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流》001号|末日来临的天空

《时空流》001号|末日来临的天空

广西青年摄影小辑

阅读
免费

作品简介

从本期开始,《时空流》将不再是我一个人的独唱,而是几位作者共同的合唱。

在本期的小说部分,我邀请了两位优秀的小说作者Lostboy和 Juneau,来和我共同主持本期的小说。三位作者的三篇小说分别是《左边是桃树》、《别人》、《旅游者》,其中《左边是桃树》和《旅游者》均为全新发表。

摄影版块,《时空流》杂志在本期推出的是“广西青年摄影小辑”,汇集了我、姜虎章和逸川三位作者的三个小辑,包括我的两个组照《末日来临的天空》、《信号灯》,姜虎章作品小辑《追忆似水年华》和逸川作品小辑《在时间之外》。

散文版块,带来是一篇短小的散文《湖里的阳光》。

私享栏目,将和你共同分享失落的王国——木里康坞大寺的美丽风光。

新增的飞语栏目,则是一个短小语句摘录集锦,其中既有名人隽语,也有对新闻和观点的评论,也有上期读者的评论摘录,时空流欢迎有更多读者对本刊作出评论。

Lostboy是个充满激情的作者,这种激情在他的小说作品和本人的性格中都能清晰地感觉到,早在几年前Lostboy写出他的第一个著名作品《屋顶上的漫步者》时,我就已发现了这个特质。在本期Lostboy为我们带来的《左边是桃树》,我们可以看到这股激情的继续。而在同时,它的外部形式也在发生了变化,从《屋顶上的漫步者》中的汹涌澎湃的洪流,变成了《左边是桃树》中曲折回环的暗流,汹涌的势头并未发生变化,但形态已大为改观,这使得《左边是桃树》变得更具有艺术性和观赏性。Juneau的《别人》在她的几个作品中是篇幅最为短小的一个,但其容量却不亚于其他的几个篇幅更长的作品。在这几个作品中,《别人》处于一个微妙的地位:它在题材上似乎是最为无足轻重的,也似乎并未承担起宣泄作者的感触的重任,但却正因为如此,获得了其他的几个作品所缺乏的纯粹。在这一点上,《别人》在Juneau的写作中所具有的独特作用,是不可缺乏的。我本人的《旅游者》则是我的“李耳故事集”中的一篇,“李耳故事集”是我的一个小说系列作品,记述了一个名为“李耳”的主人公在童年、少年和青年发生的一些故事。虽然名之为“故事集”,但如果抱着看故事的心态去阅读的读者肯定会感到失望,因为在这几个系列小说之中,故事只是一个支点,一个场合,一个环境,甚至一种氛围,小说真正的描绘对象是人物在时间和空间转换过程中不断流变的内心。在我已在豆瓣阅读上架的作品之中,《更南的南方》和《李耳的城堡》这两个作品也具有类似的特点。

广西青年摄影小辑的三位作者中,姜虎章是一位生活在桂林的独立电影导演,本期刊登的摄影作品,延续了他一贯的LOMO风格,但在原有的基础上,加入了更多的思考。姜虎章的作品,构图简洁利落,画面纯粹,具有诗的意境,契合桂林这座城市所具有的韵味。本期姜虎章奉献给我们的是一个名为《追忆似水年华》的小辑,这个小辑中的一些作品,简洁到了极致。逸川则是一位生活在南宁的作者,他的作品专注于环境人像的创作,从一个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形象中,我们看到了南宁这座城市的喧嚣,而逸川的作品则似乎在努力对抗这种喧嚣,试图从日益纷繁复杂的城市生活中找到一个更为单纯简洁的角落。本期逸川的作品小辑《在时间之外》,其中有不少佳作,能带我们发现日常生活中难以察觉的美与秘密。我本人在本期也贡献了两组作品,《末日来临的天空》注重于描绘自然、城市空间及建筑给人带来的末日感觉,《信号灯》则着重于捕捉行人们在横穿马路时特有的紧张感。在我看来,这两种感觉正在日益渗透进人们的身体和心灵深处,这两组作品就是对它们的一个初步的呈现和探讨。

马耳:文字、摄影爱好者,主要作品有小说、散文、摄影,曾获二十五届梁实秋文学奖,独立文学杂志《时空流》创始人,现居桂林。

lostboy:一个从2007年开始学习写作的家伙,至于年龄,有兴趣就自己去猜吧。总是幻想从文字中找到一些什么,释放一些什么,最大的愿望是希望从文字中能够创造一些什么。喜欢电子游戏和网球。偶像是费德勒。

Juneau:本名何隽,四川成都人,现居北京。

姜虎章:男,1986年生于桂林,祖籍内蒙 ,05年对LOMO开始感兴趣所以爱上了摄影,至今痴迷胶片,喜欢怀旧,追求一些过时的东西,拍摄对象很少有现代浮华的东西。

逸川:“将自己定格在时间之外,努力寻觅理想与现实的边界。”

作品目录

载入中
载入中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