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资本论

21世纪资本论

8.232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法国经济学家、巴黎经济学院教授托马斯·皮凯蒂对过去300年来欧美国家的财富收入做了详尽探究,通过大量的历史数据分析,旨在证明近几十年来,不平等现象已经扩大,很快会变得更加严重。

他认为,我们正在倒退回“承袭制资本主义”的年代。在这样的制度下,经济的制高点不仅由财富决定,还由继承的财富决定,因而出身要比后天的努力和才能更重要。

皮凯蒂指出,最富有的那批人不是因为劳动创造了财富,只是因为他们本来就富有。一句话:人生而不平等。由于资本回报率倾向于高于经济增长率,贫富不均是资本主义固有的东西,所以要彻底铲除经济中的这种不平等现象,就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对富人征收累进税来保护民主社会。

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法国著名经济学家,巴黎经济学院教授,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研究主任,主要研究财富与收入不平等。

1971年生于法国上塞纳省,18岁进入法国高师,学习数学和经济学。22岁以一篇关于财富重新分配的论文,获得博士学位。

1993~1995年,在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院任副教授。

1995年,加入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担任研究员。

2000年,在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担任研究主任。

2002年,荣获法国最佳青年经济学家。

2006年,联合创立了巴黎经济学院,并担任第一任院长。后在法国总统竞选中,担任社会党候选人塞格琳?罗雅尔(Ségolène Royal)的经济学顾问。

2007年至今,在巴黎经济学院执教。

2013年,荣获两年一次的Yrj· Jahnsson奖,该奖项颁发给45岁以下、对经济学研究作出突出贡献的欧洲经济学家。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经济增长主要来自两个贡献:一是人口的增长,二是人均产出的增长。13 人
  2. 21世纪将是高储蓄、低增长的组合。人口老龄化越是严重,储蓄率相应地也就越高。人口出生率越是低,经济增长率越低。12 人
  3. 但收入不平等的主要来源不是劳动收入不平等,而是资本收入不平等。7 人
  4. 越是富有的阶层,房产在资本中所占的比例越低,主要的资本形式是金融资产。7 人
  5. 导致收入不平等加剧的最主要因素是从长期看,资本的收益率大于经济增长率,即r>g。6 人
  6. 扫除文盲和全民义务教育方面,中国比别的国家做得好。而说到普及中高等教育、提高教育质量、解决阶层分化以及富家子弟与寒门学子之间日益扩大的教育机会不均等之类的现实问题,需要的是充足的公共资金投入。往大里说,中国的福利国家体制亟待建设。6 人
  7. 民主社会要想控制资本主义,必须正视收入不平等问题。说到底,这是要民主、还是要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的选择。5 人
  8. 某商品相对价格的巨大变化可能会导致财富分配的长期严重不均,而供给与需求的相互影响也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这是李嘉图稀缺性原则的主要含义。5 人
  9. 这个根本性的不平等现象将在这本书中占据一个关键角色,我将它表达为r>g(这里r代表资本收益率,包括利润、股利、利息、租金和其他资本收入,以总值的百分比表示;g代表经济增长率,即年收入或产出的增长)。在某种意义上,它囊括了我所有结论的整体逻辑。5 人
  10. 资本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至少在初期总是伴随着风险与企业家精神,但也总是在积累到足够大的数额后向租金的形式转化,那是它的使命,也是它的逻辑终点。5 人
  11. 资本/收入比4 人
  12. 托克维尔谈到,美国的民主精神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建国之初的收入平等。4 人
  13. 第一,每个人都应该警惕任何关于财富和收入不平等的经济决定机制。财富分配的历史总是深受政治影响,是无法通过纯经济运行机制解释的。4 人
