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膜·2015年4月下(No.040)

虹膜·2015年4月下(No.040)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本期《虹膜》杂志中,汪功伟深入解剖了英国神剧《黑镜》前两季,他提出一个与大多数《黑镜》爱好者不太一致的观点:不要做廉价的现代科技批判者,那像是把长矛指向某种虚设的科技幽灵的堂·吉诃德。在我们身处的社会,激发某种道德感和批判意识易如反掌,但真正难能可贵的,反而是学会控制自己的道德感和批判意识。「经典重访」栏目是拾肆从人工智能的角度分析《攻壳机动队》。伯樵的古典音乐文章本期告结,而赛人继续耕耘银幕上的文革世界,talich「娱乐的逻辑」专栏照旧。

本期目录:

卷首语:巴里·索特的大数据研究(LOOK)

真实的自我从何谈起?:《黑镜》的「元心理学」之旅(汪功伟)

锂花:《攻壳机动队》与人工智能(拾肆)

五线谱上的电影:作为电影叙事的古典音乐(四)(伯樵)

银幕上的文革之七: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赛人)

娱乐的逻辑:舞会之后(talich)

作者简介:

汪功伟:复旦大学哲学系研究生。喜爱电影和阅读,笃信知识的获得与分享是一种乐趣。

拾肆:西南交通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博士,师从柏桦。

伯樵:半途而废的社会学学徒工,热爱电影、古典音乐和学术研究,现供职于卢米埃影业,负责电影策展。

赛人:影评人,2001年进入《看电影》杂志,成为该杂志骨干编辑。2002年任《新电影》杂志主笔。2005年任《电影世界》杂志副主编,同年,在CCTV6《电影报道》(前身为《中国电影报道》)担任策划一职至今。

talich:电子工程博士,从事癌症研究工作,并撰写关于电影文化、美国政治和历史的文字,先后出版《talich侃美国》(字节社电子书)、《天堂在上,美国在这儿》。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A.I.界有个笑话:「凡是一个人工智能项目成功得到应用,就没人承认它是人工智能了。」3 人
  2. 有不少学者认为五十年代好莱坞电影的平均镜头时长上升与宽银幕制式的发展有关,宽银幕的出现使得导演更热衷于在镜头内完成场面调度,也就减少了镜头的数量。2 人
  3. 我们可以对线性叙事做出一番大刀阔斧的拆构,再将那些故事碎片重新拼合成某种别样的图案与秩序,让那些被囚禁在线性叙事框架之中的意义得以释放和解脱,这便是批评的使命。2 人
  4. 他人的视野构筑了一面无法摆脱的镜子,「我」不得不从这面镜子中指认/误认出自我的理想形象,并通过一定的行动序列,或屈服于他人对自己的界定,按照理想形象的样貌对自我做出修正,或迫使他人认可自己对自己的定义2 人
  5. 一旦主人公认识到自己与他人视点中的自我形象之间存在着一道无法弥合的沟堑,一旦主人公不可能展开行动再去对他人视点中的自我做出承担或修改,那么叙事也就到此为止,故事亦在悲剧性的结尾中黯然收场。2 人
  6. 在我们的幻象中,他人不再具备属于自身的心理深度,而是滑向人性与物性的暧昧交界,成为一件令我们的欲望获得完满的道具2 人
  7. 在柏拉图的《会饮篇》中,阿尔西比亚德爱苏格拉底爱到头脑发昏,但苏格拉底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并不拥有可令阿尔西比亚德满足的特质,阿尔西比亚德对他的爱是对真实的自己做出了否定。因而,他拒绝成为幻象的捕虏体,这是苏格拉底采取的伦理姿态。2 人
  8. 一位母亲催促已过而立之年的儿子早日成婚,并不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抱孙子的欲望,更重要的是履行自己对于家族、社会甚至物种这些超乎个体之上的实体所肩负的责任。2 人
  9. 「人类」概念这个镜像造成了人的心魔。尼采在早年就惊觉,一切文化无不起源于「人的自恋」,这就是最大的迷障。人类中心论的破灭,算是尼采所乐见的远景。2 人
  10. 别忘了,尼采提醒过的两件事:忒修斯之舟和模仿。2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