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内卷

席千树
内卷——为争夺有限的资源,部分人提高效率或能力以致于全部的人都要奋进。北京,寸土寸金,从一行三会到券商投行,摩根大通、花旗银行、平安集团、中金公司……中国顶级金融资源一半在上海,一半在北京,而北京又有着得天独厚的政治资源,金融市场背后的大手在北京上空挥斥方遒。而国贸CBD,寸土寸金中的顶级奢侈品,对面就是央视总部“大裤衩”,著名投行北银的办公地点就在这里。男士身着西装革履,女士挽着爱马仕LV,精英口中的几亿的债券、几十亿的IPO,轻飘飘地散在空中做他们身份的点缀。万诗千辛万苦求到了学姐的内推,又历经了两次笔试,三次面试,才拿到了这份头部券商暑期实习的机会。近三年,北银公司的入职门槛已经调高到了清北人复的本硕,入职者的本科和硕士学历都不能低于清华、北大、人大、复旦。万诗不由跟同班同学仰天长啸,金融内卷啊。内卷这词是近两年才流行开来的,一般用于某个行业的自我嘲讽,例如教育,衡中模式就是一种内卷嘛,简单解释就是,本来大家都开开心心地坐着读书,你非要站着读书、跑步前读书、上厕所也读书,搞得大家牺牲素质教育挑灯夜读跟你拼应试教育。万诗已经无数次骂五年前的自己为什么不选计算机专业,为什么不去当码农,起码也比着金融five(废物)强,程序员还能赚血汗钱,投行是让你赚血汗钱的门槛都让你摸不到。能求得一个暑期实习,在自己的秋招简历上发发光,也是有价值的,万诗如是安慰自己。一只脚踏入国贸,万诗不自觉挺直了腰板,姑娘以后也是国贸人了,下一秒,好吧只是两个月,还是一年中最热的两个月,从学校到公司,她要在地铁上人挤人地待够一个小时。北银有专属电梯,工作人员可以直奔27楼。万诗站在专属电梯前,虽然不斜视,但也能感觉到旁边电梯前向她投来的炙热的目光。万诗感觉此刻自己的虚荣心正极度膨胀,像颗桃心气球飘进了金碧辉煌的电梯间。同进电梯的男士投来善意的目光:“新来的?哪个部门的?”万诗甜甜地笑了下,毕竟她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