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口信+01照片

陆春吾
楔子世界最初一抔土抟出地上最后一个人正如创世的第一个黎明早已写下末日命运的黄昏——奥马尔·海亚姆 00 口信 欧阳站在人造海前,看着水面在真空式造浪机的作用下,逼真模拟着千万年前海洋的模样。他两手各抱一个纸箱,左边是老板扔出来的办公用品,右边是女友扔出来的生活用品。三小时内同时遭受失业与失恋,他觉得人生已经跌至谷底,不可能更倒霉了——那时他还不知道,下一秒即将经历什么。就在他把纸箱举过头顶的时候,巨大的飞船凭空出现,阴影笼罩整座城市。随之而来的,是长达27秒的绝对静寂。时间停滞,声响消失,牛顿三大定律失效。躁动的世界在一瞬定格,呆滞得像一张相簿里的老照片。婴孩眼泪挂在睫毛,蒲公英停在风中,掉落的松子悬在半空,女孩抬头直视太阳,行刑队枪口冒出的青烟凝固,被第一颗子弹射中的死囚与地面45度倾斜,咖啡师没有抬起手冲壶,任凭堪比金价的萃取液从壶口流出,拉成一条琥珀色的线——5221年,天然咖啡豆几近消失,一小盅咖啡的价格足以支付普通上班族一整月的胶囊房租。9400亿的人被按下暂停键,唯有欧阳是个例外。飞船舱门打开,一个模糊身影沿着舷梯下落,他后撤两步,纸箱仍举在头顶。身影渐渐清晰,是个女性,有张类似亚洲人的面孔,身上穿的不是宇航服,而是一件松垮T恤,外加一条在地球被称为围裙的玩意。欧阳眨眨眼,确实是围裙。她看见他举起的双手一愣,也跟着把手举过头顶,嘴巴快速张合,不时左顾右盼,焦躁得像个正给孩子辅导作业的母亲。至于她说了什么,欧阳一句都没听见:他戴着植入式耳机,最大音量无限循环地球古早流行曲《爱情买卖》。等他摸到暂停键,外星人偏也在同一刻闭上了嘴。“呃?”“就这样,”蹩脚的普通话,外星人扭头大步往回走,双手仍举在头顶,“带他一起走,带不走也无所谓。”“啊?”外星人没有回头,闪身消失在舱门之后。舷梯收回,飞船微微颤动。“您好?”欧阳提高音量,“麻烦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飞船直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