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迁徙与降落 10(1)

须言
10赛场上每进一个球就引发看台上一阵喧嚣声,两个学院的人坐得泾渭分明。球在两个半场间飞来飞去,看台上发出叫声的人也左右荡来荡去。陈竺以前就觉得篮球、足球这种游戏让人迷惑。一群人追着一个球跑,哪有每人一个各玩各的快乐?她和本科室友一起选过篮球体育课,期终考核之前每天一起在篮球场上各拍各的球、各练各的投篮,并不单调枯燥,没有对抗性也能感受到自己一点点地进步,反而十分有趣。她转换目光,隔壁场区比赛已经结束,双方队员正在握手,看起来是刘旻杉他们院赢了。不到九点。没过一会儿,这边裁判也吹哨,比分卡在47比47。学联负责计分的人叫了两个队长过去,看起来要打加时赛。场边学生有的不耐烦地站起来,似乎视线高度增加就能让她弄清场上动向。和开场时比,看台上空了不少。陈竺想了想,也站起来,顺着看台的台阶进入另一个场区。因为比赛刚结束,场上场下都有些混乱,陈竺看到刘旻杉正拿着矿泉水瓶和一个男生说话。射灯照在那男生的脸上,半明半暗,陈竺感到眼熟。想起来了,是之前缠过她两周的男生,后来消停了。记得叫夏临?夏临先看到她,挥了挥右手,引得刘旻杉也侧头看过来。陈竺低头点亮手机屏,装没看见。她也没看见刘旻杉又和对方说了两句,男生双手插在兜里,转身就走。有人走到她面前站定,陈竺收了手机,“比赛赢了哦?”“35比45,赢了。”刘旻杉慢慢地点点头。“恭喜恭喜。”他摸了摸后颈:“我投三分你看见了吗?”“嗯,Sehr gut!”陈竺看刘旻杉一脸不解,笑着继续说,“德语里‘非常好’的意思。”刘旻杉抿住嘴,笑意从眼睛里流泻出来。她转了话题,“刚才那个人,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五分钟加时赛已经开始了。一声接一声的呼喊响起,灰白色的冬夜天空下,跳脱出日常的学习生活,构筑出另一个空间。刘旻杉被打量地有点不安,立刻心领神会地说:“没,完全不熟,就说了几句废话。”其实这种不安并不糟糕,因为它产生于对认可丧失的恐慌,而被拥有者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