广阔的历史情境中定位,探讨未来可能的轨迹,并思考回击这种反转的可能。

海因里希·盖瑟尔伯格(HeinrichGeiselberger),1977年生于德国魏布林根,2006年至今任苏尔坎普出版社编辑。

15位撰稿人包括:阿尔君·阿帕杜莱、齐格蒙·鲍曼、多娜泰拉·德拉波尔塔、南茜·弗雷泽、伊娃·伊鲁兹、伊万·克拉斯特夫、布鲁诺·拉图尔、保罗·梅森、潘卡·米什拉、罗伯特·米希克、奥利弗·纳赫特威、塞萨尔·伦杜埃莱斯、沃尔夫冈·斯特里克、大卫·范雷布鲁克、齐泽克。

译者:孙柏,1975年生于北京,于北京大学获历史学硕士学位(2001)和文学博士学位(2006),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著有《丑角的复活》《摆渡的场景》《寻找多数》,译著包括《电影研究关键词》(合译)、克拉考尔《大众装饰:魏玛时期文论选》(即出)。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总而言之,这三个事实加深了对民主制度始终要求的正当法律程序、协商理性和政治耐心的全球性的难以忍受。4 人
  2. 政治运作的重心由此就转移到国家归属感的维度,转移到对给予保障与重建(假想的)往昔辉煌的承诺。3 人
  3. 面对文化异质性,人们的第一反应是拒绝——或是一种坚决的、强力的、好斗的排斥。3 人
  4. 我们应不厌其烦地重复强调“对话”这一词。我们呼吁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促进对话文化(a culture of dialogue)的发展,从而重建社会组织。对话文化有必要成为学生真正应该学习的内容,这门学科能够教导我们将他人视为真正的对话伙伴,尊重外国人,倾听移民和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的心声。今天,我们迫切需要所有的社会成员形成“一种将对话突显为一种相遇形式的文化”,并“在寻求公正的、反应敏捷的和包容的社会的同时,创造一种能达成共识和协定的手段”(《福音的喜乐》[Evangelii Gaudium],239)。和平将是持久的,只要我们用对话这一武器来武装我们的孩子,教导他们如何在相遇与协商的论争中打一场完美的胜仗。这样,我们遗留给他们的将是这样一种文化,它创制出的策略导向生存,而非死亡,导向包容,而非排斥。3 人
  5. 社会运动“是由自我建构的市民群体或网络所采取的集体行动的自发形式,民粹主义通常涉及通过控制社会动员的渠道、节奏和组织形式而起主导作用的个人对于民众主体性的擅自挪用”。3 人
  6. 资本主义把民族国家的边界抛在后面——各种各样的伴生后果和反抗运动也随之一起更新。2 人
  7. 尖酸的讽刺于此出现,即当时还只是初具轮廓的全球化危机,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全面成为现实——国际恐怖主义,气候变化,金融和货币危机,最后是大规模的移民浪潮——然而人们对这一切根本就没做好政治上的准备。而在主观方面,一种坚实的普世主义的“我们—情感”显然也没有真正建立起来。相反,我们在今天所经历的是在种族、国族、宗派等各方面的“我们/他们”区隔的复兴。“文化之争”的逻辑很快就在假想的“历史终结”之后替代了冷战年代的敌友划分模式。2 人
  8. 新自由主义民主派是以他们自身已不复能保障的前提为生存条件的:提供某种意见多元主义的媒体,在其中人们可以体验到某种自我效用(Selbstwirksamkeit)的诸如工会、党派或协会等各种中间组织,能表达不同阶层利益的真正的左翼政党,不会把教育简化为“人力资本”供给和死记硬背的填鸭式作业的教育系统。2 人
  9. 由于对全球的相互依赖关系缺乏政治上的调节而产生的这些问题,遭遇到在制度和文化上都缺乏准备的社会。2 人
  10. 这个时代的核心问题是,我们是否正在见证世界范围内对自由民主的抵制,及其被某种民粹专制主义所替代的趋势。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