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谋小计五十年:诸葛亮传

大谋小计五十年:诸葛亮传

7.643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9.90¥9.26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7-03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6岁时,诸葛亮失去父母。14岁时,他领全家南迁,一路谋划躲过兵乱和仇杀。20岁时,他被公认为“卧龙”,却安于耕读不谋仕途。26岁时,对三次来访的刘备,诸葛亮微笑着讲了356个字,天下大势便如拨云见日。刘备集团此后三十年的发展战略,就此奠定。

出山后便逢曹军压境,危难中诸葛亮孤身渡江,巧妙激将孙权抗曹,这才有了赤壁大胜。当东吴还在庆功,诸葛亮已定计拿下了最大战果——荆州四郡。得诸葛亮后不到一年,刘备便从绝境中崛起。

43岁后,诸葛亮独掌军政大权,从此开启了蜀汉十年的强盛期:内用法家富国强兵,外领大军南征北伐,打得曹丕一度考虑迁都。直到54岁五丈原临终前,诸葛亮还将军政和人事,一一嘱咐妥当,并定下退敌之策。死后留下千古名篇《诫子书》和《出师表》。

《三国演义》对诸葛亮太多夸张杜撰,草船借箭、空城计等戏剧化的奇谋更是子虚乌有,民间传说则给诸葛亮附上了一层出神入化的神秘色彩;千百年来,真实的诸葛亮就被掩埋在那些神奇的传说与故事当中。本书将为您还原一个有血有肉,真情实感的诸葛亮。

若虚,原名王祺,贵州大学新闻学讲师。自小痴迷于三国史与诸葛亮,十六岁时立志为诸葛亮作传。为了书写真实历史中的诸葛亮,王祺用十年的资料搜集时间穷尽关于诸葛亮的点点滴滴,继之以两年半的笔耕不辍,其间三易其稿,终于著成这部近一百三十万字的最全诸葛亮传。

