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皈依佛门

洪刘华
1986年7月,我从如皋市磨头中学高中毕业,回到桃园乡杨庄村老家务农。那时农村学生考不取大学,十二年寒窗等于白读。广播里虽说也经常招工,不过第一个条件便是:凡本市城镇户口,年满十八岁以上均可报名!反过来讲:农村户口不收!当时已包产到户,我家四口人,五亩田,父母身体还好,妹妹也勤劳能干。我因为一直上学,干农活也是外行:割麦时我在最后,插秧时遥遥领先——插秧时退着走,最前面的人其实插得最慢。父亲看我汗如雨下劳而无功丟人现眼,索性叫我回家烧饭。可我烧的饭不是焦便是烂【那时还没有电饭锅】,炒的菜不是咸就是淡。这时候,父亲总是唉声叹气,骂我是个废物!不会干农活我便养猪!我买了一只老母猪,五月怀胎一朝分娩,老母猪生了十一只小猪。我以为猪妈妈肯定会照顾小猪,将它们关在一个圈里喂养。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十一只小猪剩下六只,还有五只被老母猪压死了!父亲不肯将小麦、水稻喂猪,让我买杂粮、饲料给它们吃。我向大姐借了一千块钱,辛辛苦苦养了半年。年底出栏,六只猪卖了八百块钱,等于亏了两百。如果小猪不死亏得更多!种田不行,养猪又不行,舅舅建议我学个木工、瓦工之类,荒年饿不死手艺人。我心里虽不情愿,可是总不能天天呆在家里白吃!无奈何,我便跟着小学毕业的邻居张铁锅学做瓦工!张铁锅比我大三岁,小学毕业后便做瓦工,前后已带了不少徒弟。跟他学徒,吃饭免费,不过出师前没有工资,逢年过节还要送礼给他,这是规矩。既然出师前没有工资,张铁锅自然不会一下子教我手艺,而是让我搬水泥,抬砖头,拎砂浆。。。。。。小工的生活,常人无法想象,所谓吃三睡五干十六,早上天不亮起床,半夜睡觉,吃的是大锅饭,上的是露天厕所,最可怕的还是常常发生工伤事故!这年我与张铁锅一起到上海工地干活,同去的还有十多名老乡。一次上楼板时,楼板掉下来,在下面负责指挥的张铁锅被楼板砸得粉碎!送他尸体回来时,妈妈说什么也不让我去了,我在孤独与寂寞中打发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