  14.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推动更进一步平等的主要力量仍是知识和技能的扩散。4 人
  15. 财富分配包含两个维度,一是“要素”分配,这里劳动力和资本被当作是“生产要素”,他们被抽象成两个均匀的实体;二是“个体”分配,这会考虑到个体层面上的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的不平等。现实中这两个维度都非常重要。如果不同时分析这两个维度,是不可能完全理解分配问题的。4 人
  16. 国民收入 = 国内产值 + 国外净收入4 人
  17. 所有形式的资本都具有双重角色:既有存储价值,也能作为一种生产要素。4 人
  18. 国民财富 = 私人财富 + 公共财富4 人
  19. 国民财富 = 国民资本 = 国内资本 + 净国外资本4 人
  20. 房产是中产阶层和小康阶层最喜欢的投资形式,但真正的巨富总是主要由金融和商业资产构成。4 人
  21. 提出所谓的资本主义第一基本规律:α=rβ(α是资本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r是资本收益率,β是资本/收入比)。3 人
  22. 资本和劳动之间的矛盾3 人
  23. 尽管国家间的收入差距悬殊,但人们感受最紧迫的还是国内的贫富悬殊。收入分配主要是国内政治问题。3 人
  24. 复利3 人
  25. 就资本的积累而言,21世纪的全球经济会变得和19世纪的欧洲一样。3 人
  26. “9%”和“1%”这两个阶层的成员,无论从教育程度、专业技能、工作经验,都相差不大。3 人
  27. 20世纪上半叶的“大冲击”打击了最为富有的阶层,淘汰了世袭制度,导致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了一批“继承中产阶级”,占人口总数将近一半的家庭拥有了自己的财富。3 人
  28. 教育并未使社会流动性提高,反而减小了社会流动性,这会加剧收入不平等程度。3 人
  29. 在全球范围内征收累进的资本税是遏制全球贫富分化的最有效政策。3 人
  30. 从长期来看,资本收益率(特别是顶级资本的收益率)明显超过经济增长率。两者之差导致初始资本之间的差距一直延续下去(资本持有者只需将资本收入的一小部分用于保持自己的生活水平,而将大部分用于再投资),并且可能造成资本的高度集中。3 人
  31. 结果就是中国的经济增长收益的社会分配情况鲜为人知。3 人
  32. 中国原则上可以凭借强有力的中央统一领导体制和高层领导者的反腐和促进公益的决心贯彻累进税制,免于游说集团的压力和竞选政治献金带来的束缚。3 人
  33. 资本收益率稳步降低(这样将遏制资本积累,并导致资本家之间的激烈冲突),或是资本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无限制地增长(这迟早将变成工人运动的导火索),——不论发生何种情况,社会经济均衡或是政治稳定都将变成奢望。3 人
  34. 社会学科的共同特点是知之甚少却把时间浪费在愚蠢的学科争吵之中。3 人
  35. 收入和财富的历史总是非常政治化的、无规律的,而且是不可预测的3 人
  36. 国民收入 = 资本收入 + 劳动收入3 人
  37. 国民账户是一个不断演进的社会建构,总是反映出那个时代的关注点。3 人
  38. 本书的核心观点是资本收益率与经济增长率之间明显而细小的差距,将在长期内对社会不平等的结构和演变产生强大而不稳定的影响。3 人
  39. 资本的属性已有改变:过去大多是土地,今天则以住宅加上工业和金融资产为主,但其重要性却丝毫未减。3 人
  40. 民主社会的根基在于崇尚奋斗的世界观,或至少是通过奋斗而实现价值的信念,即社会普遍认为,财富不均等更多的是由能力和努力程度决定而不是遗产和租金。3 人
  41. 换言之,无一例外,所有发达国家在20世纪初税收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都在10%以下,但在20世纪下半叶,该比重就慢慢上移到了新的平衡点,税收占到国民收入的1/3~1/2。这样的根本转变过程中有若干要点需要说明。3 人
  42. 这样做的目标是给所有人提供平等的基本公共服务:即无论其父母收入水平如何,每个孩子都应获得教育;每个人都应获得医疗服务,尤其是当生活陷入困顿时。3 人
  43. 不等式r>g意味着过去的财富积累比产出和工资增长得要快。这个不等式表达了一个基本的逻辑矛盾。企业家不可避免地渐渐变为食利者,越来越强势地支配那些除了劳动能力以外一无所有的人。资本一旦形成,其收益率将高于产出的增长率。这样一来,过去积累的财富要远比未来的收入所得重要得多。3 人

喜欢「21世纪资本论」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