作品目录

  1. 序言 洗掉诸葛亮脸上的油彩
  2. 卷一 初通谋略
  3. 卷首
  4. 第一章 泰山郡顽童诸葛亮
  5. 第二章 夜观星象,诸葛叔侄说天道
  6. 第三章 入洛阳,落魄刘备乱世觅功业
  7. 第四章 幼年丧父,遭人生突变
  8. 第五章 英雄相惜,曹操、刘备各奔前程
  9. 第六章 对弈学权变
  10. 第七章 治世用道德,乱世用谋略
  11. 卷尾
  12. 第二卷 避祸悟道
  13. 卷首
  14. 第八章 青州军屠城,诸葛家再逢兵祸
  15. 第九章 战乱中初学兵法
  16. 第十章 避刀兵,诸葛亮离乡赴扬州
  17. 第十一章 旁观曹、刘交锋,体悟用兵之道
  18. 第十二章 误投袁术,诸葛一家陷险境
  19. 第十三章 历经惨祸,少年诸葛亮立志致太平
  20. 第十四章 奉迎天子,曹操擅权
  21. 第十五章 逢恶敌,少年郎临危受命
  22. 第十六章 使计谋领全家脱离虎口
  23. 第十七章 隐忍待时,刘备委身事曹操
  24. 卷尾
  25. 卷三 龙卧襄阳
  26. 卷首
  27. 第十八章 入学舍,舌战士子露头角
  28. 第十九章 对弈巧胜襄阳大儒,声名鹊起
  29. 第二十章 莫逆之交,与徐庶互诉平生之志
  30. 第二十一章 六年离散,诸葛兄弟他乡终相逢
  31. 第二十二章 草庐论辩,诸葛亮评官渡之战
  32. 第二十三章 品论刘备,暗露辅佐之心
  33. 第二十四章 两情相悦,巧遇红颜知己
  34. 第二十五章 巧解难局,诸葛亮智得佳人心
  35. 第二十六章 隆中卧龙,待时而起
  36. 卷尾
  37. 卷四 贤才择主
  38. 卷首
  39. 第二十七章 融各家之长,诸葛亮论诸子利弊
  40. 第二十八章 兄弟阋墙,荆州政局显乱象
  41. 第二十九章 卧龙一语点醒常败将军
  42. 第三十章 英雄、时势孰更重?诸葛亮强辩胜庞统
  43. 第三十一章 身陷夺嫡阴谋,刘备遇险
  44. 卷尾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3 人
  2. 3 人
  3. 3 人
  4. 沐猴而冠2 人
  5. 男儿何不带吴钩,策马关山立功名2 人
  6.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2 人
  7. 门的司阍眼见游方多日的仲公子回来了,本是喜事一桩,可背上怀抱却缠着两个小公子,又想笑又要装出矜持,一面参礼一面向里边传话。诸葛玄带着两个孩子入了内院,已有女僮迎了出来,恭谨地参了礼,领着诸葛玄到了一处宽绰的堂屋前。他登阶时放下了两个孩子,微整了整衣冠,不等他跨进去,兄长诸葛圭已从门里走出来,清癯的面孔分明溢开了亲切的笑,却收敛在不张扬的稳重里。“兄长!”诸葛玄郑重地拜了下去。诸葛圭一双手扶起了他,两人不错眼地彼此打量着,一年多不见,彼此的变化并不太大,几缕风霜贴着生了皱纹的额头,顺着眉峰淌下来,在颧骨留下一抹掩不掉的阴翳。诸葛圭比诸葛玄年长五岁,他是个严整方正的君子,比之诸葛玄的洒脱不羁,他像家庙里燎薪的铜鼎,骨子里盈满了不可亵渎的谨重。诸葛玄觉得兄长比之以往清减了,双颊的走势显得刚硬而没有转圜,他叹道:“一年有余,兄长清瘦了许多。”。“是么,我瞧你倒是丰腴了,风尘苦熬,竟也不见减损。”“我是没心没肺的一只硕鼠,生就一个饕餮肚子。”诸葛玄玩笑道。诸葛圭不是个好谑的性子,他只是微微一笑,携着弟弟进了屋,屋里敞亮,直棂窗格子锁着金灿灿的阳光,一个年轻女人缓缓起身,矜持的笑在眼角缓缓绽开。诸葛玄立即意识到这是诸葛圭的续弦顾氏,诸葛圭的原配章氏于多年前病故,或者是为了难以忘怀的夫妻情分,一直以来诸葛圭都没有续弦。可时日长久,虽三个儿子没病没灾地渐渐长大,到底不省心,为了照料失怙的儿子,他方才起了重娶的念头,便在半年多前纳顾氏为妻,说来,这还是叔嫂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诸葛玄悄悄打量了顾氏一眼,女人年约二十,眉目清晰,因初次谋面的陌生略使那神情显得拘谨,却也温和整丽,只那紧绷的下颚让她显得极有主见。这时,诸葛圭挑眼看见偷偷摸摸跟进屋来的诸葛亮兄弟,两张花猫脸涂得乌七八糟,衣服上沾着黑灰,揉得皱巴巴脏兮兮的,他训道:“怎么弄成这样!”诸葛亮还没来得及回话,诸葛圭又道:“见天在玩乐上用心,学业上怎么不见你用功,今早上马先生留书出走,这都是第几个被你气走的先生了!”“出了什么事?”诸葛玄问道。诸葛圭重叹:“你问问你这乖侄儿,都快成奉高城里的笑谈了!”诸葛玄转向了诸葛亮,那孩子活脱脱是个满脸黑灰的小脏鬼,衣服磨了一个大洞,鞋不知什么时候已掉了一只,脚丫子弓着,在地上刨着蚂蚁。最近,泰山郡治奉高城的市井闲人都在讨论一件荒诞事:泰山郡丞诸葛圭家二公子诸葛亮已气走了五个先生。凡是来诸葛家授业的先生,授业时间超不过两个月,走时都会怨气冲天,走了后一般无二发誓赌咒,便是讨饭也不进诸葛家的大门!第一个先生,授课两月,因二公子授业时屡屡打瞌睡,且屡教不改,辞去西宾之席;第二个先生,授课两月,因无论课上课下,二公子皆只看闲书,问他何故不学圣贤书,称说圣贤书无趣,长叹而去;第三个先生,授课一月半,因二公子趁他熟睡,烧了他的鞋子,让他光脚出门,斯文扫地,愤而曰:“顽劣之儿,何以成才”,当夜离府;2 人
  8. 诸葛玄觉得兄长比之以往清减了,双颊的走势显得刚硬而没有转圜,他叹道:“一年有余,兄长清瘦了许多。”。“是么,我瞧你倒是丰腴了,风尘苦熬,竟也不见减损。”“我是没心没肺的一只硕鼠,生就一个饕餮肚子。”诸葛玄玩笑道。诸葛圭不是个好谑的性子,他只是微微一笑,携着弟弟进了屋,屋里敞亮,直棂窗格子锁着金灿灿的阳光,一个年轻女人缓缓起身,矜持的笑在眼角缓缓绽开。诸葛玄立即意识到这是诸葛圭的续弦顾氏,诸葛圭的原配章氏于多年前病故,或者是为了难以忘怀的夫妻情分,一直以来诸葛圭都没有续弦。可时日长久,虽三个儿子没病没灾地渐渐长大,到底不省心,为了照料失怙的儿子,他方才起了重娶的念头,便在半年多前纳2 人
  9. 精巧的轮廓消散在指掌之间。建安元年即将过去,雪已下了好几场,阔江上一派苍茫肃穆,船只很少,寥寥可数的几叶扁舟在雾气沉沉的江面若隐若现,恍然如一梦,很快便消失无影。在长满枯苇的渡口,诸葛瑾拉住老人的手,依依不舍地说:“老先生,你该留下来,如今中原残破,山东凋敝,唯有江东尚算太平,何必又远走他乡。”老人摇摇头:“我天生闲不住,你让我整日待在屋里,闷也闷死我!”诸葛瑾知道自己无法劝阻老人,便把沉甸甸的感激倾倒出来:“这几年谢谢先生,当日若不是先生鼎力相助,我和母亲不能逃过兵祸,又赖先生一路护送,方才在江东寻得一方安生住所。”他说着向后退了一步,深深地作了一揖。老人抬起他的手:“举手之劳,乱世之中,谁也不该死,你们一家人不该绝命于此时。”诸葛瑾激起心事,叹息道:“也不知叔父他们怎样,扬州四边乱哄哄的,我也打听不出什么,心里一直惦记。”老人默默一叹:“看他们的造化如何,若是天不绝人,你们还会相见。”诸葛瑾平复了忧郁:“斗胆问一句,老先生此行去往哪里?”老人莫测地笑了笑:“心之所向,行之所往,或巴蜀,或南中。”诸葛瑾知老人不拘小节,不苟礼度,他叹道:“老先生率性之人,真真令人羡慕,老先生若有了落脚处,来一封信告知,我也好安心,倘或我得了间歇,也可去看望你。”老人笑了一声:“还不嫌我麻烦么,我随着你的这几年可苦了你了,你还欲和我相交,可得吃穷了你!”他扬声大笑,跳上了等候在渡口的船。诸葛瑾跟了一步,他鼓起勇气道: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