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名侦探(1)爆双脆

吴图
点,还是不点?这是一个问题。蔡远颖坐在“厨魔列馔”餐厅一层大堂十七号桌边的座位上,眼睛盯着菜单,心里犹疑不定,左手下意识地在自己藏青色运动外套的前襟连抓带揪。运动服是蔡远颖这些年最常穿的衣服,对于他来说,运动服好处有二:一是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不用松裤带放肚子,这是蔡远颖在一个英国作家叫作彼得啥——名字他实在记不住了——写的一本书里学到的人生经验;第二个原因则是以蔡远颖目前腰围只比身高略少一点点的身材,宽松肥大的运动服是唯一可以让他感到自在舒适的成衣。而且自己虽然是警察,但却是不用穿制服的刑警,一身运动服出门工作起来也会比较方便。菜单上印着照片,照片里的那道菜不仅白里透红与众不同,而且红里带白色香齐来。真的是色香齐来,作为十多年来长盛不衰的高口碑精品餐厅,厨魔列馔方方面面都流露着一股典雅的气质。锅碗瓢盆桌椅板凳之中的古色古香根本不必多说,就连菜单都会在每晚打烊之后用香薰熏上一整夜,第二天送到食客手里,散发出淡淡的桂花香气,再配合餐厅里服务员们从头到脚或嫩绿或粉红或鹅黄或绛紫的汉服,让食客瞬间有一种穿越到了南宋临安怡红院的感觉。当然,在食物诱人环境迷人侍应动人的同时,这里的价格也相应的格外感人。菜单上那张已经被蔡远颖盯着看了五分钟的照片底下用漂亮的瘦金体写着一排小字——爆双脆 壹佰捌拾捌圆整。价格确实不便宜,但这不是蔡远颖纠结的主要原因。蔡远颖既不是二把刀型食客也不是三脚猫级吃货,他深知,在饭馆里会不会随便乱点爆双脆是衡量一个老饕究竟有没有历史深度思想厚度以及文化广度的重要指标。双脆是指鸡胗和羊肚。羊肚先不管,单说鸡胗,要想做到足够爽脆就很不容易。时光倒流九十年,北京厚德福想在青岛开分号,先派少掌柜带着大厨前去踩场子。二人直奔青岛餐饮头牌顺兴楼,进门点了四样菜,其中就有炸鸡肫——鸡肫是鸡胗的专业叫法。刚一下单,顺兴楼的老板就跑过来问——“二位宝号何处”。老板显然也是行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