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可能有

莫妮打
坐上警车的那一刻,郑星沥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平静。车窗外头站了一排的邻居,正凑在一起,揣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将视线转回,老老实实跟女警报上姓名年纪。女警约莫三四十岁,拍了拍她的手,轻声安慰道:“你不用害怕,我们警方一定会调查清楚的。”沿街音响的叫卖声,透过车窗直往里钻。警车驶过热闹街道,终于在派出所门口停下。郑星沥坐的车多等了个红灯,前头她爸郑乔生等人已经登记好,先进了调解室。大厅一片喧嚣,人间百态在这里露出獠牙。假期最容易出现特殊情况,派出所的事务也变得多了起来。半开放的执勤台边,几个警察正在耐心听警情,隔壁的办公区空空荡荡,大多人都在外头对接当事人。女警将她安置在办公室的长椅上,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施,你可以就叫我施阿姨。”郑星沥瞥见她胸前别着的警官证,一串编号底下跟着“施媛”两个字。施媛清了清喉咙,摊开文件夹:“好,那现在——”“沈戍?你怎么还在这儿啊?”这句显然不是对着郑星沥的,她本能地抬起头循着方向看去。进来的是个男生,十七八岁的年纪,个子很高,挺拔的身影逆着光压过来。他停在几步之外,双手放在口袋里,嘴角藏着明烈的笑意,懒散的目光轻飘飘落在她身上,整个人灿烂得如同太阳。短暂相接间,明媚裹挟而来。郑星沥匆匆瞥了几下,便垂下头,只盯着地板上落在他影子里的半截烟头发呆。“我都快到家了,我爸又打电话让我回来等你一块儿走。”施媛顾及旁边还有个人等着做笔录,也不想耽误时间,先把他打发到一边:“待会儿我再跟你说。”“得嘞。”他爽快地应下,从旁边的桌上抽了张纸,又弯下腰。闯入视线里的手干净修长,丢下张纸巾将那截烟头包着捡走,原本叠过来的影子也随之离开。郑星沥松了一小口气,也说不清是紧张还是狼狈被人窥见时冒上来的羞耻。“不好意思。”施媛轻声细语地,“现在我将对你报警的警情进行一些基本的问询,你可以回答问题吗?”郑星沥点点头:“可以。”“行,那你先大概说一下究竟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