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狐禅

野狐禅

免费试读14,532 阅读
拨开龙鳞取玉的淘玉者,射杀星星的七杀手,半夜将妻子抛尸的丈夫,短故事三篇,冷峻奇崛。

作品简介

“眼中颠倒迷情事,摩登伽戏野狐禅。”

《解玉砂》 《杀手列传》 《普通新闻》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只怪世人偏爱不讲理的传奇,对耕耘收获的一般规律视而不见。10 人
  2. 一个一个活不过百年的肉做的玉师傅,给玉龙喀什河万年的精魄定价钱。9 人
  3. 他们像沙海间两团风滚草。他们要去玉龙喀什河。7 人
  4. 像掀开一片龙鳞似地掀开一层浪。在浪的莲心处,那种光晕出来,冷冷的,像一朵苦的灵魂。6 人
  5. 哪个不是像玉一样,任人从纯清世界捞起,硬生生磨去一层皮肉,袒着处子的心,被琢磨,被摆布。6 人
  6. 玉既被分了档次,就等着被琢磨。琢磨成玉带板、玉带钩、玉藟里的花瓣儿柳叶儿或蝉、玉冠、玉笄、玉耳坠、玉镯、玉枕、玉熏炉、玉印池,要被雕龙刻凤,要被做成玉童子、玉的鱼兽和肉菜,要和金银万代相伴。也有被击碎的,做成钿花,和深海的贝遇在一处,嵌于来自深林的木里。也有被细碾成粉的,同泥灰相混,敷涂琴瑟,使“琴有玉声”。6 人
  7. 他既预望到结果,便不畏忌过程。6 人
  8. 玉的命理延展到这里算是及半。每一件玉都向着两腿走兽为它设定的归宿去了。从此禁林深囿、香闺绣阁,都是他乡。昆仑山的深寒仍从玉心里涌出来,压不住。玉龙喀什河上的月光也被吸纳充分,含在内里,如一汪带风之水,永恒地荡。5 人
  9. 最眷恋清泉浸泡的解玉砂,手指插没其间泥鳅似地搅,搅起淋漓情欲。那砂万变,是他青葱年纪唯一可亲近的发丝、腰肢、红酥手,是人间所有发丝、腰肢、红酥手,也曾握得满掌,也曾悄然流逝。5 人
  10. 玉的命理早就刻好了的。刻进玉皮里,沉在河底下。那河奔撞千万年,化龙化虎,变颜变色;山亦曾裂开,各样的人生生死死,沙丘吞吃高塔;那玉的命理却是早就刻好的,沉在河底下,被三个缠头人捞出来。在这三个缠头人之前,千万代缠头人、结辫人、赤须人、野人,涉水而行,用薄刃似的眼神削开银色月光下的玉龙喀什河,一遍又一遍。4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