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坠落芭比

赛西娅
“渡河之后,烧掉你们的船。”17岁之后,她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义。只是她不小心,将同船的人一并烧掉了。在冲亮了夜幕的火光里,她看到了自己堕落的天分。 “明明在同一个城市,怎么这么多年就没碰见过呢。”季岩松从床上起身穿着衬衫,回味着刚刚如高空坠落的雨沾云惹 。对于眼前的女人,他心里一直有一份愧疚。那件事以后,她就失去了消息。十多年过去了,两个月前却意外在同学开的会所碰到她——比当年更勾人。准确地说,像变了个人。如果不是对方喊住他,他其实不太敢认。当年羞羞怯怯的少女,变得如液态琥珀般充满光泽。李清优一丝不挂地趴在床上,枕着自己的双手,没有说话。此刻她正闭眼感受着夕照的抚摸——任何时候,她总是觉得冷。一起抚摸她的,还有季岩松一脸满足的目光。学生时代起,他就觊觎李清优比同龄人那早早熟透的身体。见对方没应声,季岩松坐回床上,附身搂住李清优的腰,她这才从金色落晖的区间转过身,回到光未照到的阴影里,缓缓睁开眼,“碰见了又如何呢。”季岩松一愣,知道对方在说自己已婚的事,无奈笑了笑。他知道,李清优一定明白自己是哪种男人,也自然不会对自己有期待。成熟男女之间可以和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之间一样美妙,前提就是不去戳破名为“无解”的窗户纸。“早点碰见,就早点收了你。”李清优低头吞了吞口水,把不适一同咽了下去。“对了,她出差了,保姆也请假了,我得去接女儿放学,今天可是她生日。”季岩松漫不经心地接着系他的扣子。是时候了。李清优定了定神,缓缓从床上坐起来,跪在床沿,左手轻轻将季岩松勾了过来,右手从他的手臂向上抚摸,最后两只胳膊搂住他的脖子,将自己的身子贴了上去。“我跟你一起去吧。”季岩松有些意外。两个月来,他总觉得李清优的性格和以前相比变化实在太大。某些时刻,他认为她已经被岁月碾得风尘;可某些时刻,她的眼神似乎又在透露着自己“依旧纯洁”的讯号。那种矛盾感就像十字架上的圣女贞德,通过被火燎破的衣衫证明圣洁。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