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全集第五卷

鲁迅全集第五卷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9.876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1936年10月,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以唤醒国魂,争取光明"编印了鲁迅逝后第一版《鲁迅全集》。

《全集》由蔡元培任主席的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负责编校,编辑委员有蔡元培、马裕藻、沈兼士、茅盾、周作人诸先生。《全集》总目以鲁迅亲定的著述目录为基础,增加了译作部分,并力求各册字数大致相当。全书大致分创作、古籍校辑、译作三大部分。各部分内容按时间先后排序。全书总计六百余万字,共分二十卷。于1938年6月正式出版并发行。

本次出版,就是以1938年的这一版《鲁迅全集》作为底本的。在编辑过程中,尽可能的保留原版的风貌。

全书内容和编排体例均与原版相同。按原版编排,共分20卷。其中创作、古籍校辑、译作三大部分依然按照时间先后排序。仅根据最新关于写作时间的考证,调整了个别内容的顺序。

全书文字校订,只是将繁体竖排转为简体横排,仅改正了原版中个别错字和标点。其中通假字和鲁迅习惯用字,完全按照原版保留。另有外国人名、地名等,均保留鲁迅当时的译法。

鲁迅(1881-1936)

原名周树人,字豫才,小名樟寿,至三十八岁,始用鲁迅为笔名。浙江省绍兴人。中国现代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

幼时就读于绍兴府城内私塾三味书屋,1898年考入江南水师学堂,1899年改入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矿路学堂,1902年被选派赴日本留学,入读东京弘文学院,1904年转入仙台医专学医。1906年终止学医,在东京研究文艺。

1909年回国,在浙江两级师范学堂和绍兴中学堂任教。1912年民国政府成立后,先后在教育部及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厦门大学、中山大学等校任职。

1918年首次以"鲁迅"为笔名,在《新青年》发表了第一篇小说《狂人日记》。此后陆续出版小说集《呐喊》、《彷徨》,论文集《坟》,散文诗集《野草》、散文集《朝花夕拾》、杂文集《热风》、《华盖集》、《华盖集续编》等专集。1926年间编著《汉文学史纲要》、《而已集》及《故事新编》的部分作品。1927年到上海,专事著作。陆续写作了《南腔北调集》、《三闲集》、《二心集》、《伪自由书》、《准风月谈》、《花边文学》及三本《且介亭杂文》等大量杂文,抨击时弊、揭露黑暗,成为中国现代文化界的精神领袖。

