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大结局)惜我前程,快我平生。

扣子
丁盼兮和章嘉敏准备了丰盛晚餐为杨树接风,秦朗在网上订的朗姆芝士蛋糕也如约送达,仍是杨树最喜欢的味道。丁盼兮和岑川感情渐入佳境,情人节,他向丁盼兮求婚,丁盼兮答应了。夜里,丁盼兮抱着毯子找杨树,两人又挤一张床睡,说了半宿的话。岑川就住在楼上,丁盼兮经常和他串门。从无锡回来后,丁盼兮本来不想跟岑川说她家的事,但有天她在岑川家看投屏电影,妈妈又一次催婚,还说村人挖苦她一把年纪没人要,她发火,被岑川听到了。丁盼兮跟妈妈说:“其实是你嫌弃吧?少拿别人说事。你的人生价值是有人要,我不是。”妈妈哭哭啼啼,女儿三十好几了还没结婚,一家人在村里都抬不起头,她倒好,脾气跟着年纪一起长,说都说不得。丁盼兮摔了电话:“你看病钱找我报销,别的事别找我。”妈妈开了免提,丁盼兮发火,家里人都听到了,爸爸自以为是家里权威,打电话想凶她一顿,但丁盼兮拒接他的电话。爸爸气得在微信上连发几条长长的语音,丁盼兮点都懒得点,一转头,岑川从书房走出来,正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