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访历史:新东欧之旅

回访历史:新东欧之旅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0146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回到20世纪末的剧变现场,亲眼见证历史的发生

东欧版《二手时间》,讲述普通人的信仰、希望、忐忑与矛盾

★梁文道、刘瑜、熊培云、许知远联袂主编——“理想国译丛”(MIRROR)系列之一(031)——保持开放性的思想和非功利的眼睛,看看世界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探访诞生中的新东欧,如何在旧秩序的废墟上重建新的精神秩序与民族认同。

★《回访历史》站在时代的拐点,呈现转型的多个层面,不只有突然松绑的自由,也有前路未知的无措。带着尚未清算的历史迎接新生,展现了剧变下东欧的复杂性。

★《回访历史》采访了东欧知名作家、导演、前政党要员,也述说了威权时代的审查员和告密者的故事。直面人性的坚韧与摇摆,讲述宏大历史下的个人选择。

★《出版人周刊》《科克斯评论》《独立报》《卫报》等媒体齐声推荐。

1989年前后,东欧各国的政治经济制度发生根本性改变。人们曾经深恶痛绝,同时自己的生活又深植于其中的世界观解体,长期承袭的生活方式被迫重置。《回访历史》是伊娃•霍夫曼在东欧游历的记录。她在1989年返回故乡,见证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以及正在分裂为两个国家的捷克斯洛伐克,如何“创造他们的历史”。借由与当地各阶层民众的谈话,以及对所见所感的忠实记录,本书呈现了当时东欧政治、经济、思想、文化、日常生活等各个方面的转变。

在霍夫曼游历的国家里,改变几乎是大家共同的渴望,而除了罗马尼亚外,改变都是在全面非暴力且几乎没有遭遇统治力量丝毫反抗的情况下完成的。随着历史改变的推演,这是最佳状况的剧本,是披着柔软光滑外衣的革命。然而发生在那里的更深层的转化,其实是更戏剧化,也经常是没有方向的。人们一方面欣喜地拥抱自由,同时也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心怀忐忑,对价值多样化的转向谨慎怀疑。本书追本溯源又谨慎地探究这一切改变,将历史背景融入个人的文化观察,让读者由此窥探东欧各国独一无二的文化内涵与历史底蕴。

伊娃·霍夫曼(Eva Hoffman)

美籍波兰犹太裔作家。与双亲逃过纳粹大屠杀后移民加拿大,后于美国求学。曾于哥伦比亚大学、明尼苏达大学、塔夫茨大学等校任教,并曾任《纽约时报》编辑、《纽约时报》书评版主编。著有《翻译之惑:新语言下的生活》(Lost in Translations: Life in a New Language)和《了解之后:记忆、历史与纳粹大屠杀的遗产》(After Such Knowledge: Memory, History, and the Legacy of the Holocaust)。

胡洲贤

台湾成功大学外国语文学系毕业,曾赴美国进修翻译。除用本名翻译外,也用笔名齐萱写作。著作有《一样的月光》《言欢记》,译作有《到英国的理由》《老巴塔哥尼亚快车》《金色船队》《撒哈拉》《帝国:俄罗斯五十年》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但是在战后,同一个地区经历了另一种形式的现代化,即大规模和文化单一的现代化。热莱兹尼认为社会同质化是不健康的,也是无趣的,而犹太人和德国人从捷克的消失,为极权主义铺了路。但是新的现代性有系统地摧毁了早先现代主义的记忆。历史书上不再提及中欧4 人
  2. 而且他们没有过去的负担。我问他,他们思想中可有任何马克思主义的痕迹。“我们已经受够了,老实讲。”他回答。也许马克思主义唯一残留的影响,是内梅特这代知识分子——诚如他所描述的——“在情感上是强烈的反马克思主义者。4 人
  3. 由于华沙的大部分是在战后最贫瘠的几十年间建造的,因此建筑充斥着有意的社会主义集体意识的平庸风格。3 人
  4. 弗洛伊德(Freud)说所谓的幸福,就是童年希望的实现;那么有意义的知识,或许就是童年的好奇获得了满足。2 人
  5. 但是在我的远征背后,还有个不那么隐私,但毫无疑问比较任性的冲动。我对那种使世界的眼光突然都集中到东欧的魅力无法无动于衷。很显然,随着1989年重要的事件一件件出现,历史正在那里发生——而我认为这是我见证历史的机会。2 人
  6. 而且——考虑到那微不足道的地理距离——对我们而言奇怪地陌生。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作为“他者”、“异国”的替身。当莎士比亚(Shakespeare)想要找个地名来表示非真实的梦幻之地时,便称其为伊利里亚(Illyria,对照实地,应位于当今的保加利亚〔Bulgaria〕和阿尔巴尼亚〔Albania〕),或是波希米亚海岸(Seacoast of Bohemia,众所皆知地理上实际是不存在这个地方的)。而当他谈及某个属于我们政治关系外围的幽暗领土时,他选择在《哈姆雷特》(Hamlet)的最后粗略地提及波兰。2 人
  7. 部分是因为地理结构,即几个国家挤在一个相对小的区域里,于是欧洲这一部分的国家遂成为侵略、殖民、强权谈判、分割和干脆占领的永恒目标。那也就难怪这一区域甚少获得长期的安定和经济增长,并且在西方世界的想象里,始终都是“另一个欧洲”,相对于我们所认为的那个货真价实的欧洲,发展得比较弱,比较不文明,也比较动荡,更充斥着冲突。2 人
  8. 依我之见,人性在东欧似乎显得更加强烈,因为在这样的压力下,塑型更强烈,畸形也就更强烈。2 人
  9. 我们相对于历史,依然是司汤达笔下滑铁卢战役中的法布里奇奥2 人
  10. 他们不是傻瓜,深知美学和欲望的关联,比如他们禁止在招牌上使用明亮的色彩,因为这些色彩会唤醒梦想,让人梦想一个更加色彩缤纷的现实。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