作品目录

  1. 南腔北调集
  2. 题记
  3. 一九三二年
  4. “非所计也”
  5. 林克多“苏联闻见录”序
  6. 我们不再受骗了
  7. 论“第三种人”
  8. “连环图画”辩护
  9. 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
  10. “自选集”自序
  11. “两地书”序言
  12. 祝中俄文字之交
  13. 一九三三年
  14. 听说梦
  15. 论“赴难”和“逃难”
  16. 学生和玉佛
  17. 为了忘却的记念
  18. 谁的矛盾
  19. 看萧和“看萧的人们”记
  20. “萧伯纳在上海”序
  21. 我怎么做起小说来
  22. 关于女人
  23. 真假堂吉诃德
  24. “守常全集”题记
  25. 谈金圣叹
  26. 又论“第三种人”
  27. “蜜蜂”与“蜜”
  28. 经验
  29. 谚语
  30. 大家降一级试试看
  31. 给“文学社”信
  32. 关于翻译
  33. “一个人的受难”序
  34. 祝“涛声”
  35. 上海的少女
  36. 上海的儿童
  37. “论语一年”
  38. 小品文的危机
  39. 九一八
  40. 偶成
  41. 漫与
  42. 世故三昧
  43. 谣言世家
  44. 关于妇女解放
  45. 论翻印木刻
  46. “木刻创作法”序
  47. 作文秘诀
  48. 捣鬼心传
  49. 家庭为中国之基本
  50. “总退却”序
  51. 答杨邨人先生公开信的公开信
  52. 准风月谈
  53. 前记
  54. 夜颂 游光
  55. 推 丰之余
  56. 二丑艺术 丰之余
  57. 偶成 苇索
  58. 谈蝙蝠 游光
  59. “抄靶子”旅隼
  60. “吃白相饭”旅隼
  61. 华德保粹优劣论 孺牛
  62. 华德焚书异同论 孺牛
  63. 我谈“堕民”越客
  64. 序的解放 桃椎
  65. 别一个窃火者 丁萌
  66. 智识过剩 虞明
  67. 诗和豫言 虞明
  68. “推”的余谈 丰之余
  69. 查旧帐 旅隼
  70. 晨凉漫记 孺牛
  71. 中国的奇想 游光
  72. 豪语的折扣 苇索
  73. 踢 丰之余
  74. “中国文坛的悲观”旅隼
  75. 秋夜纪游 游光
  76. “揩油”苇索
  77. 我们怎样教育儿童的?旅隼
  78. 为翻译辩护 洛文
  79. 爬和撞 荀继
  80. 各种捐班 洛文
  81. 四库全书珍本 丰之余
  82. 新秋杂识 旅隼
  83. 帮闲法发隐 桃椎
  84. 登龙术拾遗 苇索
  85. 由聋而哑 洛文
  86. 新秋杂识(二)旅隼
  87. 男人的进化 虞明
  88. 同意和解释 虞明
  89. 文床秋梦 游光
  90. 电影的教训 孺牛
  91. 关于翻译(上)洛文
  92. 关于翻译(下)洛文
  93. 新秋杂识(三)旅隼
  94. 礼 苇索
  95. 打听印象 桃椎
  96. 吃教 丰之余
  97. 喝茶 丰之余
  98. 禁用和自造 孺牛
  99. 看变戏法 游光
  100. 双十怀古 史癖
  101. 小引
  102. 重三感旧 丰之余
  103. “感旧”以后(上)丰之余
  104. “感旧”以后(下)丰之余
  105. 黄祸 尤刚
  106. 冲 旅隼
  107. “滑稽”例解 苇索
  108. 外国也有 符灵
  109. 扑空 丰之余
  110. 答“兼示”丰之余
  111. 中国文与中国人 余铭
  112. 野兽训练法 余铭
  113. 反刍 元艮
  114. 归厚 罗怃
  115. 难得糊涂 子明
  116. 古书中寻活字汇 罗怃
  117. “商定”文豪 白在宣
  118. 青年与老子 敬一尊
  119. 后记
  120. 花边文学
  121. 序言
  122. 未来的光荣 张承禄
  123. 女人未必多说谎 赵令仪
  124. 批评家的批评家 倪朔尔
  125. 漫骂 倪朔尔
  126. “京派”与“海派”栾廷石
  127. 北人与南人 栾廷石
  128. “如此广州”读后感 越客
  129. 过年 张承禄
  130. 运命 倪朔尔
  131. 大小骗 邓当世
  132. “小童挡驾”宓子章
  133. 古人并不纯厚 翁隼
  134. 法会和歌剧 孟弧
  135. 洋服的没落 韦士繇
  136. 朋友 黄凯音
  137. 清明时节 孟弧
  138. 小品文的生机 崇巽
  139. 刀“式”辩 黄棘
  140. 化名新法 白道
  141. 读几本书 邓当世
  142. 一思而行 曼雪
  143. 推己及人 梦文
