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援律师

法援律师

法律援助的真实故事

免费试读15,553 阅读
放着挣钱的官司不打,偏偏帮穷人打法律援助?快看,那个律师是不是傻子啊喂~

作品简介

几个法律援助的小案子。

文中案件均为瞎(真)编(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作者自述

从业十年,做过的法援案件很有限,但依旧想记录下这些故事。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法援案件,也有其他律师的。希望在自己年老时,能翻阅年轻时的故事,回忆年轻时的心情,聊以纪念。

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说类的东西,水平很差,恳请大家多提意见,如果有人看的话。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医疗纠纷很重要的一步是立刻封存病历,防止院方篡改。2 人
  2. “我不要钱!我要我妈!”2 人
  3. 这个“等信的”,回回来咨询处,接待她的都是新律师,没碰见过老面孔。新接待的律师也不知道她来过许多次,依旧认真负责的给她咨询解惑。以至于半年多来,科长老袁都不知道有这么号人。2 人
  4. 80年代初期,全国各地的司法局成立了法律顾问处,属于司法局内部一个机构。最早的律师都是其他单位调进司法局,律考司法考试都是后来的事了。起初的律师谁愿意做呢?没有人。新中国之后一直没有律师,那是旧社会的东西,是被摒弃的行业。别说律师了,就连公检法也刚刚恢复。法院检察院也极度缺人,没人愿意去。2 人
  5. 人家请律师,是为了逃避法律制裁的,就跟请会计是为了做假账一样!2 人
  6. 这叫主观上为利益,客观上守法。2 人
  7. 这叫“试切创”,割脉轻生的人很难一刀致命。一是割不下去,求生是人的本能,不好控制。二是血小板有凝固能力,伤口浅了,很快就停止流血。再者也不是专业人士,找不准动脉。2 人
  8. “带她儿子干什么?又不是案件当事人。”吕英才下意识的问道。“带上带上,兴许见了孙子能松松口,这案子硬判的话,对你一方可不利啊。你也劝劝王玉凤,适当软些,让孙子跟着求求情。”不愧是多年经验的老法官,吕英才心想。人情世故上面,自己这小年轻的还是懂得少。2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