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间休息

蔡艺芸
“女士,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请调节好您的椅背,打开遮光板,谢谢。”她从一次短暂的飞行中苏醒过来,转动一下酸涩的眼珠,突如其来的光线让她有点无所适从,飞机正在穿过云层,缓缓降落,她透过窗户望向地面,那里是一片海水连接着陆地,夕阳的微光投射在海面上,像一条翻着肚皮的巨大鲤鱼。这是她第几次来香港已经记不清了,工作关系,她经常往返于深圳和香港,通过一个小小的窗口,盖上章,就从此岸到了彼岸,她不关心政治,却还是对这种一国两制的方针感到诧异。名义上的回归并没有改变什么实质性的问题,香港依然像另外一个国家,一个流着同样的血说着不同语言的兄弟。过境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她又要无聊地等待这逝去的时光,轮到她的时候,工作人员看了她很久,“咔嚓”,通行证上多了一个戳,那个名字叫马丽的女人,长发垂搭在肩膀的两侧,她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确实不一样了,剪了短发,还多了一排刘海。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因为发型的关系,反而显得更年轻了。她仔细地抹上香奈儿的口红,这种口红的颜色很吸引人,介于大红和粉红之间,妩媚又不妖艳。她的睫毛是长长密密的那一种,天生的,男人第一眼总是会被她的眼睛吸引,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她有一种寂寞的神秘的美。可是神秘维持不了多久,他们就都纷纷逃走,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要对一个人保持兴趣是很难的,再说,我本来就喜欢一个人。”她常常在半夜偷偷喝酒的时候自己对自己说。渐渐地,她就习惯了这种一个人的状态,偶尔会有几个男人来看她,那些为数不多的对她保持兴趣的已婚人士,反正他们没有关系,她也不必为了维系关系做什么努力,在不吃亏的状况下乐于接受他们的“恩赐”,性关系也好奉承也好,不过都是逢场作戏,演多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惊觉突然爱上了其中的一个,她立刻就会变成惊弓之鸟,逃得远远的。怎么能碰“爱”呢?谁也不能爱,谁也爱不了。“Einstein on the Beach is 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