  144. 偶感 公汗
  145. 论秦理斋夫人事 公汗
  146. “……”“□□□□”论补 曼雪
  147. 谁在没落?常庚
  148. 倒提 公汗
  149. 论“花边文学”林默
  150. 玩具 宓子章
  151. 零食 莫朕
  152. “此生或彼生”白道
  153. 正是时候 张承禄
  154. 论重译 史贲
  155. 再论重译 史贲
  156. “澈底”的底子 公汗
  157. 知了世界 邓当世
  158. 算帐 莫朕
  159. 水性 公汗
  160. 玩笑只当它玩笑(上)康伯度
  161. 文公直给康伯度的信
  162. 玩笑只当它玩笑(下)康伯度
  163. 做文章 朔尔
  164. 看书琐记(一)焉于
  165. 看书琐记(二)焉于
  166. 趋时和复古 康伯度
  167. 安贫乐道法 史贲
  168. 奇怪(一)白道
  169. 奇怪(二)白道
  170. 迎神和咬人 越侨
  171. 看书琐记(三)焉于
  172. “大雪纷飞”张沛
  173. 汉字和拉丁化 仲度
  174. “莎士比亚”苗挺
  175. 商贾的批评 及锋
  176. 中秋二愿 白道
  177. 考场三丑 黄棘
  178. 又是“莎士比亚”苗挺
  179. 点句的难 张沛
  180. 略论梅兰芳及其他(上)张沛
  181. 略论梅兰芳及其他(下)张沛
  182. 骂杀与捧杀 阿法
  183. 读书忌 焉于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南腔北调集5 人
  2. 施以狮虎式的教育,他们就能用爪牙,施以牛羊式的教育,他们到万分危急时还会用一对可怜的角。然而我们所施的是什么式的教育呢,连小小的角也不能有,则大难临头,惟有兔子似的逃跑而已。自然,就是逃也不见得安稳,谁都说不出那里是安稳之处来,因为到处繁殖了猎狗,诗曰:“趯趯毚兔,遇犬获之”,此之谓也,然则三十六计,固仍以“走”为上计耳。4 人
  3. 还有一层,是我每当写作,一律抹杀各种的批评。因为那时中国的创作界固然幼稚,批评界更幼稚,不是举之上天,就是按之入地,倘将这些放在眼里,就要自命不凡,或觉得非自杀不足以谢天下的。批评必须坏处说坏,好处说好,才于作者有益。4 人
  4. 我想,人们在社会里,当初是并不这样彼此漠不相关的,但因豺狼当道,事实上因此出过许多牺牲,后来就自然的都走到这条道路上去了。所以,在中国,尤其是在都市里,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或翻车摔伤的人,路人围观或甚至于高兴的人尽有,肯伸手来扶助一下的人却是极少的。这便是牺牲所换来的坏处。4 人
  5. 人们又常常说:“升官发财。”其实这两件事是不并列的,其所以要升官,只因为要发财,升官不过是一种发财的门径。所以官僚虽然依靠朝廷,却并不忠于朝廷,吏役虽然依靠衙署,却并不爱护衙署,头领下一个清廉的命令,小喽罗是决不听的,对付的方法有“朦蔽”。他们都是自私自利的沙,可以肥己时就肥己,而且每一粒都是皇帝,可以称尊处就称尊。有些人译俄皇为“沙皇”,移赠此辈,倒是极确切的尊号。财何从来?是从小民身上刮下来的。小民倘能团结,发财就烦难,那么,当然应该想尽方法,使他们变成散沙才好。以沙皇治小民,于是全中国就成为“一盘散沙”了。4 人
  6. 中国中流的家庭,教孩子大抵只有两种法。其一,是任其跋扈,一点也不管,骂人固可,打人亦无不可,在门内或门前是暴主,是霸王,但到外面,便如失了网的蜘蛛一般,立刻毫无能力。其二,是终日给以冷遇或呵斥,甚而至于打扑,使他畏葸退缩,仿佛一个奴才,一个傀儡,然而父母却美其名曰“听话”,自以为是教育的成功,待到放他到外面来,则如暂出樊笼的小禽,他决不会飞鸣,也不会跳跃。4 人
  7. 假使世界上只有一家有臭虫,而遭别人指摘的时候,实在也不大舒服的,但捉起来却也真费事。况且北京有一种学说,说臭虫是捉不得的,越捉越多。即使捉尽了,又有什么价值呢,不过是一种消极的办法。最好还是希望别家也有臭虫,而竟发见了就更好。发见,这是积极的事业。哥仑布与爱迪生,也不过有了发见或发明而已。4 人
  8. 而且宣传这两个字,在中国实在是被糟蹋得太不成样子了,人们看惯了什么阔人的通电,什么会议的宣言,什么名人的谈话,发表之后,立刻无影无踪,还不如一个屁的臭得长久,于是渐以为凡有讲述远处或将来的优点的文字,都是欺人之谈,所谓宣传,只是一个为了自利,而漫天说谎的雅号。3 人
  9. 然而谣言家是极无耻而且巧妙的,一到事实证明了他的话是撒谎时,他就躲下,另外又来一批。3 人
  10. 做梦,是自由的,说梦,就不自由。做梦,是做真梦的,说梦,就难免说谎。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