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名侦探(闲白)羊肉泡馍

吴图
闲白——既不是咸白,更不是咸烧白,而是评书圈的一个专业词汇——大致的意思是“闲着没事瞎白乎”。这里需要画一下重点,那就是“白”字的读音。在古代,“白”念作“bok”,其中“k”不发音,但要留下发音的位置,读起来短促有力,这种情况在音韵学里叫做“入声”。当代汉语中,许多南方方言还保留了入声。如果你看tvb射雕的原音版,可以注意一下欧阳克——他名字最后一个字的读音,比起头两个字来又快又急,有一种咔嚓一下少了一截的感觉,和他被黄蓉压断了双腿的身世完全匹配。基于“白”字的入声属性,当今既有传承又讲传统的评书艺人绝不会把它念成bai,而是加一个儿化音,念成“闲拔儿”或者“闲脖儿”。这样一念,现场的气势和气质就不同了,明显有了一种——五百年前我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的师父他老人家就是这么讲;五百年后他徒弟的徒弟的徒弟的徒弟的徒弟的徒弟的徒弟小学生我也是这么讲。仅仅这一声闲脖儿,就能显出自己这一身技艺功力深底蕴厚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正所谓口活恒久远一嘴永流传。为什么别的字都是现代发音,唯独“白”字要念古音呢?这里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如果全按古音念,听众就不知道您在干什么;更重要的是,其他那些字古音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啊。所以我这一章的标题,到底应该念成闲白还是咸脖儿呢?这个没有定论,取决于读者怎么看待我前面讲的那一系列故事。按照流传了一千年的传统套路和基本操作,闲白是放在正式开始讲故事之前的,用意是告诉大家——嘘!别吵吵,哥们儿要开始了。不过,我并不是一个按照传统套路进行基本操作的人,故事讲完之后还有一些意犹未尽之处,忍不住要在这里闲他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