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亲路漫漫

戒了五花肉
“看电影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黄小姐,咱们呢,有必要先把这顿咖啡AA,再看看接下来做什么,我在国外读研的时候一直很推崇AA制,希望结婚以后我们也能这样……”对面坐着的是戴着金丝边眼镜的海龟商科硕士。原本让黄晓晓眼前一亮的高学历,此时显得有些滑稽。“害,不就是又失败了嘛,再找啊。”闺蜜陈欢喜在电话里安慰。“姐姐,我快三十了!”“年龄怎么了,年龄只是一个数字,快三十岁的你只会更加风韵犹存!”“事业有成的女人才配得上这四个字,一无是处的女人确实只配这个数字。”“你广告词写得怎么样了?下周老板可回来了。”“陈欢喜,你今天的每句话都在往我心里插刀,不说了,地铁来了。”开往西二旗的地铁走地上,沿途落日余晖,咸蛋黄般的夕阳半挂在触手可摸的天边,显得十分硕大。黄晓晓一时有些恍惚,摸了摸干瘪的肚子,饿了。现在这个房子,还是当初跟李鹏在一起的时候租的,俩人没住上一天就分手了。原因也是十分狗血。黄晓晓自认为她这个前男友能登上豆瓣“年度劝分组最气人对象评比大会”,不敢当第一名,至少能进个前三。李鹏当然也是相亲认识的,那会黄晓晓刚毕业不到一年,涉世未深,作为万千中文系毕业的普通学生,普通家庭、普通长相、普通性格、普通能力。有多普通呢?没有词汇能形容的那种普通。可能是霸道总裁文看太多,李鹏成天挂在嘴边的“你敢出轨就卸你一条腿”、“我说不行就不行,牛肉这么贵,我给你做鸡肉”、“北五环房子我都看好了,必须给我搬,我在家里等你”等等诸多雷人雷语。被当时的自己奉为爱情。最哈皮的部分是他跑去找前女友,和家里人一起骗她被警察刑事拘留的分手导火索。那是一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普通周末,黄晓晓跟陈欢喜躺在一起斗地主。一个陌生号码终止了如火如荼的决斗。“您好?”“是晓晓吗?我是李鹏的妈妈,我家李鹏出事了,在老家打麻将,被警察抓了,要拘留五天,他让我告诉你一声,最近没法联系了。”“啊?”事发突然,事后黄晓晓一度想为自…