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

8.4171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9.99¥5.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9-1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也就是说,除了给他们提供日常必需用品,他俩几乎体会不到社会的存在。对他俩说来,绝不可少的东西例是相依为命地生活着,而在相依为命这一点上,他俩还是遂心如意的。他俩是怀着身居深山的心境,寄居存大城市里的。夫妇俩的生活无从得到向外伸展的余地,才向内愈扎愈深,深度增加了,广度也就失去了。六年来,他俩不求同世人轻易进行交涉,却把这六年时间全部花在体察夫妇之间的胸臆上了。两人的命脉已在不知不觉中互相渗透。在人们看来,他们两个人还是两个人,但他他们自己看来,则不啻是道义上不可分割的单一有机体。把两人的精神连合起来的神经系统,包括神经术梢,已经浑然成为一体。

既是爱情三部曲的悲剧终结,也是作者晚期一系列作品的序曲。《门》的男主人公野中宗助和朋友妻阿米相爱结合,招致社会唾弃。他们隐居在不见阳光的房子里,一方面品尝着真诚相契的甜蜜,一方面体味着负疚于人的苦涩,陷入一种进退维谷的窘境而不能自拔。这是一部自由真挚的爱情不为社会所容的人性悲剧,也是知识分子追求个人幸福又无法摆脱道德规范羁绊的心灵写照。《门》是夏目漱石反自然主义的代表作品之一,作者以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手法,创作了一个感伤的世界。

夏目漱石(1867-1916),日本近代最重要的文学家,本名夏目金之助。代表作育《我是猫》、《哥儿》、《虞美人草》、《三四郎》、《后来的事》、《门》等。作品多以细腻的心理分析,刻画知识阶层精神上的孤独和彷徨,揭示出现代人的乖谬命运。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在离开学校的那个时候,宗助每遇到一帆风顺而自鸣得意的人,就会冒出“咱们走着瞧吧”的情绪,没过多久,这情绪又变为单纯的厌恶感。但是近一两年,他对自己同别人的差异,已经全不介意了。他开始觉得:自己生来就有自己的命运,别人则带着别人的命运,二者原本就是不同种类的人,所以呢,除却作为人类活在世上这一点外,互相是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任何利害可言的。偶尔一起闲聊,也会顺便问一下别人究竟是干什么的,但旋即觉得这样去询问,也是够麻烦的事。6 人
  2. 针黹4 人
  3. 阿米透过映照在拉门玻璃上的明媚的日影望出去,眉开眼笑地说道:“哦,谢天谢地,春天总算来临了。”宗助走到走廊庑上,一边剪着已经长了的指甲,一边答腔道:“是啊。一过,冬天转眼又要来的哪。”他顾自垂着眼睛剪指甲。4 人
  4. 即使是非常常用的字,你一时感到有点怪而产生疑窦后,就会越发糊涂。不久前,我还被今天的今字搞得不知所措,好端端地写到纸上了,凝神端详后,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头。后来越看越不像个今字了。3 人
  5. 在竹子多少有些泛黄而阳光射到竹竿上的那种时候,若从檐下探首望去,会产生一种望见了秋天的暖意正在土堤上的心情。3 人
  6. 但是到了星期天,却又觉得今天难得可以美美地睡个懒觉,便在床上翻来翻去地把时间白白消磨掉了,于是改了念头——唉,真够麻烦的,今天就算了,还是等下一个星期天去吧——这简直成了他的一种惰性。3 人
  7. 宗助夫妇宛如在沐浴不到阳光的世间抱在一起取暖御寒的生物似的,相依为命地生活着。3 人
  8. 两人的生活里,总是笼罩着这种“听天由命”、“忍耐忍耐”的气氛,几乎看不到“未来”、“希望”的影踪。他俩不大谈往昔的事,有时甚至像是商量好似的,有意避开这个话题。3 人
  9. 在这个大千世界中,唯有两人坐着的这块地盘是光明的。而在这明亮的灯影下,宗助只意识到阿米的存在,阿米也只意识到宗助的存在。至于煤油灯光所不及的阴暗社会,就被丢在脑后了。这夫妇俩每天晚上就是在这样的生活里找到他们自己的生命所在的。3 人
  10. 他俩是怀着身居深山的心境,寄居在大城市里的。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 草枕

    草枕

    陈德文译
    3.99元
  • 使者

    使者

    张正立译
    9.99元
  • 三四郎

    三四郎

    吴树文译
    2.99元
  • 后来的事

    后来的事

    吴树文译
    9.99元
  • 哥儿

    哥儿

    陈德文译
    5.9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